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二十七章 九鼎篇(三十)

 仅仅自在两个字,就让苏卓的心狠狠揪了一把。

是怎样的无奈和无力,才让寡言少于的苏卓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苏卓看了苏越片刻,放下了手里的碗筷,问道:“天宫里有人欺负你吗?”
苏越几乎是毫无犹豫:“没。”
果然……自己的弟弟是永远不会轻易低头承认难处,更不会希望别人帮忙,不想给别人带来麻烦。
就像小时候一样。
“阿越。”看着自己的弟弟,苏越道,“其实我也喜欢我们以前的日子。”
闷头吃饭的苏越因为苏卓的话停住了动作,他抬头看着苏卓,死气沉沉的脸上似乎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而后千年难得一见的,对苏卓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
“吃吧。”看到弟弟的笑,苏卓心里犹如决堤的洪水,可脸上保持着身为人兄的矜持。
苏卓想做很多事情,为自己的弟弟。
很早很早以前,战神一门还没有飞升的时候,只是渔村的一户小人家。每天除了修炼,还要担心柴米油盐酱醋茶。
苏卓和苏越的关系一开始并不好,至少苏卓对这位弟弟维持着表面的和气,但是从心底里觉得弟弟的存在让他们受尽了冷眼和嘲讽。
因为这位害母亲难产而死的弟弟面目可憎,且孤僻难处。即便是家人在旁,也冷漠以对。
苏卓只是仁至义尽地担任着这个哥哥的角色,从未想过去多了解一点自己的弟弟。
直到那天,隔壁家的渔夫冲过来告诉苏卓,苏越被打了,奄奄一息地躺在了村口的泥地上。
苏卓先是闷着一口恶气,想当然觉得是自己的弟弟因为言语不和起了冲突。但赶到事发地时,眼前的一切却让他从头到脚,泛出阵阵寒意。
苏越躺在地上,脸上的面具被剥了下来,他将自己的脸埋在泥土里不让别人看,浑身隐隐颤抖,身子下面是不断流淌出的血。
“阿越!”苏卓冲上前想拉出他,可苏越挣扎着不愿起来。
“阿越!”苏卓又喊一声。
“哥哥……”
带着哭腔的一声呼唤,让苏卓瞬间手足无措。这是第一次,苏卓这样难过地喊出这声哥哥。
“阿越,我在。”
“我是个怪物,是个害死母亲的怪物。”
低哑的声音从泥土里传来,“我不想看见自己的脸。”
“你不是怪物,谁说你是怪物!”
未经大脑思考,这句话脱口而出。苏卓这才意识到,自己长久以来并非真的讨厌这个弟弟,自己只是讨厌无力改变的环境。一个因为弟弟存在而被渔村人说三道四的环境。
苏何外出修行不在家,苏卓长兄如父,当即强硬地将苏越拽了起来,背着他去了医馆,一路上健步如飞,苏卓和苏越谁都没说话。
苏越在医馆躺了一天,要不是修炼过底子厚,命早就没了。
苏卓去结诊金,惊觉自己因为出来的急,也没带什么钱。可若是现在回去拿,将刚刚捡回一条命的苏越一个人丢在这里,又不放心。
于是没多想什么,苏卓将随身带着的灵石给了大夫。
对于凡人来说,那一颗灵石来之不易,还是苏卓刚刚修为进阶之时,苏何送给他的。向来修行那么多年,苏何自己都舍不得用灵石,而是送给了自己的孩子。整个苏家,也就这么一颗灵石而已。
但在苏卓看来,灵石什么的并没有那么重要。眼下陪着自己的弟弟,才是最重要的。
结完诊金,苏卓回到苏越身旁陪着。苏越脸上的面具被脱了下来,露出了满是褶皱的皮肤。
“花了很多钱吗?”苏越问。
“没有。”苏卓答。
“你不该救我的。”苏越说。
苏卓却问:“是谁打伤你?”
苏越恢复了沉默。
“阿越,我问你话。”苏卓却没有打算让这个问题这么过去。
“没有人打我。”
“那你是怎么伤成这样?”
