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鼎篇(四十五)

 被死咒包围的密室,咒纹的浮动越来越清晰。洞穴坍塌的趋势也愈演愈烈,再过不久,整个密室就将掩埋在沙尘石堆里。

苏越的手拽着攀上身体的咒纹,可咒纹缠着苏越,越来越紧,越来越痛。身后的混沌巨刀在不断震动,急切地想助一臂之力,可刀鞘同样被咒纹束缚,无论苏越怎么召唤,混沌巨刀都出不了刀鞘。
苏卓本已经做好准备,要为九鼎注入魇力。可一回头,看见苏越在原地挣扎,被咒纹缠得憋红了脸,当即二话不说,朝着苏越而去。
“阿越!”
苏卓扫了一眼苏越身后的混沌巨刀,手起手落,却无法劈开咒纹分毫。
“是死咒。”苏卓沉吟片刻,“咒力很强,一般方法无法劈开。”
苏越望了望苏卓的背后,出声提醒道:“哥,小心!”
从密室四壁游走下来的咒纹正整齐划一地向苏卓而去,苏卓听闻提醒足尖轻点,堪堪与几道咒纹擦身而过。
许是苏卓身上有浓烈的血腥味,咒纹在靠近苏卓时变得更加兴奋,也更加灵活。若它们不是一堆杂乱而又隐秘的文字组成,乍一眼看去更像是毒蛇,阴冷狠毒,在幽暗深处静静凝视着你。
苏卓艰难地与咒纹拉开距离后,咒纹也没有再追赶上来。
苏卓环顾四周,密密麻麻的咒纹如活物一般机警,不轻易盲目地攻击,趋势待发么,只在你靠近时才出动。他目光上下扫视着,废了不少的心思才将咒纹上写的意思看懂。
“这是上古传下来的死咒……”苏卓目光闪烁,“是无法用外力斩断的咒力。”
苏卓对咒力的研究着实有限,他焦急地向苏越投去目光,却见苏越的身体已经完全被咒纹包裹住,只余下头露在外面。若再不将苏越救出来,他很快就会被咒纹吸干灵力而死……
这是一个死局,有人在这里布了一个死局,等着他们兄弟俩往里跳。
苏卓气息一滞:“是我大意了,一心只想着九鼎……”
“阿越……”苏卓抬起脚步。
“别过来!”苏越声音嘶哑喊道,“哥,你别管我了,赶紧想办法离开!”
“你我同生共死,我怎会离开!”苏卓怒喝。
“哥,这些年,我一直都是家里的累赘……便让我替你担下罪孽而死,请你放过风笙和晓晓。”
“苏越!”苏卓闻言,震怒地喊出了苏越的名字,声音带了些不可自制的颤抖,“你到底明不明白,我将你看得比一切都重要!”
“哥……”
“我不会让你死在这里的。”
苏卓恢复了素来的冷静,他知道,若无力破解这些咒力,便无法离开这间密室。而破解这些咒力唯一的办法,就是……以一己之力,吸收这里所有的咒力。
而要吸收所有咒力,便不能再分出多余的力量注入九鼎。
时间不多了,不能犹豫了……
苏卓望了眼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的九鼎,自嘲地笑了一声。原来有些事情,是注定好的,无论你如何想去改变,也只能改变过程,无法改动结局。
这么多年的始终如一,这么多年的固执不弃,到头来还是败在了天意。
九鼎中的神水逐渐冷却,像是苏卓一颗逐渐冰冻的心。
也无怨了,本来他这一生,就已经打算只为一人而活啊。如今这么做了,也没有什么好后悔好怨恨的。
只是……心还是会针扎一样的疼啊。
带着怜惜的目光看了眼苏越,苏卓微微仰起头,张开双臂,缓缓抬起。
苏卓掌心朝上,两簇圣洁的光芒在掌中燃起,光芒的中心,又带着一点幽深的暗色。掺杂着污秽的圣洁,复杂得如同苏卓自己。
“哥……你要做什……么……”苏越的声音微弱,根本已经喊不出话,但他不断地挣扎,额头有大片青筋暴起。
那两团掌心的光芒是苏卓的元神,他有预感,自己的哥哥要做什么,他想阻止……
“阿越。你总说,你要为我担下罪孽。可我如今细细想来,于我而言,这从来不是罪孽,是我的救赎,是我的一厢情愿。”
骤然,苏卓摊开的双掌紧握成拳,掌心的两团光芒砰然碎裂。与此同时,苏卓的身体如爆破般迸溅出鲜血。
他的身体在刹那间千疮百孔。
苏卓颓然跪在了地上,任由身体中的力量散出。
用自己的一身力量作为诱饵,引诱咒纹上钩,而后与这些咒力同归于尽,这便是苏卓最后能想到的办法。
整个密室内,所有的咒纹感应到了诱人而强大的力量,难以抗拒,纷纷舍弃了苏越,朝着苏卓而去。
禁锢在身上的束缚倏然松开,苏越捂着自己的脖子咳嗽了两声,立时站起来想去救苏卓。
可苏卓似乎早有准备,手一扬,在他和苏越只见架起了一道屏障,将苏越死死困在了安全的距离内,不让苏越靠前。
“哥!哥!”苏越拍打着屏障,喊得声嘶力竭。他的手着急地抚摸过屏障,却始终找不到破解的点。
苏越发现,这和他以前所学不一样。
精通布防的上仙苏卓,最后一次施展屏障,竟是为了将自己困在死局之中,将自己与最爱的弟弟隔出了万水千山的生死之距。
而作为他的弟弟,苏越虽得真传,学习了许多屏障术法,却破不了眼前这一个。
苏越的嗓子都喊哑了,可只能无助地看着自己的哥哥垂着头,跪在地上,被乌压压一片咒纹死死掩盖。
“哥!”
苏越发了疯一样一下下用力捶打着屏障,可每一次都被重重反弹了回去。
整间密室的咒纹冲向苏卓,苏卓的身体从里到外,都被咒纹缠绕。可是苏卓一点也没觉得痛,一点也没觉得难受,他反倒是低低笑了出来。
在这一刻,他想起了自己和苏越在渔村的日子。他曾问苏越,他有什么愿望。
苏越回答的是,不知道。
于是苏卓便笑道:“可我有个愿望,阿越,我希望我们永远在一起。”
那时候的苏越沉默地想了一会儿,道:“那我知道我的愿望了。”
苏卓问:“什么?”
苏越道:“我希望,哥哥的愿望可以成真。”
可惜了,成不了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