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三十章 九鼎篇(三十三)

 在苏卓沉溺于回忆中时,苏越已经顺利撤走了神水教的警戒屏障,偷偷抵达了神水教的入口。

他并没有马上采取行动进入,而是在入口旁的隐蔽处待了一会儿。如他所料,警戒屏障的撤下惊动了里面的人,一队人马井然有序地冲了出来,朝警戒屏障出现问题的地点直直而去。看得出来,他们训练有素,在朝目的地进发时也不忘观察四周情况。若不是苏越躲得巧妙,只怕也早就被发现。
目睹这些人出动以及侦查的方式,苏越有一瞬的狐疑。只因为对这些人行动的方式太过熟悉,就像重明殿训练有素的卫兵,不像是一批凡夫俗子。
念头在苏越的脑中一闪而过,他不敢在外面多加逗留,趁着对方人马视野有死角,也趁着入口还未关闭,立刻闪身溜了进去。
落地的时候,苏越已经尽量将声音减到最低,可不巧的时落地点有着两名守卫,还是发现了他的入侵。
“来——”
苏越的反应也是极快,未等对方扬起声音,先捂住对方的嘴,然后一掌将对方劈晕了过去。
以极快的速度解决了两人,苏越依旧不敢大意,小心翼翼往前挪着步子,唯恐突然有什么人冲出来。
苏越只往前挪了几步,就发现想进入神水教内部不太容易。这里四个方向每十步就设了两人守卫,方才那两名被苏越放倒的家伙只要再喊一个字,或者苏越的动静再大那么一点,现在早已惊动了不少人。
一个地处沙漠的不知名教众,何以守卫如此森严?这足以说明此教中有着至关重要的人或物。比如九鼎,比如万晓晓。
苏越的手探向身后的刀,一瞬之后,他又将手收了回来。在他看来,应对这些凡人应该不是很困难的事,怕的是他这里动手,里头的人会伤害人质。
有所顾虑,苏越自然也无法痛快下手,再者他身上还带着伤,若里头真有什么大人物硬碰硬,谁胜谁负还很难料。
可若不进,倒下的两人很快就会被附近的守卫发现,到时候不想交手也不可能。
可真是进退两难。
苏越想了想,也不再犹豫,直接纵身翻上了洞壁。虽然姿势不太雅观,但好歹能混过这一排排的守卫,去到比较安全的地带。
爬过守卫最多的区域,到了一处无人看守的地带,苏越跳回了地面。神水教所处的幽都洞占地甚广,洞中的道路如同树根木节盘根错节,他一时迷失了方向,不知从何找寻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绣绣姑娘,派出去的小队已经在警戒屏障附近搜寻可疑身影。”
“嗯,很好,辛苦了。”
乍然听见由远及近的对话,苏越心中一紧,急忙退至阴暗的角落,继续侧耳听着对方交谈的内容。
“绣绣姑娘客气了,您刚才吩咐我的祭品,已经准备好了,不知道教主什么时候要?”
“再过一个时辰吧,九鼎内的神水完全沸腾后,祭品就可用上了。”
“是,这次教主总算可以圆了心愿了。”
“但愿一切顺利。”
“有绣绣姑娘前前后后顾着,教主应当无虑。”
“长老过奖了。转思泉地窖内关押的人质还请长老派人仔细看着,不可大意。”
“是,绣绣姑娘放心。”
两人的声音由远及近又由近到远,苏越听得不太明白,但大致可以猜想到神水教有大动作。其中的一名女子是绣绣,应该就是怀光念念不忘的心头朱砂痣。
耳畔依稀回响起怀光谈起绣绣时的憧憬和遗憾,苏越不由在心底叹了口气。若此番能顺利全身而退,当带着绣绣去见一见怀光才是。虽说怀光跟着君无白居心难测,但他到底救过自己的命,若能还了这份情也是好事。
另外,他们口中的祭品也值得玩味,不知他们是要完成什么仪式……
不过他们说到了转思泉地窖关押着人,想必应该就是万晓晓了。
苏越舒了口气,既然知道了确切的地点,找起人来也就方便了许多。苏越置身在阴暗的角落,屏息凝神等待着一名巡逻的神水教弟子经过。待弟子靠近之时,无声无息钳制住对方,拖到暗处,压低声威胁道:“转思泉在哪里?”
对方咬着牙,难得的硬气。
“不肯说?”苏越手里加重了力气,对方被扼住脖子涨红了脸,眼白已经翻了出来。
“在,在那里……”最后终于撑不住,那名弟子的声音艰难挤了出来,指了指一个方向。
苏越放松了劲道,同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毕竟他也不想真的杀人。
下手将这名弟子劈晕,苏越扛着他小心避开巡逻弟子来到了一处洞口。他将晕过去的弟子往洞口一扔,洞口守卫受到了惊讶,面面相觑,随即赶紧上前查看。就在他们蹲下身子查看的一瞬,苏越迅速出手,洞口的守卫又悉数倒下。
这处的洞口较之其他的有所不同,门口有铁栅栏,栅栏上缠着藤蔓。苏越认得,这也是一种辨认是否是内部人员的方式。他看了看倒地的神水教弟子,将他们的手摁在铁栅栏上,随即藤蔓感应到了对方的存在,纷纷退开,露出了门上的钥匙孔。
苏越又在守门弟子的身上摸了摸,找到了一串钥匙,钥匙插入后,苏越顿觉不是寻常的开门方式。
他手上的动作忽然就停住,脑海里浮现出曾几何时的一段对话:
“阿越,这处修炼福地虽比不得之前的,但也算过得去。我为你布置了机关,料想别人再难进来抢了你的地方。”
“谢谢哥。”
“不客气,来这串钥匙给你。记得,左转两圈,右转两圈,左转一圈。”
“好。”
想到这段对话,苏越心头弥漫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恐惧。他的手僵了僵,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转动钥匙。
左转两圈,右转两圈,左转一圈……
“啪嗒。”
钥匙停止转动的那一刻,洞门缓缓开启。
苏越手持钥匙站在原地出神,心中涌不起一丝喜悦,一个可怕的念头悄然而生,如野草般疯狂在心里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