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三十七章 九鼎篇(四十)

 幽都洞,神水教,隐蔽在最深处的洞穴,是一间简单却整洁的密室。密室的墙壁上,分布着零零散散的壁灯,壁灯中摇曳的烛光照亮了一室的爱恨悲欢,生离死别。

爱恨悲欢,乃祭鼎者口中诉说的爱恨悲欢。生离死别,乃他们生命中的生离死别。
此刻的密室内,正举行着祭鼎的仪式。随着队伍越来越短,剩余的祭鼎者越来越少,代表这场仪式也即将抵达终点。
苏卓站在最前端,依旧无一例外地询问着每一名祭鼎者的姓名,意愿和遗愿,不厌其烦。他表达出了对生命一视同仁的尊重。而莫竹站在一旁,手中的笔飞快地记录着祭鼎者所说,无一缺漏。
莫竹所记载的每一位祭鼎者的遗愿都会被实现,这是苏卓对祭鼎者的承诺。
这一场仪式,每一名祭鼎者最后都将在苏卓掌下散成魂魄,投入九鼎之中。从仪式开始至今,已经有九十人祭鼎,只要再入九人,这场仪式就可以进入尾声。最后只要再注入魇力,九鼎中炼制的神水便是苏卓心心念念的重塑命骨之源。
可以为苏越更改容貌和命运的神水。
半空中浮着的九鼎依旧高速旋转着,鼎身四周的纹饰也如烙铁般显出了灼热的赤红。颜色每红一分,就代表着祭鼎者多一人,九鼎中消逝的灵魂又多了一缕。
快到最后一人的时候,九鼎旋转的速度忽然慢了下来,鼎身颤颤巍巍,摇摇晃晃,紧接着似乎要失去浮力,从半空中落下。
苏卓皱了皱眉,运力抬起一手,鼎身又在他虚虚一托间重新回到原有的高度。
“教主,这是怎么回事?”莫松一直在旁观察护法,眼见产生异样,不由出声询问。
“无妨。”苏卓神色淡然,心中却不由诧异起来,勉力支撑九鼎的手却有些许颤抖。
一直在旁看戏似的巫医瞥了眼苏卓,看出了情况的不妙,低低提醒道:“苏卓,是他的散魂苏醒了。”
巫医在说到他时,口气严肃,没有半分轻视。
“他?风青吗?”苏卓瞬时猜了出来,眸色微动,竟存着一份好强的跃跃欲试,“三千年前名震六界的英雄人物,有什么能耐,便让我看看吧。”
话音落,苏卓手中的灵力更剧。他抬起另一只手,双掌同时击向九鼎,企图维持九鼎的运行状态。可不料,九鼎逐渐失去掌控,沉重地下落,再下落,苏卓的手颤动得分外厉害,可根本阻止不了九鼎脱离控制的趋势。
“教主!”莫松惊呼一声,上前向来帮忙。
苏卓呕出了一口血红,“退下。”
“教主?”
“退下!”
苏卓的命令斩钉截铁,不容置喙。莫松只能不甘地退了下去。
“咣当!”
鼎身重重落在地上,砸出了许多密密麻麻的地缝,随之密室内一片死寂。就连平时最喜欢说风凉话的巫医也闭上了嘴,死死盯着那口鼎,表情带着探究与警戒。
苏卓擦了擦嘴角的血,凝视着九鼎,陷入了一阵沉默。
“教主!教主!”跪在苏卓面前准备祭鼎的最后一人面上露出了慌乱与惊恐,他拽着苏卓的衣摆,战战兢兢道,“教主,还有我啊,还有我!请让我祭鼎吧!请让我祭鼎吧!”
苏卓依然死死盯着毫无动静的九鼎,一言不发。
“教主,求你了!让我祭鼎!求你了!”最后一名祭鼎者泣不成声,“让我得到救赎吧教主!我还有很多遗愿,我需要您的救赎啊!”
