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二十八章 九鼎篇(三十一)

 他是从一名巫医那里得知的。想让苏越易容改貌,重塑根骨,扭转命脉,需要三件不可或缺的东西:

魇力,祭品、九鼎。
魇魔之力,美貌祭品、圣物九鼎。
九鼎的下落活在鲜为人知的传说里,甚至在藏书阁中也只有只言片语,根本没有线索。苏卓寻找许久苦无线索,便只能先从其他两样东西下手。
对于魇力和祭品,苏卓首先选择了魇力。
然而苏卓做这些事情是需要瞒着天宫的。他低调行事,在还没有亲信前,基本都是亲力亲为。
是他找到魇魔,企图强行夺取魇力。可他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魇魔,不但没能杀其夺取魇力,反而被他脱逃。在那之后,魇魔似乎销声匿迹,遍寻不得,苏卓心急之下,竟没有任何办法。
直到很久以后四海大战爆发,苏卓才知道,魇魔早已经死了,他已经将自己的魇力悉数传给了别人。而那个造成四海之战的魇师末日十一,是世上仅存的拥有纯正魇力之人。
苏卓想过,在新的魇师身上获取魇力,可魇师被关押在望尘岛的水牢之中由君无白看守。沉稳如他,自然没有想过去望尘岛动手,在没有十足把握之下,他绝不冒险。
就是在这之后,苏卓开始偏离了自己原本设定好的道路。
没有魇力,他便开始创造魇力。
如何创造魇力?魇力的诞生乃天地怨气经历数百万年凝结转化,非一朝一夕所能成。苏卓为了能创造属于自己的魇力,竟不惜违背天地伦常,做了许多令人发指的事情。
时至今日,苏卓依然会经常梦见自己走上歧途的那一日。他告别了在练功的弟弟苏越,看似和平常一样地准备外出替父亲巡逻天宫。
他记得那天的天气很好,苏越练刀练得满身是汗。他忍不住停下脚步看他练完了整套刀法。
“哥哥。”苏越直到练完刀才察觉身后有人。
苏卓看着自己越来越厉害的弟弟,心中半喜半忧,“阿越,你练得很好,日后也将会是天宫的栋梁。”
苏越低头沉思了片刻,又抬头道:“有父亲和哥哥就够了。”
苏卓急道:“不够,有我们一家人辛辛苦苦修炼飞升,自是该一起荣耀加身。少了谁都不行!”
苏越没想到苏卓会反应这么大,一时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说错了话,呆站在原地。
“……咳,阿越,为兄只是一时感慨罢了。”苏卓见苏越呆滞的表情,顿觉自己最近心态有些时常,摆摆手转身便要走了。
“哥。”苏越出声叫住了苏卓,“我觉得我挺好的。”
“嗯。”
苏卓没回头,只是应了一身。因为如果他现在回头,苏越便能看见他眼底的寒凉。
挺好的,什么叫挺好的?
因天生容貌的缺陷而被天宫排挤嫌弃?
永远默默站在角落看着别人发光发亮?
为什么就不能让旁人知道,重明殿除了战神苏何,长子苏卓,还有一名出色的苏越?
不够的,远远不够的。
苏卓想,我的弟弟将来应该站在比我高的地方,他配得上。
就是那天离开苏越以后,苏卓借着布置巡防守卫的由头入了天星台。天星台一直都是由九名星君共同看护。正巧那日,九名星君轮到九百年一次的星命之会,都不在天星台。
天宫所有守卫防护都是由重明殿苏何负责,如今苏何因为公务缠身,又时常为平定六界安稳出门在外,于是天宫主要的防卫治安都交给了苏卓。
除去天帝的居所,天宫所有防卫动向,重明殿皆是一清二楚。天星台的一切境界防护也包括在天宫的守卫防护中,苏卓自然也能轻而易举地进入。
天星台可以看到六界运势,但天星台的星君做的并不是掌管或者改变六界运势,他们没有改变天地大势的能力和权力,他们所做的,只是在这里看着六界变化,并且从细微的改变中推测出可能发生的灾难。
九位星君深居简出,在天宫也极少得见,消息甚少。但苏卓靠着防卫的职务,对他们的一切颇有了解。
进入天星台,苏卓便熟门熟路地找到了天路尽头。
那里繁星璀璨,头顶笼罩的星河中点点光芒,置身其中感觉犹如处于一个无底的深渊,又像是秒小的沧海一粟,于穹顶之下看着沧桑变化。
深邃、广阔,更多的是未知。
苏卓想创造魇力,便要创造能够和数百万年怨气相对等的力量。
他站在苍茫星空下,心生出孤注一掷的决心。
星空中的每一颗星,都代表着一个人,每一个眨眼的功夫,都有星星在黯淡。黯淡的星辰代表着生命的流逝,流逝的生命中蕴藏着死气和怨气。
这些黯淡的星辰会被自动分配到天星台的一处荒域,在荒域中湮灭。
而这些荒域中的星辰,就是苏卓的目标。吸取死去的芸芸众生的力量,来和数百万年的魇力对抗。
这个念头从在苏卓心里萌生出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不可回头的结局。
这件事情,他自然成功了。他偷走的芸芸众生的一部分力量,而这部分力量因为本来也会湮灭在浩浩星空里,所以并没有被发现。
只是,众生的死气和怨力并非一般人能够驾驭,这是一种比魇力更无法控制的存在。
在那之后,苏卓几度在走火入魔的边缘徘徊,几度在心神聚散的边缘试探,经历了无数失败和挫折,最终靠着这股力量炼就了形似魇力的力量。
他将自己的这种力量分出一小部分给自己的信众,教他们使用,并将这种力量通过神水教信众散播推广,慢慢有了其他的魇师。
这些魇师也会慢慢被苏越使用,成为他将来的棋子。
在创立神水教后,苏卓便紧接着开始寻找合适的祭品。他除了收罗貌美之人,还收罗各种容貌丑陋之人。
在不知道九鼎下落的时候,苏卓曾想过各种替代的方法来达成目标。而这些替代的想法都需要试验品来完成。
如此违背天道的事情,如此手染血腥的事情,苏卓从一开始的彷徨犹豫,到后来的麻木果决,渐渐变得不再是从前的自己。什么为仙为神的慈悲仁爱,在他眼里已经不值一提。
早前去神农谷的那些人,有的为了获得力量,有的为了得到钱财,都自愿参与了苏卓的试验。正因如此,才会发生万晓晓看见的那种死状。
可即便苏卓费尽心思,试验依旧不成功,要达到目的仍然需要九鼎。
所以,他必须要得到九鼎。就算需要九鼎能拯救苍生,那又如何?不是还有风笙可以生祭吗?
苏卓自私地想着,演变到了如今,他可以弑神抗神,不惜做尽一切,只为了心里那个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