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四十一章 九鼎篇(四十四)

 风笙追着巫医在洞里很快就迷失了方向。身后的莫竹莫松也不知是怎的掉了队,没有再跟上来。

这些风笙都没有细究,她只是一心想抓住巫医。
可渐渐的,风笙发觉不对劲。整个神水教安静得可怕。
一路上,巫医所过之处,风笙所追之路,只见本来巡防的神水教的弟子都失神地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巫医和风笙过去,也不动一下。
这奇怪的气氛充斥着神水教,好似不久前还人来人往,守卫森严的神水教,竟刹那间变得犹如死城。
诡异的静谧,让风笙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不耐烦的情绪也越来越强烈。偏偏巫医对这里的地形格外熟悉,风笙根本没他熟门熟路,很快就处于被动状态,被牵着鼻子走。
偏偏洞中地势狭隘,施展不出身手。风笙想了想,只能操控着手里的辟天剑飞跃向前头狡猾逃窜的巫医。辟天剑擦过巫医的斗篷,从巫医的身后横到了他的面前。
巫医向左,剑身向左;巫医向右,剑身向右。
辟天剑死死纠缠着巫医,为风笙拖延了不少的时间。
“啧。”巫医刹住脚步,回头看向追上来的风笙,“何必呢。”
“你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风笙直觉这里出现的奇怪的变化一定和巫医脱不了干系。
“嗯,是个不错的问题,不过和你没有关系。”巫医阴测测笑着,“风笙,你根本抓不住我的,齐国之事,你还没有吸取教训吗?”
“我偏不信了。”
风笙召回辟天,辟天顺从回到了她的手里。提起长剑,风笙再度攻势凌厉地上前。巫医倒是没有回击的打算,直接往神水教弟子的身后躲。
这一路上,所有的神水教弟子都像是得了失魂症呆在原地,不管你怎么喊,怎么叫,甚至怎么打,他都没有反应。
是以巫医拿这些人当起了挡箭牌,在这些弟子的身后躲躲藏藏,看准了风笙不愿意伤及无辜。
风笙确实不愿意伤及无辜,每每剑锋就要刺到巫医的时候,巫医总会将神水教的弟子挡在面前,风笙只能撤剑收势,不敢再强攻。
几次下来,风笙处处受制,根本连巫医的衣角都碰不到。
“你到底来这里做什么!”风笙喝道,“之前师允又被你带到哪里去了?”
“不玩了不玩了。“巫医避而不答,笑了一声,将一名神水教男弟子往前一推,推进了风笙怀里。
风笙感觉肩头一重,手忙脚乱地将怀里的男弟子摆正,却见巫医已经没了影。
“无耻!”风笙骂了一句,却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轰隆隆的声响。
“怎么回事?”风笙惊愕地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难道是……密室吗……”
“风笙,感激我吧,我可是……救了你一命呢。哈哈哈哈哈!“
巫医虽然不见人影,笑声却张扬肆虐,全然不把风笙放在眼里。风笙虽然不懂巫医做了什么,但依旧可以确定,是他搞了鬼。
这神水教现在离奇的情况,一定是巫医的杰作。
“难道……糟了,阿越。”
风笙思索片刻,顾不得什么巫医了,往回朝着密室的方向跑去。密室那头传来的声音可谓是天崩地裂,甚至连这里也有震感,可整个神水教就像全是死人一样,没有一点反应。
风笙跑过一个个静默伫立的神水教弟子,试图唤醒他们道:“快,快去看看。出事了!”
可是这些神水教弟子依然无动于衷。
“到底是什么东西装神弄鬼!”风笙在心里低低骂了一句。
因为跑的太快,风笙不小心撞到了拦在路口的一名弟子。被撞的弟子身子僵硬地直挺挺倒在地上,表情没有变化,动作也没有变化。
“对不起对不起。”风笙急急忙忙将倒在地上的神水教弟子扶起来,忽然看见弟子身上有什么异常。
他的身上,隐隐约约浮现着……咒纹?!
风笙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看错了。
可是随着远处轰隆声越强烈,神水教弟子身上的咒纹越清晰。风笙又抬头转过身,看向其他的神水教弟子。
无一例外的,这些弟子身上都布满了咒纹。咒纹像一条锁链,在身上缓慢地摩擦游移。
“咒术……因为中了咒术,所以他们变成了这样。”风笙低语了一声,“果然是巫医的手笔。”
远处密室的异动响应了咒术的启动,风笙气愤地提起剑,朝着密室继续跑去。
凭着对九鼎的感应,风笙在迷路的边缘兜兜转转。总觉得似乎离密室的方向近了,但是又好像远了。
在风笙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时,半路的岔口,有一道颀长的人影蹿出。风笙眼睛一亮,唤道:“大哥!”
本在为风笙他们断后的顾哲翩然落在风笙的面前,他朝风笙点了点头,“我听见声音,所以急着过来看看。”
顾哲目光落在风笙沾着血的衣服上:“笙笙,你无恙吧?”
“我没事,这些神水教的弟子……”
“我知道,他们都中了咒术,绣绣姑娘也是如此。”顾哲扫了一眼附近的地形,“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施展分布范围如此广的咒术,着实不简单。”
顾哲说着,拉住风笙的手,“走这边,这边近。”
自从君无白为顾哲凝魂以后,顾哲便可以将聚力一点,形成实体。如今他牵着风笙的手甚至还带着点温度,让风笙觉得格外安心。
“大哥你没去过密室,怎么知道这条路近?”风笙被顾哲拽着朝另一条道上跑。
“我细想了想,苏卓如此精通阵法奥妙,此处洞穴也应该是融合了天地灵气排列分布。若我不曾想错,每一处的洞穴都对应了星罗阵法的一个点。”
“而那间密室,正是星罗阵法的阵眼。”
风笙顺着顾哲所说的思路想开了去,觉得不寒而慄。
这整个幽都洞就是苏卓布的一个阵,阵眼为九鼎,九十九人为祭品,魇力为主导。
从创立神水教开始,苏卓就极具目的性,他究竟想做什么?
“大哥,这些弟子的咒力还有办法解除吗?”
风笙一边跑过呆立的神水教弟子,一边询问顾哲。
顾哲摇摇头,“咒力的源头不在这些弟子身上,要找到源头才能解开。”
“那源头在哪里?”
“恐怕就是在密室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