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三十三章 九鼎篇(三十六)

 “呆子阿越,你怎么不说话呀?”

同样的话,同样的人,在另一处地方也听得一清二楚,看得真真切切。
幽都洞神水教的密室里,苏卓负手立在原地,望着苏越面前的魇术幻象。苏越正经历的一切在绣绣的安排下,一五一十传送到了苏卓的面前,投影在密室的墙壁上。
而在苏卓身前,九鼎中的水依旧在沸腾着,等待着合适的时机,等待着合适的祭品。
“噗噗噗”的沸腾声充斥着幽静的密室,然而这丝毫不影响苏卓观看苏越的魇术幻象。
“呆子阿越,你怎么不说话呀?”
“阿越?阿越?”
魇术幻象里的万晓晓唤了很多遍苏越的名字,苏越才反应过来,一步一步地走上前,像是怕美梦惊醒一般,小心翼翼唤了一声:“晓晓。”
“是我啊,呆子阿越。”
苏卓负在身后的手,看着此情此景,缓缓将手握成了拳头。
对于魇术,苏卓算是很了解了。魇术针对的是对方心里最脆弱的部分,而苏越心里最大的弱点是万晓晓。不是他丑陋的容貌,不是他尴尬的地位,更不是他黯淡的前途,而是万晓晓。
当年苏越错过上神之位便是为了万晓晓,似乎万晓晓远远要比其他更重要。
“那我做的一切,又算什么?”苏卓低喃着,目光中带着一丝显然的沉郁。他胸口堵着一口气,几乎要让他窒息。
就在苏卓盯着墙壁的投影时,一人已经缓步进了密室,如若无人之境。
“谁?”苏卓蹙眉转身,杀气凌人,可在看到来人后,他瞬时收敛了戾气,“巫医?”
“不然还能是谁?苏卓,你似乎比我上次见你时,更暴躁了呢。”
来人身着黑色斗篷,看不清脸,可身上的气息却是苏卓非常熟悉的。能在幽都洞神水教畅通无阻的,享有最高的通行权利的,除了苏卓和绣绣,便是巫医了。
“巫医来此所为何事?”
苏卓略微平复了一下心里翻腾的情绪,在面对巫医时恢复了素日的彬彬有礼。毕竟当初创立神水教,全赖巫医的主张,也有巫医的出谋划策。时至今日,巫医依旧是这个神水教背后最终的掌权者。因为苏越也承诺过,此间事了,神水教便完完全全是巫医的。
巫医摘下斗篷,露出一张苍白的脸。眼窝深陷,黑眼圈极深,病态十足,左眼下的泪痣隐约带着诡异的气息,整个密室在顷刻间犹如笼罩着愁云惨雾的气氛。
“只是这几日你没汇报教中情况,我过来看看。原来,你已经集齐了重塑命骨的三件东西,恭喜你了。”巫医挑眉笑了笑,望着眼前的九鼎,“恭喜你寻寻觅觅几千年,终于如愿以偿。”
“还没有完全成功。”苏卓的目光又重新落在墙上的投影,“再等等,很快了。”
巫医顺着苏卓的目光看向墙上的投影,苏越依旧在魇术幻象中不曾脱离,魇术中的万晓晓笑语盈盈,苏越就怔怔地听着。
“阿越阿越,我们什么时候去周游人界一趟吧。我想吃遍大街小巷的美食,对了,一定要加上笙笙一起!”
“好。”
“阿越阿越,我可一点也不像嫁给什么二殿下,我就想和你,和笙笙在一起。你说好不好?”
“好。”
“阿越阿越,若是以后我不想做这个上神,你愿不愿意也不做你的上仙,一起自由自在的多好。”
“好。”
无论万晓晓说什么,苏越都一声声应着。可苏卓听着,那种窒息的感觉又回到了胸口,甚至更加严重。
苏越在魇术幻象里的一切话都应该是真心的,原来自己的弟弟真的可以为了这个女人不要前途,甚至可以离开天宫,离开自己和父亲……
巫医也将一切收在眼底,侧头看了眼苏卓难看的脸色,脸上的表情有点看好戏的意味。
“苏卓上仙对自己的弟弟也要用魇术吗?”
“在目的达成前,不能让他坏事,这是拖住他最有效的办法。”
巫医点了点头:“即便自己的弟弟根本不想接受你费尽心血的馈赠,你却还是要一意孤行地给他。”
“他只是一时为情感蒙蔽,不知道什么才是对他最有利的。我为他准备的一切,才是对他最好的。”
巫医挑了挑眉,附和着点点头。此时,苏越魇术幻象中的画面变了,万晓晓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苏越。
看着自己的幻象出现在苏越的面前,苏卓心头涌过一丝狂喜。原来在自己弟弟的心中,自己还是占据着一点位置的。
“哥?”苏越唤了一声。
“阿越,你莫要辜负父亲与我的期望。”
“哥,我……”
“我们苦苦修炼飞升,为的不就是不再屈居人下?阿越,你总有一日会和父亲一样,成为我的骄傲。”
“哥,我并不想,我不想。”
“阿越,你是父亲的儿子,我的弟弟,你应当享受万人敬仰的荣耀。”
魇术幻像里,可以反映出一定的问题,苏卓这才发现,原来在苏越心里,自己这个哥哥一直在逼他走向一条他不想走的路。苏越心里是怕他敬他的。
再怎么掩饰,苏卓眼里都弥漫着一股失落。
难道自己所做错了?难道自己所做毫无意义?
不,不会的。
他所做的,都是为了苏越好,都是苏越需要的。
“教主。”
密室外头,一声恭敬的呼唤插入,搅乱了苏卓纷飞的思绪。他闭了闭眼,收起五味杂陈的情绪,挥手间将墙上的投影抹去,不再看。
苏卓转身道:“进来。”
密室外,神水教的莫松长老快步走了进来,抱拳行礼后,忍不住盯着神神秘秘的巫医看。巫医笑了笑,将斗篷重新戴上,掩住了面容。
神水教中的弟子大多都知道,有一神秘人享受着神水教至高的待遇,不仅绣绣姑娘,就连教主都对他极为恭敬。甚至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向这位神秘人汇报教中的一些情况。
不过教中极少有弟子见过这位神秘人,莫竹也是一样,故而进来的时候他不由多看了几眼。
“莫竹。”苏卓见他好奇地盯着巫医,不由出声提醒。
莫竹这才反应过来,转向苏卓道:“教主,祭品已经安排妥当,都在外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