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三十六章 九鼎篇(三十九)

 “你为了他,值得吗?”苏越被绣绣豁出性命的架势所动,忽然也不走了,刀势也收住,站在原地问了她一句。

绣绣知道,刚才的魇阵是她最后留住苏越的办法,如果连这个办法也失败了,那她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可以留住苏越了。可她仍旧死死守着最后一道防线,只因为密室里的那个人不只是她的救命恩人,更是她活下去的信仰,在她最绝望时候的光芒。
她要帮助那个人,实现他的梦想。她记得那个人曾对自己说过,他今生已经别无所求,只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自己的弟弟,苏越。
大概只有老天爷能知道,绣绣是多么羡慕,多么嫉妒苏越。苏越占据了苏卓生命的绝大部分意义,让苏卓心甘情愿为了他走上一条末路。
可是就算再羡慕,再嫉妒,绣绣也从未恨过,从未怨过,只因为她已经学会了,将苏卓的快乐视为自己的快乐,将苏卓的梦想视为自己的梦想。
正是因为这样,绣绣才能在迷惘中找到方向,坚强地活到了现在。
根本没有一点犹豫,绣绣眼眶通红,双手紧紧握成拳,吐字清晰:“值得。”
苏越从绣绣眼中读出了无怨无悔,他静默了片刻,“从我进来的那一刻起,我就猜到你誓死护着的是谁。我还以为,你只是尽职尽责而已,如今看来并不是。”
“绣绣姑娘,我能明白你想守护他的心情……但我还是要找到他。”
“我不能让他一错再错。”
“错的人不是他!”绣绣反驳着,眼中含着泪,睫毛颤一颤,却勉力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因为跟着苏卓的这段岁月里,她早已经学会忍耐。
绣绣平复了些情绪,望向苏越道:“你知道他是为了什么吗?你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指责他!”
“是,我不知道,他从未对我说过。”苏越将混沌巨刀插回背后的刀鞘,“绣绣姑娘,我不想伤你,也请你不要再为难。你知道吗,望尘岛上还有人等着你。”
绣绣没有听懂苏越的意思:“什么等我?谁等我?”
“怀光。绣绣姑娘,他在等你。”
听到怀光的名字,绣绣的眼中立时透露出一种愤恨,冷笑道:“怀光?他在等我?这可真是笑话。”
“绣绣,苏越说的是真的。”
风笙想到万晓晓说过的话,绣绣很有可能是有一种记忆和人格双重分裂的病症,使得她对怀光的记忆和情感有了断层。白天与黑夜,绣绣对苏越的感情是不一样的。
就连万晓晓也并不清楚真正导致绣绣变成这样的原因是什么,或许是受到了刺激,又或许是因为外力受到了损伤。但无论如何,风笙认为应该要让绣绣知道,知道怀光还在等她,怀光一直都很爱她,当年的他们之间应当是有什么误会。
可是绣绣的情绪在听到怀光的名字后变得激烈起来,她眼底的厌恶丝毫不加掩饰。
只听绣绣令人发怵地吼了一句:“我不认识他!”
风笙焦急地替苏越辩解:“怀光他一直没有忘记你,他一直爱着你。”
“胡说!骗子,就像他一样骗我……“
“当年你们之间定然有误会,你为什么不去听怀光解释一下?”
苏越神色平淡说出的话,却似乎对绣绣造成了极大的冲击。绣绣转身扶着墙,弯着腰,忽然干呕了起来。她双目充血,捂着胸口,样子看起来很痛苦。
“当年,当年?误会……什么误会……怎么可能有误会……“
“绣……”风笙没想到绣绣反应这么大,上前想查看绣绣的情况。
苏越拦住了风笙,摇摇头道:“现在是离开的时机,趁现在,走吧。”
风笙望向绣绣:“可是……”
“回来再说吧,先去阻止我哥。”
看见后面陆陆续续有神水教的弟子赶来,风笙便稍稍放下了心,料想他们一定会照顾好绣绣。
风笙对苏越点点头:“此处我对九鼎的感应变得强烈,应是这里,跟我走。”
苏越看向神水教弟子的身后:“王爷呢?似乎没有追上来,是否要等他?”
“相信大哥能帮我们断后的,走吧。”
风笙本能地相信顾哲,相信他说出的话一定能做到,将自己的后方完完全全放心地交给顾哲。
“绣绣姑娘!绣绣姑娘!”
苏越和风笙匆匆离去,绣绣却扶着墙壁无力追击。赶来的神水教弟子第一时间没有想着追风笙和苏越,倒是先顾着绣绣。这也足以看出绣绣平时在教中深得大家的爱戴。
绣绣大口喘息,手指扣着墙壁,在墙上留下了斑斑的血迹。她头痛欲裂,却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拦住他们,不能让他们……”
话说了一半,绣绣就有些接不上气。绣绣甚至不知自己为何会突然变成这样,仿佛刚才苏越和风笙说的话打开了她心底某种隐蔽的情愫,让她浑身不适。
“绣绣姑娘!”一名神水教弟子看绣绣已经脚步虚浮站不稳,伸手想去搀。
绣绣没等他的手完全伸过来,就一把推开了他:“别管我!去拦住他们!”
一直以来,绣绣对下属都格外温和,从没见她如此烦躁暴怒。弟子们都愣了一下,才匆匆应了是,追着风笙和苏越离开的方向而去。
可刚迈开步子,顾哲也紧随上来,他看上去温文尔雅,一脸无害,可清瘦的身形却犹如巍巍高山给在场众人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神水教弟子看见顾哲翩然停在面前,本能反应地举起武器,摆好架势,准备一场恶斗。可对比他们的杯弓蛇影,顾哲却云淡风轻地站在原地,一身的王者气度,淡笑道:“诸位留步。”
魇阵对顾哲无法构成影响,此刻顾哲也无须掩护受伤的风笙,神水教弟子也便不足为惧了。
九鼎还在神农谷时,大约是被游痕之藏得太深,所以风笙几乎感觉不到方位,只能浅浅感应到一丝力量的浮动。而在这里,同样的,风笙极难感应到。她怀疑,九鼎上父亲散落的魂魄灵力微弱,好像随时都要湮灭。
风笙一度怀疑自己对圣物的感知弱化了,直到这次被绣绣追着往这条道上来,她对九鼎的感应突然强烈起来。
这说明,这条路没有走错。
“阿越,快,这里!”
风笙对九鼎的感应越强烈,越能感觉到寄在九鼎上父亲的散魂越危险。苏卓一定在用九鼎做着什么事情,而这件事足以令九鼎之后失去使用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