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三十二章 九鼎篇(三十五)

 神水教弟子的围攻并不能阻止苏越他们离开的脚步,苏越到底也是天宫的上仙,实力不俗,一把混沌巨刀杀出重围。而顾哲在苏越的身后也是配合默契,无人能通过他暗伤苏越。

在如此骁勇的情况下,他们已经一路且战且进,离苏卓所在的密室也越来越近。
绣绣始终在最外围指挥着一批又一批的人,一贯的精明能干。
风笙在旁挥舞着被冻住的双手,眼观四方地提醒着配合无间的两人:“左边左边,阿越你小心左边突袭!大哥,大哥,你不用管后面那家伙,阿越拦住他了!”
因着风笙纵观全局,打乱了神水教弟子的节奏,有几人转而从现在最弱的风笙下手。风笙的双手还因为辰雪的爆炸伤着,若强行运用灵力只怕会破开延缓伤势的冰冻,让双手的腐烂加剧。
风笙身形灵活地闪了几次,最后直接把人往苏越的面前带,苏越的大刀一挥,任谁也突破不了。
“阿笙,没事吧。”苏越一边挥刀一边问道。
风笙打量了一眼自己被冻住的手,笑笑道:“没事,就是不能砍人挺憋屈的。”
站在人群最外围的绣绣却没有因为这样劣势的局面而面露不满或心中着急,她反倒是一个劲地提醒手下的人:“小心!不要伤到苏越!”
苏越听了这话,手里的刀差点拿不稳。
“阿越,刚才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风笙神情严肃起来,“告诉你,神水教的教主是你的哥哥,苏卓!”
苏越心中早已有了这个猜想,无论是入门时的警戒屏障,还是神水教弟子的攻防布局,最后还有转思泉这里的开门方式,都和自己哥哥的处事方式一模一样。
当猜想得到证实,苏越心头只是闪过一丝怅惘和失望,但随即恢复如常。
“嗯,我知道了。”苏卓又一刀逼退了几人,“所以我们一定要冲出去,我要问问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绣绣听到了苏卓的话,甚至也看到了苏卓望向自己略有些凌厉的目光。她轻叹了一口气。后退了一步,下令道:“拦住苏越,用魇阵吧。”
若不用这样的方式,想必拦不住这位战神次子的。
听到魇阵两个字,风笙头都大了:“阿越,这套路太脏了,你小心,之前晓晓就是吃了这个的亏。”
话音刚落,神水教弟子已经按照阵法团团围住了苏越,将风笙和顾哲隔离在外,不给支援。
“为什么不让我见他。”苏越望向指挥这一切的绣绣。
绣绣言语间弥漫着悲伤的感觉:“你现在不能见他。”
“为何?”苏越看见包围着自己的神水教弟子已经开始不知道施展什么术法,自己竟突然浑身无力,连巨刀都举不动。
“因为他做的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你早晚会知道。”
“什么意义要做到这个地步,我不懂……”
混沌巨刀脱手重重落在地上,苏越整个人也有些无力地提不起精神。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做出反击,人已经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包围苏越的神水教弟子似乎也很清楚苏越猛力的攻击方式,在苏越出击前就已经无声无息迅速地将魇术施展开来。
苏越一人不能同时击倒那么多人,可但凡是有一人在施展魇术,苏越就很难摆脱。
“阿越!”风笙知道苏越定然是中招了,想去支援却力不从心,“大哥,我们得想办法帮帮他!”
“小心。”顾哲发现有人攻向风笙,立时将她往后拉了一把,“你我如今自身难保。”
风笙被拉着后退了一步,低头看去,只见脚下不知道为什么,原本的地面开始变得松软,紧接着变成了一滩正在无限蔓延过来的沼泽。
风笙和顾哲连连后退,准备纵身越过,却突然发现不知何时四周已经被无形的屏障框住,她和顾哲都在这屏障内根本出不去。
“这是什么时候……”
风笙不可置信地用身体撞了撞屏障,发现根本无济于事。
顾哲按住风笙的肩膀,“别白费力气,笙笙,你要冷静。”
“阿越很可能和晓晓一样……可我们却还困在这里。”风笙说话的时候,脚底的泥沼已经到了面前。
顾哲掌心向下,温厚的灵力阻止了泥沼不断的蔓延:“应当是苏卓留在此处的护卫阵法,方才定是绣绣启动了此种阵法。”
“不愧负责了整个天宫的巡防。”风笙夸得有些咬牙切齿,“他果真很擅长把人逼到死路。”
四周的弟子见风笙和顾哲落入屏障,似是都松了一口气,却也没走开,就在原地守着。
“这个屏障可以撤吗?”风笙轻轻问顾哲。
顾哲摇了摇头,“这个阵法只有两种打开方式。一,里面的人死于泥沼,屏障自动打开。二,设立屏障的人自动撤走。”
“还真是苛刻的条件。”风笙望向苏越中招的地方,“我们时间不多了,必须要抢回九鼎。我感觉再拖下去会出事。”
“笙笙,我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死了屏障便会撤走,不是吗?”顾哲见屏障外守卫的弟子虎视眈眈,便忽然凑近了风笙,轻轻揽住了风笙的腰,将自己的额头抵住了风笙的额头。
“大哥……”
“嘘——我们现在若是直接说,战术会被外面的家伙听见。我化身的镯子已经和你有一定共鸣感应了,你一定能感应我心中的想法。”
风笙本来觉得有些不妥,但转念一想觉得顾哲说得没错,继而乖乖地贴着顾哲的头。
闭起眼,风笙凝神去感知顾哲心中所想。可顾哲在风笙额头抵上来的一刻,不由地睁开了眼。他望着眼前这张面容,心中无端生出了一种悲戚。
曾经以为永生永世也再也见不到的人,如今还能再见,已经是一种恩赐了。
若之后天冥会审决定了他要灰飞烟灭,魂魄放逐六界,那此时片刻的相依,已经是最大的眷恋。
顾哲贪恋着片刻的温暖,搂着风笙的手紧了紧。
“大哥?”风笙感知不到什么,眼皮子颤了颤就要睁开。
“不要睁眼。”顾哲收回了飘忽的思绪,凝神重新闭起眼,“仔细聆听我的声音。”
屏障外的神水教弟子有些看不懂风笙和顾哲在做什么,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了起来。
此时,另一边,苏越已经支持到了极限,颓然单膝跪在了地上。神水教弟子们大概可以感觉到这位叫苏越的家伙地位不一般,故而向绣绣投去了询问的目光,不知还要不要继续。
绣绣望了望苏卓的密室方向,沉默片刻后收回目光,朝弟子们点了点头,“继续,不要让他有站起来的机会。”
苏越感觉脑子里嗡嗡直响,他捂着头,一片混乱,眼前的一切也变得模糊起来。等嗡嗡的声音如潮水般退去后,他的眼前又开始变得十分清晰,他看见万晓晓站在他的面前,对他笑着道:“呆子阿越,你怎么不说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