“哎呀呀,死亡竟成了救赎?我真是被你们气得活过来了。”
就在最后一名祭鼎者哭得梨花带雨之时,九鼎内传来一声戏谑的声音,声音清冽,令巫医和苏卓同时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一缕淡青色的残魂自九鼎中升起,慢慢凝聚成了熟悉的身形。三千年前闻名六界的上神风青,天帝最信任的镇妖特使风青,此刻自九鼎中显现。
苏卓早就听说,上神风青的肉身化作镇妖塔镇守妖皇,魂魄散落六界,附着在几件圣物之上。风青的残魂早在三千年前就受到重创,力量微末,本不足以凝神显现,此刻突然现身,想必是极尽所能……要阻挠苏卓完成祭鼎之事了。
英俊的脸庞,玩世不恭的神色,带着传说中老不正经的天然气质,风青张口便是与众不同的谈话方式。
“小伙子,你给我送些漂亮的小姑娘也就算了,给我往里面丢漂亮的男人算怎么回事啊?我可没那癖好。”
没等苏卓回答,风青又继续道,“嗯,这事可不能告诉华霜啊,不然我死都死了,还要落下个色鬼的臭名。”
“哦对,也不能告诉笙笙,若是她知道了有样学样怎么办?姑娘家还是矜持点的好。”
“啊还有,也别让我们家老温知道,那头臭龙总是看我不顺眼,可别借机挑拨我和老婆女儿的关系。”
压根也没人搭理他,就见风青如连珠炮似的丢出了一大段没正形的话,也不知他是在说给别人听还是在自言自语。在场众人大都不是凡人,对此类事情见怪不怪,就冷冷站在原地,听风青好一阵碎碎念。
却是普通的凡人吓得面如菜色,半晌才反应过来,指着风青一顿嚎叫。
“鬼,鬼,鬼啊啊啊啊啊啊!”
最后一名祭鼎者在看到九鼎中飘出一缕残魂后,勉强维持镇定,可见到这魂魄唧唧歪歪碎碎念后,最终还是因为接受能力太差,吓得直接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斜斜倒在了苏卓的脚边。
“啊,我很吓人吗?”风青望向晕倒的人,语气失落地摇摇头,“怎么会呢,我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怎么会有人还怕我呢。”
“上神。”苏卓终于听不下去风青的自言自语。他行了一礼,态度不卑不亢,“请您不要阻止我。”
“阻止?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小伙子。”风青抱臂笑了笑,还故意夸张地抖了抖肩膀,“我不是来阻止你的,我是来单方面吊打你的。”
“苏何那冰块脸不在,我就替他,好好收拾收拾你。”
风青说完这句话,苏卓淡然的脸色有了一丝变化。他与一旁的巫医对视了一眼,两人瞬间达成了无声的默契。
“哎呀呀,怎么,想合起伙来欺负老人家嘛!”风青又露出了夸张的我很害怕的神色,又一脸痛心疾首地指了指巫医,“我认得你,之前就是你逼得我进了什么王爷的身体里去。”
风青散落的魂魄有一部分就依附在血果之上,而之前血果就被巫医移植到了齐国昌平王顾哲的身体内。最终是顾哲以死逼出了血果,成全风笙。
“哎呦,我天天都能听到他对我女儿的一片痴心,还没力气反驳,你说我膈应不膈应?还好那王爷还算正直,没对我可爱的女儿产生什么龌龊的念头,不然我早就捅破他的五脏六腑!”
风青越说越激动,还挽起了那并不存在的袖子,“来来来,有本事你也上,老子看你一脸欠扁的模样就不是什么好人。”
眼见苏卓和巫医被骂得狗血淋头,一旁神水教的莫松莫竹两位长老面面相觑,露出了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的疑惑之情。
可偏偏,苏卓和巫医站在原地迟迟不敢越雷池一步。
他们深知,不能因为眼前之人像跳梁小丑般的浮躁而轻敌,因为上神风青,可是天宫一个未尝败绩的传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