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四十三章 九鼎篇(四十六)

咒纹畅快地游移在苏卓的身上,贪婪吸食着苏卓的力量。苏卓犹如浑然不觉,任由咒纹在身体内外为所欲为。

苏越拍打屏障的声音,苏越呼唤的声音,都犹如从遥远的天际传来,模糊而伤感,却又如此扣人心弦。

当密室内所有的咒纹都汇聚在苏卓身上,当所有的咒力都涌入苏卓体内时,苏卓知道,时机到了。

作为诱饵散发出去的灵力此时更像是一个幽深的漩涡,反而将那些咒纹紧紧拽住,巧妙地席卷了所有的咒力。

附在苏卓身上的咒纹灵敏地察觉了异样,想从苏卓的身上脱离,可苏卓身负的魇力与其相抗衡,将它们死死留在了一处。

“哥!哥!”苏越眼睁睁看着这里,他瞬间明白了苏卓想做什么。

他这是要和这些咒力同归于尽啊!

苏越心急如焚,拔出混沌巨刀,一刀一刀砍在屏障上,可每一刀砍下去,就像是落在水里,使不上力,也没有反应。

另一边,咒纹不安地在苏卓身上移动,它们不断缠绕着、蠕动着、伤害着,可苏卓保持着泰山崩于前亦不露声色的状态,静静等待着与咒力一同寂灭的那一刻。

“浩浩乾坤,血誓苍穹……”

突然,一直垂着头,眼神涣散的苏卓念出了这八个字。

他的声音很低,很沉,却很清晰地传入苏越的耳中。

苏越的心像是受了重重一击,碎裂般的疼。

这是战神苏何麾下神鹰骑每次出征前的口号,象征着孤注一掷的决心,也象征着视死如归的精神。

作为战神之子,苏卓苏越都曾在神鹰骑中接受过熏陶,特别是苏卓,还替父负责天宫巡防,等于掌管了半个神鹰骑。

苏何在开创神鹰骑的时候就告诉自己的将士们,告诉自己的儿子们:心怀理想,无所畏惧。朗朗乾坤,光明在心。

是以,这贯穿了神鹰骑从上到下的精神,也一直深深烙印在苏卓和苏越的心里。

苏越还记得,自己的哥哥苏卓在接管天宫巡防的那天,大半个神鹰骑跪倒在他的面前,父亲苏何将自己的一半兵符交给了自己的长子,拍着他的肩,露出欣慰的神色道:“阿卓,你是为父的骄傲。”

苏越就偷偷站在军队的后面,仰望着自己的父亲和兄长,看着他们身上散发着耀眼夺目的光芒。

“浩浩乾坤,血誓苍穹,重辉不灭,明吾道芒!”

举起那半枚兵符,苏卓神采奕奕,喊出神鹰骑的口号。

站在底下数万神鹰骑追随着苏卓,同样整齐划一地喊道:“浩浩乾坤,血誓苍穹,重辉不灭,明吾道芒!”

那是苏越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一幕,令人热血沸腾,更令人无限向往。

他觉得那时候的哥哥棒极了,小声地附和着口号。

明明他偷偷潜伏在队伍的最末尾,明明他的声音很轻很轻,可还是被众星捧月般的苏卓听见了。苏卓竟丢下了父亲,丢下了数万神鹰骑,穿过一列列天兵,不紧不慢地来到他的面前。

苏卓笑道:“阿越,你怎么躲在这里?”

感受到突如其来的四面八方的目光,苏越惊惶地低下头,支支吾吾半晌,摇了摇头。

苏卓轻笑了一声,拉住苏越的手,“跟我来。”

苏越就这样被苏卓牵着手,拉到了最前面,拉到了那个最耀眼的位子。

“父亲。”苏卓对战神苏何道,“你常说,我是你的骄傲,可我觉得我的弟弟,也是我的骄傲。”

回过头,苏卓又道:“阿越,你且站在这里好好看着。你要知道,你渴望的,你期盼的,我都会一一拥有,然后送到你的手上。”

苏越瞪大了眼,迷惘又惊愕,可苏卓看着这样的弟弟,扬起了笑容。

底下,神鹰骑呼喊的口号像浪潮,一阵高过一阵。

苏越觉得,那一天,那时候的苏卓,自己的哥哥,应该会有一个锦绣前程,成为天宫比肩父亲,甚至可以比肩风青的神。

可是当年意气风发的苏卓,神鹰骑奉为少主的苏卓,为何就到了这般田地。

苏越怔怔望向口中念出这两句话的苏卓,再也憋不住心里难以言表的复杂心情,像是一只受了委屈的野兽,低低的呜咽起来。

在苏卓的记忆里,苏越有没有哭过呢?大概是哭过的吧,又或许没有哭过。

但至少,苏卓记得,苏越在自己面前,从来都是那个倔强而死心眼的孩子,也从来不会在自己面前表露出什么情感。

如今,在这残破不堪的密室里,自己亲爱的弟弟,终于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流露出难过的情绪。

苏卓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向苏越,绽开笑容,念出了神鹰骑口号的最后两句:“重辉不灭,明吾道芒。”

心中理想,心中光芒,从始至终,也就你一人而已啊,我的傻弟弟。

最后一字吐出口时,苏卓将所有咒纹牢牢禁锢在自己的身体里,他的五脏六腑,他的所有经脉,甚至是骨髓里,都充斥着咒力。

双目一片浑浊漆黑,苏卓瞪大着眼,狂吼了一声。顿时,密室内犹如飓风过境,吹的尘沙漫漫,什么也看不清。

苏越努力地睁着眼,想看见苏卓的情况,可是一片迷蒙里,他除了一个模糊的身影,什么也看不见。

“阿越……”

一声低喃从风沙深处传来,像是痛苦中神情恍惚,忍不住喊出了一个藏在心里的名字。

“哥!我在啊……哥!”

哽咽着,苏越贴着那道屏障,听着那头隐忍的低低呻吟,几乎是绝望地喊出口:“为什么啊!哥!我不值得!不值得!”

“阿越……”回应苏越狂躁呼喊的,至始至终也只有这么一句而已。

“怎么回事?这里为什么这么大的风?”

密室的出口处,风笙的声音传到苏越耳畔。苏越宛若看到了希望,回过头大声喊道:“阿笙,我在这里,快来帮我!”

“阿越!”外头风笙听见了苏越的声音,赶紧迈开步子努力顶着风沙往里走。

可风沙威力太大,阻力也太大,不多时,风笙身上已经被如刀锋般凌厉的沙尘划开了不少口子。

风笙一句话也没说,可顾哲都看在眼里。他默默挡在风笙身前,为她隔开风沙。

顾哲拉住风笙的手:“笙笙,你只管跟在我身后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