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三十一章 九鼎篇(三十四)

 转思泉所处的洞穴地窖内,顾哲仍在想办法破解地窖出口的星罗阵法。

他本打算不顾风笙的意见,和君无白暂时交换灵魂,让君无白来处理眼前的问题。但随后他发觉,这根本办不到。
他的魂魄残缺,冥界被拘禁的魂魄能否回来,仍需等天冥会审后方有结果。虽然顾哲在君无白的帮助下已经比之前好了许多,但这样残缺的状态,还是无法勉强做出交换的行为,更无法接纳君无白的魂魄来此。
顾哲尝试了几次没有效果,随即放弃了这条路。
“大哥,算了。”风笙看着顾哲道。
顾哲对风笙露出一个宽慰的笑,“笙笙,其实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按照破解常规星罗阵法的方式破解。”
风笙惊讶:“可以吗?”
“可以,只是会有些危险。”
虽说顾哲的表情云淡风轻,但风笙一点也不觉得这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她抢先一步拦在顾哲面前,道:“有什么危险,先说清楚才行。”
顾哲露出无奈的笑:“笙笙……”
“最后才用这个办法,肯定是下下策吧。既然有危险,那便说说有什么危险?”
顾哲拗不过风笙,又怕强行推开她会让她的手臂受伤,只能解释道:“因为阵法中加入了其他的力量,这些多余的力量可能会反弹于破解者。”
“那怎么行?你好不容易……”
“无妨的笙笙,我便尽力一试。你的每一个决定我都尊重,也希望你能尊重我的。”
风笙还要再劝,却见顾哲眼底有一种坚定的温柔,似乎已经下了决心,自己再怎么劝也没用。她咬了咬唇,退了一步:“就一次,就试一次。”
“笙笙,如此复杂的阵法你只给大哥一次机会吗?”
“就一次。”风笙的语气斩钉截铁。
风笙知道,若在这里长久呆下去,情况十分不利。苏卓盗取九鼎想做的事情肯定有违天道,自己困在这里作为人质,万晓晓肯定不会冒险揭发,如此一来,先不说自己生死,若九鼎就此为苏卓所用,那修复镇妖塔之事便不可能了。天机镜所显示之物,少一件都不行。
更何况私自在人界设立据点,募集兵力,究竟是是何居心?这种陷战神于不义的举止,就算不上报天宫,也应当知会战神知晓,及时阻止吧。
时间的确是不容许一丝一毫的耽搁了……
可再如何危急,再如何紧急,风笙都不想看见身边的人出事。她已经眼睁睁看着顾哲牺牲而无能为力了一次,又怎能再去经历第二次。
“好吧,我尽力。”顾哲望着风笙,点了点头。
在风笙退开后,顾哲手中燃起灵力的光团,他凝聚的魂体也在这一刻变得透明起来。他闭上双眼,脑中顷刻间演算过数百种星图的罗列方式,手中的光团化为缕缕丝线弯弯曲曲升腾而起,如穿针的线,朝着地窖的出口而去。
灵力生成的光线丝丝绕绕前后定在了地窖的出口,像是牵引傀儡的丝线,在不断的位置变化中透着诡谲莫测。而从始至终,顾哲的眼睛都没有睁开,仅凭对一切纯粹的感知控制着手中灵力而成的丝线。
地窖口的星罗阵法被触动,闪烁着亮光,丝线的线头缠绕在阵法之中,乍一看有些杂乱无章,却又各有窍门。
顾哲动了动手指,阵法一处的光黯淡了些,他又动了动手指,另一处的光又黯淡了些。
破解的方法没有大动干戈轰轰烈烈,而是需要缜密和耐心。
风笙在旁看着心都悬了起来。
忽然,其中一根光线剧烈地颤抖着,地窖口传送出一股强大的灵力,通过光线直逼向顾哲。
“……”顾哲的身影晃了晃,眉微蹙,但手中的动作没有停歇。
接二连三的,顾哲的破解失去了起先的笃定,每动一动线,都迎来强烈的反击。这便是改良后阵法的不同之处,若用以前常规的阵法破解,便会遭受反噬。
“大哥,算了。”风笙出声提醒。
可是顾哲不动如山地站在原地,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
“大哥,你答应只试一次的!”
风笙着急唤了一句,走了两步,意识到什么又停住脚,也不敢上前强行打断,唯恐会惊扰顾哲引起更大的伤害。
顾哲表现出的坚持让风笙心焦,她看着顾哲的身影有越来越透明的趋势,已经忍不住要不顾一切去推开顾哲。
就在这时,“吱呀”一声,地窖的门开了——
“成功了?”风笙的注意力都在顾哲身上,看顾哲收手上前道,“大哥你这样太危险了,你……”
“不是我打开的。”顾哲的身形渐渐恢复了原本的模样,不再透明,手中的光线也就此断开。他按住自己颤抖的手,抬头看向上方。
“不是你,那怎么开了?”风笙一边困惑地说着,一边抬头去看,只见地窖口出现了一道熟悉的人影。
蓬卷的短发,半张面具,身后是一口巨刀。
地窖的门被从外面打开了。
“阿越?”
苏越身在望尘岛疗伤,怎会出现在此?
“阿笙?怎么会是你?”
风笙应当已经被传送回望尘岛,留在这里的,不应当是万晓晓吗?
风笙和顾哲离开地窖后,望着出现在眼前的苏越,内心无比震惊。
“阿越,你不是在望尘岛吗?怎么会来这里?你身上的伤都好了吗?”
苏越摇摇头:“我没有痊愈,只是一心想来这里救晓晓。”
“晓晓?我将白梅花瓣给了她,她应当是传送回望尘岛了。”
“你把花瓣给了晓晓?”苏越错愕,“我不知道,我离开望尘岛的时候晓晓还没回来,君无白说……”
“岛主?岛主说什么了?”
苏越的话一时堵在了喉咙口。若晓晓被送去了望尘岛,此刻自己透露些什么,只怕对晓晓不利。
顿了顿,苏越决定还是先将所知道的瞒着风笙,只是道:“没什么,就是岛主担心你的情况。”
苏越的目光移到风笙的手上:“你的手呢,又是怎么了?”
“先不说我的手了,阿越,你知道吗,神水教的教主是……”
风笙着急想把真相告诉苏越,却不想门口突然一阵骚动。
“难怪出去的人马搜不到,原来是已经进来了。”
门口站着的是绣绣,身后是神水教的教众。绣绣盯着苏越的脸片刻,用很轻的声音道:“苏越,天宫上仙,战神次子,在非杀名单内。将其擒获,暂且囚禁。”
“笙笙,我先走,你们想办法垫后!”苏越见状,抽出身后的巨刀,喊了一声。
风笙正打算豁出去替苏越看住背后,却被顾哲拦住了手。
“你的手不方便,我来。”
顾哲护在风笙身侧,与她一起跟在苏越身后慢慢前进,苏越专心应付眼前的对手,顾哲在他的身后防止暗算。由于风笙的双手因为腐烂而暂且被冻住,行动有所限制,顾哲便还要顾及她的双手不被波及。
一群混乱的缠斗中,绣绣站在最外侧看着一切,她此刻眼里没有了平常的淡然冷静。
只因为她怎么也没想到,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出现了。这人居然跨过大漠,闯入了幽都洞神水教。
居然是苏卓的弟弟,苏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