“有一个奇怪的人,他路过这里,向我问路……”苏越回想着当时的场景,难得说了许多道,“他的眼里没有一点光,可我看向他的眼睛时,却有感觉被他眼里的一团东西吸了进去。”
苏卓听着觉得离奇:“是妖?”
苏越摇摇头。在他看来,那人身上没有一点妖气。
“我就那么看着他,好像突然失去了自我的意识,不懂反抗,被他摘掉了面具……”苏越眉头皱了起来,“然后我就看见千夫所指,说我……”
苏卓打断道:“你不是。”
苏越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半张脸:“其实没关系了,早就习惯了。可是我在当时不知道为什么,戾气很重,和他们打了起来。”
“心里头所有最难过的情绪好像在瞬间爆发。”
“等你来的时候,我才清醒过来,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象。而那个人,早就不在了。”
“幻象……却能真实的伤到人。”苏卓沉吟片刻,“听起来很特别。”
苏越附和着点点头,目光闪烁着,望向苏卓道:“这件事……可以不告诉父亲吗?”
对上弟弟小心翼翼的目光,苏卓在心里叹了口气,仍是给予一个宽慰的笑容:“好。”
苏卓和苏越两兄弟在这件事上想到了一起去。这件事既然已经结束,就没必要告诉父亲让他分心,打扰他的修炼。
这件事最终被苏卓定义成为一个奇怪的术士拿苏越做了试验品,但直到很久以后他才知道,这叫魇术,那个人,就是魇魔。
在苏越心里,这件事情确实已经翻篇。可是在兄长苏越的心里,这件事远没有过去。
因为苏越意识到,苏卓心里的自卑,因为这副容貌的自卑。
之后只要有机会,苏卓都会留意苏越的情况。他看见苏越在与人交流时,手都会不自主地摸一下面具,以确认面具完好地遮住自己的缺陷。他看见苏越会躲得村里姑娘远远的,即便那名姑娘没有恶意。他还看见苏越喜欢一件好看的衣裳,却连试穿的勇气都没有。
苏卓知道,苏越骨子里觉得他配不上这世上美好的东西。
苏卓有心要为自己弟弟做些什么。
他想为自己的弟弟遮起一片天,因为他们身上留着同样的血。即便苏越和他之间冷淡如斯,交流少的连村口大妈都不如。但他还是觉得,苏越是他最亲的人。
后来父亲飞升了,再后来带着他们一起飞升了。
苏氏一门终于迎来了属于他们的荣耀,可却不是苏越的。
封神那日,明明战神一门应当悉数到场,却独独苏越被拦在了外面。苏卓永远忘不了守门天将脸上那倨傲的神色,说着:“丑陋如斯,唯恐惊扰帝君圣驾。”
父亲苏何,威风凛凛的战神站在神位上,看到一切,脸色难看,却难以下台。
苏卓知道父亲处境的为难,想为苏越解围,却是苏越率先退了一步,道:“哥哥,我先走了。”
“替我告诉父亲,我真的,真的很为他高兴。”
忍了数年的愤懑,没在苏越身上爆发,却在苏卓的心里炸出了一个深渊。
生而为人,再而为神,无数光阴掠过,所有人都在圆满,却唯独他的弟弟,犹如隔着千山万水,看着盛世繁华,独坐悲凉。
成神又如何,神也有无奈,神也有做不到的事。
命一旦定了,那就是天道规矩,不可逆转。
苏卓忽然觉得为之奋斗了那么多年的事情,很没意思。
让苏卓下定决心,逆转天道的是他获封上仙的时候。
父亲送了很多礼,眼花缭乱,无不贵重。而苏越只送了一样东西,是当年苏卓抵押诊金的灵石。
苏越低着头将灵石递给苏卓,道:“那家医馆已经传到孙辈了,还好这块灵石被他们当作招财进宝的宝贝供着,不然我也没机会要回来。”
苏卓忘记了自己接过灵石后说了什么,但他记得,就是从那天以后,他开始做了一件危险却下定决心做的事。
他要让苏越的命,变得不一样。重塑根骨,易容换貌,改变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