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四十章 九鼎篇(四十三)

 苏卓缓慢地垂下脑袋,他看见自己的腹部被混沌巨刀穿体而过。

他的手抓住刀刃,抬眼冷厉地看向苏越……的背后。
苏越的背后,巫医不知道何时悄然而至,他在无声间以迅雷之势推着苏越的手,将混沌巨刀推入了苏卓的身体。苏卓在面对自己弟弟的时候,自然不会有所防备,一切发生的时候,他仍沉浸在弟弟话语带来的悲伤中。
然而转眼间,弟弟的刀就被推入了自己的身体……
“哥,哥……”苏越睁大着眼,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他甚至不敢相信,竟是自己的刀,穿透了哥哥的身体。
巫医,不是和哥哥是一伙的吗?怎么会……
苏越颤抖的声音传入风笙的耳中,站在一旁的风笙最先反应过来,一剑劈向巫医。
同时苏越也怒喝一声,愤恨地起手推开巫医。
巫医极快避让,凉凉一笑,手中劲道不减分毫,一把将刀更用力推了出去。霎时,混沌巨刀脱离了苏越的手,苏卓被巨刀带着向后掠去,笔直地钉在了密室的墙壁上,震得墙上的壁灯晃了两下,哐当摔落在地,溅起了火星子。
“巫医!”苏卓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巫医挑了挑眉,斗篷下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苏卓看见他的嘴唇动了动,隐约说了一句话。
苏卓看着巫医启启阖阖的唇瓣,读出了他无声的话,顿时气血上涌,赤红着双眼道:“你,竟然!”
巫医愉快地挥了挥手:“呵呵,苏卓,你我缘分到此为止,后会无期了。”
眼看巫医搅了浑水就要跑,风笙怎能容他几次三番搅局,跟何况之前他的所作所为历历在目,必须要捉他回去好好审问。
风笙当即对苏越喊道:“阿越,你顾好这里,我去追巫医!”
苏越没有回头看一眼逃跑的巫医和急追出去的风笙,他狂奔到苏卓的面前,抓住混沌巨刀的刀柄,一时不知该不该拔出来。
混沌巨刀并非凡物,重有千钧,威力难挡,这一击,确实有足够的杀伤力,就连苏卓也无法轻视。
“阿越……”苏卓口中含血,带笑唤了声自己的弟弟,“没事,别哭丧着脸。”
苏越面有愧色:“哥,我没想着要……是我不好,我没有注意到他……”
“不怪你。”苏卓咳了两声,目光投向密室中央的九鼎,“还没有……还没有结束。”
“哥,我先把你放下来。”苏越不忍心苏卓被巨刀贯穿定在墙上,想着将苏卓放下。然而混沌巨刀并非寻常兵器,重如千钧,威力迫人,更别提贯体而过乃何等重创,若是轻易随便地拔出,只怕苏卓受不住……
苏卓肩头的伤口还在流血,腹部的血流得更多,一时间血红的衣袍和苍白骇人的面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苏越双手握住巨刀,仔细端详了一眼苏卓的伤口,“哥,我拔刀了,你立即用灵力护住心脉。”
“阿越,你是不是太小看你的哥哥了。”苏卓叹了口气,“快拔吧。”
这世上能将混沌巨刀轻松运用自如的,也就苏越了。
苏越点了点头,握住刀柄,小心地打量了一眼苏卓的面色,有点担心又有点紧张。他顿了顿,双手用力向后一拔。
情况并没有预料中的惨烈,苏卓舒了口气,止住了血,周身运灵力护体,稳稳落在了地上。
“哥,你怎样?”苏越收起刀扶住苏卓。
“无碍,我还有事要做。”苏卓推开苏越的搀扶,朝着九鼎走去。
大概是因为前后受了混沌巨刀两击,他的步伐缓慢无力。走到九鼎面前时,苏卓扶着鼎,望着鼎中的水,语气有些虚弱:“我千年心愿,在此一举了。”
“哥!”
就在苏卓抬手,掌心渐渐凝聚起黑色雾气时,苏越上前架住了他的手。
“哥!你到底还要做什么!跟我回天宫请罪!”
苏卓被苏越阻拦,脸色不善:“请罪?阿越,你觉得,我如今做了这么多事情,还能被天规宽恕吗?不可能的!。”
“既然事已至此,我就要把这件事做到最后。让开!”
苏越死死抓住苏卓的手:“哥!你担不了的罪,我和你一起担!”
苏卓一震。
“你背的命债,我去冥府替你还。你犯的天条,我去刑台为你担。不管是要受多重的刑罚,哪怕是要除神籍,我和你一起!”
“只是哥……请你别把我撇在外面,你是我最亲的哥哥啊……”
这些话,是从前的苏越没有说过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或许苏卓永远也听不见自己的弟弟说出这样感人肺腑的话。
苏卓因为苏越的话,恍惚着怔在那里,目光闪烁着喜悦的光。
但只是片刻,苏卓便掰开了苏越的手:“胡闹。我们一家,是如何辛辛苦苦上了九重天,做了人上人,仙上仙?只要杀了风笙和万晓晓就能瞒下的事,为什么要犹豫!”
“哥!只怕牵扯了九鼎进来,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结束的!”
苏越见苏卓不肯罢休,冲上去抱住了他,死死抱住不肯撒手:“哥,到底是为什么!你这么做会毁了九鼎的圣气的!”
苏越这一抱,让苏卓的思维顿时僵住,他想推开苏越的手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闭了闭眼,忍痛推了下去。
“你松手!阿越!你很快就会知道,我这么做,是对的!”
“我不!”苏越死死抱着苏卓,苏卓怎么推也推不开他。
就在两人在九鼎前僵持不下的时候,密室的墙顶忽然传来异样的响声,墙顶从里到外一层层喀拉拉裂开,紧接着犹如地动山摇,天崩地裂,无数岩石沙尘从头顶落下,直直砸了过来。
“哥,小心!”苏越抱着苏卓闪开,却见岩石和沙尘滚滚而下,瞬间将九鼎掩埋。
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间,然而波荡却远远没有因此结束,整个密室都陷入随时可能被掩埋的危机。苏越扶着苏卓跌跌撞撞,朝出口而去。
可苏卓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推开苏越。
“哥!”苏越上来拉他,“我们先离开这里!洞要塌了!“
“你先走,我还有未尽之事。”苏卓心中的执念并没有因为眼下的危机而消逝。
他目光死寂又坚定,夹带着纯正灵力的一掌击向掩埋九鼎的岩石,岩石被震荡着碾成了粉末。
没有人能阻止他完成心愿的决心,没有人……
苏卓虽然这一掌扫荡了掩盖九鼎的障碍,可同时也加速了洞穴的坍塌,整个密室摇晃得更加厉害。
苏越本想以灵力支撑起洞穴,并破开被岩石遮挡的洞口。可很快,他发现自己所做一切无法改变什么,自己的灵力在此时变得渺小又微不足道。
苏越心中知道,洞穴的坍塌应当非比寻常。
这不是意外,这是有人蓄意而为。
苏越却没有轻易放弃,继续用灵力不断冲击出口。
在剧烈的冲击下,只见整个洞穴凭空浮现出壮观的景象:密密麻麻的咒纹声势浩大,咒纹在墙上,岩石上,虚空中游移,无所不在,笼罩着整间密室,如同牢笼。
是死咒,是精心布下的死咒。他们根本就被困在这里,无法出去!
这是什么时候布下的,竟是如此精密宏大……
苏越回头,看见一部分咒纹自墙壁上滑落,如有意识般迅速滑来,死死缠住了自己的双脚,慢慢攀上了他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