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三十九章 九鼎篇(四十二)

 苏越盯着苏卓的脸,静默而挣扎,手中的刀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困着,迟迟动不了一寸。

“阿越,你是下不了手的。”苏卓脚下,那名祭鼎者的魂魄已经被抽出了一半。
苏越沉着脸:“哥,你不要逼我!”
祭鼎者似乎在被抽出魂魄的时候有些许苏醒,他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朦胧地看向苏卓。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抱住苏卓的腿,嘴里喃喃道:“教,教主……”
苏卓道:“说吧,你的姓名,你的遗愿。”
祭鼎者眼睛有一瞬亮了亮,他张了张嘴,正要出声。
忽然,眼前一片猩红,鲜血飞溅到了他的脸上,带着温度,模糊了他的视线。
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倏然回到了身体里,而后整个人像是被狂风掀起一样向后飞去。
祭鼎者重重摔在了九鼎旁,他慌乱地擦了擦脸上的血,发出了一阵尖叫:“教主!”
“教主!”同样出声的还有莫竹莫松两人。
“阿越……”风笙在心里叹了口气,他最终还是自己动手了。
巫医眯了眯眼,觉得这场戏越来越精彩了。
只见苏卓依旧身姿挺拔地站在原地,可他的身上全是血,混沌巨刀的刀刃砍在他的左肩。这一刀的伤口很深,可以看见刀刃几乎是嵌入了苏卓的身体,鲜血源源不断地流了出来,啪嗒啪嗒滴在地上。
“不用过来。”苏卓出声禁止了其他人的靠近。
苏越目光微动,他咬了咬牙,提起刀刃,将刀从苏卓的身体里拔出。沾满血的刀刃被拔出的那一刻,苏越身上也被溅到了许多血。
苏越的胸膛微微起伏着,“哥,回头吧。”
苏卓苦笑着转过身子,他不管不顾自己的伤口,望着苏越道:“阿越,你还真的下得了手啊。”
“哥,你盗取九鼎,还杀了这么多人,迟早帝君会知道你做的一切。你有没有想过,父亲带着我们走到今天多么不易!”
“我当然想过。”苏卓笑着,“阿越,我思虑过的一切,远比你想象的要多,可我最后还是决定这么做。”
“到底是为什么啊哥!在人界私设兵力,杀了这么多人,还盗取九鼎,这是形神俱灭的大罪!究竟是什么原因值得你这么做!”
苏卓沉沉地望着苏越,眼里犹如星河深邃,“因为……我的一个心愿。”
不知道为什么,苏越觉得,自己兄长的目光里,装满了很多难以表达出口的感情。
“哥……”
还没等苏越细细回味,只见那名摔在九鼎旁的祭鼎者爬了起来,大声喊道:“教主,我叫大飞,请您安置我病弱的母亲!”
他嘴里不断重复呢喃着:“感恩神水的救赎……神水的救赎……”
话说完,那名祭鼎者闭起了眼,深吸一口气,像是下了天大的决心,竟然毫不犹豫地跳入了鼎中。在场的风笙和苏越都没有料到这一变故,完全没来得及阻止。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自愿死在这里?苏越完全不明白,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哥哥究竟做了什么才能让人急于求死……
就在这名祭鼎者跳入九鼎后,九鼎周身散发出炽热的温度,鼎内的水又开始冒着泡沸腾起来,祭鼎者的肉身迅速在鼎中消弭,余下森然的白骨漂浮起来。
“成功了,成功了……”苏卓捂着流血的肩膀,跌跌撞撞朝着九鼎跑去,他的手扒在九鼎的边沿,看着内中血红色的水,脸上涌现出狂喜的表情。
只要,只要用魇力最终催化鼎中的水,一切就完成了!
眼见苏卓志得意满的样子,风笙察觉出不对,持剑上前。莫竹莫松双双横在风笙面前,却没能拦住气势汹汹的风笙。
莫竹莫松一击不中,同时将目光投向一侧袖手旁观的巫医,期待他能出手。可巫医却反常地没有任何动作。
“苏卓!”
风笙持剑上前,将苏卓逼退九鼎。苏卓在剑光晃过处连连后退,退离了九鼎之侧。苏越见状,也上前周旋帮助。苏卓带着伤,难以施展全力,便被两人逼得再难靠近九鼎一步。
“教主!”莫松莫竹刚迈开步子,顿觉身子被定住难以挪动,浑身力量被压制得死死的。他们侧脸看向闲适安逸的巫医,一脸惊疑。
“您这是什么意思!”莫松急急问道。
“观棋不语真君子。”巫医懒洋洋地道出一句话,“这场局里,你们连棋子都不是,就别凑热闹了。”
苏卓被风笙和苏越堵住路,转头看向巫医处,见巫医和莫松莫竹毫无动手的意思,不免惊疑。
但眼下他根本无暇细想,因为渴望了多少年的成功近在咫尺,他反倒是慌乱了起来。
“阿越,你听哥哥一次,让开!”
苏越不肯让步:“哥,这件事天宫终究会知晓的,你还是尽早回头吧!”
“知晓?这么些年,天宫何曾发现我的所作所为?”苏卓皱着眉头,肩膀的血不断透过指缝流出,“知道此事会透露给帝君的,不过也就风笙和万晓晓。”
“万晓晓如今知道我们扣着风笙,必然不敢乱说打草惊蛇。”
“倒不如……就让风笙葬身于此,再拿她诱万晓晓过来,趁机一网打尽……”
苏卓的言辞越发狠戾,让苏越怀疑眼前站着的人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哥哥。
“哥……你难道觉得……我就不会揭露了你吗?”
苏卓眼神黯了黯:“阿越,我们是一家人啊……这些年,你总是向着风笙,向着万晓晓。你可曾还有半分记得,谁是你的骨肉血亲?谁才是与你生死与共的人!”
“哥!”
“若你还认我这个哥,便跟我一起杀了风笙。”苏卓厉声道,“阿越,你很快就会知道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的。我相信,你一定会很开心,很开心的……”
苏卓放下了捂着肩膀的手,转而将手向苏越伸了出去:“过来,到哥身边来。这世上,只有我才是最爱你的啊,我的弟弟。”
苏越转过脸,对上风笙错愕的目光,两人心中都有着流于外表的震惊。
曾经,在天宫那个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战神长子,苏卓上仙,为何竟变成了这般模样……染着血的他,仿佛变得格外陌生。
残忍、冷漠、固执,这些苏卓不该拥有的东西,如今是那么张扬肆虐。
“我不会动风笙的。”苏越凝视着苏卓幽深的眼眸,“我的哥哥,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
“他一直以来都是我崇拜的对象,聪明能干,成熟稳重,善良大方……可是你一点也不像是我的哥哥。”
苏越的话成功触动了苏卓最不想面对的事实,他最爱的弟弟,难以接受这样的他,这样真实的他。
苏卓愣怔了片刻,随即哈哈仰天大笑起来。
“聪明能干,善良大方……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越,我又何尝不想保持着你喜欢的样子。可是,可是……”
苏卓笑着笑着,一大口血吐了出来,喷了面前的苏越一脸。
苏越惊呆了,苏卓也惊呆了。
苏卓脸上的笑容甚至还没完全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