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二十六章 九鼎篇(二十九)

 “怎么了苏卓?”绣绣陪在苏卓身边,见苏卓突然从九鼎上分神,不由出声询问。

“幽都洞外的屏障,被撤了。”苏卓皱了皱眉。
绣绣闻言有些吃惊:“被撤了,谁有这个能耐?”
黑夜过去后的绣绣已经恢复了正常,她已经全然不记得自己在昨晚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但是她选择性保留了风笙被抓,万晓晓脱逃的记忆。
对于她而言,只有关于怀光的记忆是错乱有误的。
她走到苏卓的身侧,拉了拉他的衣袖,低声提醒道:“苏卓,现在是关键时刻,不能功亏一篑。”
听了绣绣的话,苏卓的眼皮子颤了颤。他眯了眯眼,重新转过身子对着九鼎。一掌击出,掌风打在九鼎之上,九鼎中的水又再次沸腾起来。
苏卓等这一天等了太久了,他寻找九鼎寻找了太久了。
很快,很快这一切就可以结束了。
苏卓眼里的光慢慢变得森冷,他对绣绣说:“派人找出是谁撤了屏障,另外……将祭品都准备好。”
绣绣闻言点了点头,顺从地退了出去。
一片静谧的密室里,苏卓负手而立,沉沉望着九鼎,思绪万千。
苏卓做的这一切不是为了别人,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最亲的弟弟,苏越。
战神自万年多前成神以来,诸神便知他风光无限,一场场胜仗打回来,威名响彻六界,神魔边境如今安然无恙也多亏了战神苏何。盛名之下,却似乎鲜少有人提及苏何的妻子。
自他成神以来,便只带着两名儿子,似乎战神的妻子,两位孩子的母亲,从未出现过,也从未存在过。众神默契地不追问,并非不好奇,而是不敢问。
虽然表面上大家都不问,但私下里好奇心满满。天宫里早就有人到处调查,得到了可靠的消息,这位战神的妻子,是难产而死的。
不错,就是生下苏越后死的。
通过这个消息,众人似乎也明白了为什么战神对这位相貌丑陋,又孤僻沉默的次子如此上心。自己妻子用命换来的孩子,能不上心吗?
可总有些不怕事的,还敢在战神苏何威严的边缘挑战。
天宫中的仙和神也分三六九等,有一脉传承的天生仙神,也有后期修炼羽化飞升。这后期飞升的,终归是比不过天生高贵的。
战神一家却似乎是个例外。
战神苏何携双子后期飞升来到天宫,可如今的地位却是天宫绝大部分贵族难以媲美。
虽说天宫的神仙大多应该是大爱无疆,没有私利之心,但只要不是毫无七情六欲,心里总归是有些芥蒂。天生仙神不比后期修炼的仙神,他们的意志力各方面都太不稳定,高高在上久了,也就觉得高人一等了。
看不惯战神一家子的,不敢从战神身上下手,便想从两个儿子身上挫挫锐气。战神长子苏卓完美地继承了战神的血统,天分高,修为高,更重要的是待人处事颇有风度,彬彬有礼。就算是不喜欢战神一家子的,站在苏卓面前也骂不出一句话,完全没脾气。
这么一名玉树临风的男子站在面前,风度翩翩,身怀本事却从不恃才傲物,待人接物如春风拂面,温暖和煦,在天宫是极难树敌的。
所以战神的长子苏卓令人出不了气,那高贵的天生仙脉自然就将目光转到了次子苏越身上。
苏越天生相貌丑陋,不讨人喜。加上性格孤僻,没什么人帮衬,但凡苏何苏卓不在,苏越便少不了被欺负。
什么修炼的地方被占啊,申用修炼的丹药灵石被拒啊,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在天宫有个一官半职的,大多有身家背景,还有几个祖上是参与过上古之战的功臣。但凡见到苏越来申用修炼的丹药灵石,那是能克扣就克扣,能拖延就拖延。
偏偏苏越又是个闷葫芦,遇到事情又不说,就算是自己的父兄站在面前问他,他也只会回以两个字:没事。
久而久之,天宫那些自诩高高在上的家伙欺负苏越欺负惯了。
战神事务繁忙,对苏越的生活好坏只停留在他的身子好不好,修炼有没有进展,却全然没有注意到苏越过得快不快乐。
毕竟是个大老爷们,重明殿没有女人主事,自然也就少了细小的关怀。
苏卓算是如兄如母了,他对苏越的关心早就无微不至。他发现了苏越的一些难处,也会主动去疏通关系。奈何人家人前笑脸,人后阴险,两面三刀起来比人间宫斗更甚。
苏卓道一句:“这位上仙,在下来取家弟申用的灵石。”
那头回一句:“抱歉啊,最近申用得多,你总得排队不是?”
明明都是敷衍的借口,偏偏你还不能拿人家怎么办,表面仍需客客气气地笑脸相对。
苏卓想了很多办法,最后只能将自己修炼所用分给苏卓,骗苏卓是多申用的。再后来,苏卓命人在重明殿开辟了一块修炼的场地,亲自指导苏越,也不用苏越去和别人争抢修炼的福地。
兄长周到的呵护,苏越作为弟弟自然是察觉了。苏越和父亲不亲近,但和自己的哥哥倒是还算可以,那次还主动找了苏卓一起吃饭。
苏卓已经修炼到了辟谷的境界,不会觉得饿,也很少吃饭。但苏越一提出要求,他便答应了,一点犹豫都没有。
要知道,自己的弟弟主动开口邀请一起吃饭这种事,百年难得,上一次都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
因为已经几百年不一起吃饭,所以苏越也不知道苏卓已经辟谷了。
虽然说苏卓已经很久不吃饭,但早年家里没有女主人的时候都是苏卓主厨。他那日便煮了清粥,炒了几个小菜,和苏越对坐吃了起来。
两人一开始都是默默吃着,似乎也找不到共同的话题。苏卓在脑子里想了好几个话题,正到了嘴边要说出来,忽然,苏越开口了。
苏越说:“哥哥,我还是喜欢以前的样子。”
苏卓懵了一下:“什么?”
“喜欢我们以前一家人住在渔村的样子。”
说完这句话的苏越又继续不紧不慢地吃了起来,苏卓却端着碗,迟迟再吃不下一口。
自己的弟弟,自己再清楚不过。有的话,如果不是在心里怎么憋也憋不住,他是绝不会说出来的。
苏卓默了许久,问他:“为什么?”
苏越想了想道:“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