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二十三章 九鼎篇(二十六)

 有了苏越的前车之鉴,怀光不敢再将万晓晓安置在君无白附近,以免又听到什么不该听的。他只能抱着万晓晓到了北岛的客房,诊了诊脉,确认残留的魇术已经所剩无几后,放心地留下瓶药丸,嘱咐弟子道:“让上神好好休息,等她醒来后服下药便可无虞。”

弟子连声应是,守在房门口不敢怠慢。
苏越满意颔首,转身离开的时候,看见昏睡的万晓晓嘴里嘀咕着风笙的名字,不由觉得有些心疼苏越。
苏越这家伙不远千里赶去幽都洞,却连英雄救美的戏码都没有了。
安顿完万晓晓后,怀光又马不停蹄地回到君无白的书房。此刻君无白正负手立在窗前,听见怀光开门进来,转过头道:“开始吧。”
此刻君无白脸上的神情,就和他的一身白衣一眼寡淡。是那种不染尘埃,不畏世俗的孤寡,是那种万物皆不入眼的淡漠。
怀光关上房门,双手结印,一道金色的圆轮自半空中浮现,圆轮上的花纹繁复得令人眼花缭乱,而后随着怀光的操控,金色圆轮不断转动着落入地面,像是在吸引着什么到来。
不过片刻功夫,房内摆在桌上的茶盏晃动了些许。这些许晃动已经引起了君无白的注意,他目光落在茶盏之上,道:“来了。”
话甫落,金色圆轮瞬时扩大了数倍,一人从地底缓缓升腾而起,出现在了房内。
“主人。”
那人身着黑色宽袍,脸色苍白,眼窝深陷,黑眼圈极深,左眼下有一颗泪痣。此人正是曾经出现在楚国境内的巫医。
当时的众人皆觉得他身份诡异,不知其来历性命,随后也不知其去往何处。他实则是望尘右使,和怀光同为君无白的左膀右臂,在血果事件后因折损师允和魅笛,被君无白处罚,闭关研究复现魅笛之法。
“不知主人召属下前来,所为何事?”
“魅笛进度如何?”
绝影垂下头:“已经用师允之骨研制完成,只需要经过试验和顾深深配合。”
“当年是本座命你蛊惑苏卓创立神水教,你可还记得?”
绝影不知君无白为何突然提到这件事,当年他确实是按照君无白的嘱托接近苏卓,以一个苏卓无法拒绝的缘由蛊惑他帮助自己创立神水教,并且直至今日,表面上苏卓是神水教的教主,而其实,绝影才是神水教背后最大的掌权者。这件事情已经可以追溯到千年之前,他不知道君无白此刻提起有何深意。
“属下记得。”
怀光站在一旁,见绝影自出现后看也不看自己一眼,不免觉得有些被冷落了,插嘴道:“主人近来动用到了这颗棋子,本以为能顺利除杀万晓晓和苏越,弑神事件也能顺利让神水教曝光,令天帝对苏氏不满,处置战神一门,没想到……”
绝影终于给了怀光一个正眼:“没想到神水教未能曝光,苏卓还安然无恙,你的绣绣回不到你身边?”
怀光像是被踩到了尾巴:“怎么你也知道绣绣……”
“你那点破事早就被岛上叽叽喳喳的鸟传了个遍,我整日呆在地下听得都烦了。”
怀光自觉讨了个没趣,气鼓鼓地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绝影见怀光终于闭嘴,对君无白躬了躬身道:“绝影知道主人想做什么了。”
“哦?”君无白看着绝影。
“属下即刻启程前往神水教,定保证风笙姑娘的安全,以及……促成战神一门失势的下场。”
“你已有对策?”
“是,苏卓的软肋便是他的弟弟苏越,当年属下也是编了一个关于苏越的谎言,哄骗苏卓创立神水教,寻找九鼎,并用美貌之人祭鼎。直到现在,苏卓仍会偶尔联系树下,告知教众近况,并为了他那个弟弟的事情操心。”
君无白背过身:“那就去吧,本座不想再见战神的重明殿光耀在九天之上。”
“还有……苏越若管不住自己的嘴,不必留他。”
绝影躬身应是,随后人影缓缓陷入金色圆轮里,逐渐没入地下,再也不见。
见绝影完全消失,怀光才开了口,不满地抱怨道:“看看他那副样子,都不把我放在眼里,我跟他明明是平级!”
君无白听惯了怀光没营养的废话,不愿去搭理,只站在窗前静默无声。
“咳咳……”怀光见自己又被无视了,尴尬咳了两声,问道,“主人,这回你真的不亲自去神水教?”
“有顾哲在,等同于我在。”
“嗯?等同于主人你在?”怀光歪着脑袋想了片刻,忽然张大了嘴一副了然的模样,“难道说……”
君无白扫了怀光一眼,怀光立马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况且,这件事望尘岛不宜出面。置身事外,才能显得清清白白,不被怀疑,不是么。”
君无白说话的时候,神思已经飘忽,他脑海里依然回放着白梅树下的那一幕。他万万没有想到,自花瓣簇拥中跌入自己怀里的不是风笙,而是万晓晓。
那一刻,他感觉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感觉怀里的人烫手得恨不得立刻扔出去,甚至他感觉到自己被狠狠打了脸。他本志得意满地等着自己料想好的结局,可风笙用她的实际行动给自己上了一课,聪明反被聪明误。
果然,这世上只有风笙的心思他永远也猜不透。
黄沙深处,神水教,幽都洞——
苏卓帮风笙延缓伤势的举动令人意外,但也在常理之中。万晓晓的脱逃对他而言,无疑是悬在头顶,随时都可能会落下的铡刀。是以,他帮着延缓风笙的伤,留着风笙的命,以此来作为要挟万晓晓守住秘密的筹码。
在为风笙延缓溃烂的伤势后,苏卓就将她和顾哲一起关进了一处地窖。地窖不再是绣绣房里的那一间,而是在置有那口转思泉的洞穴中。
这里是整个幽都洞魇力最集中的地带,一点风吹草动苏卓都能了如指掌,并且魇力会压制住其他灵力,所以在这里,不可能再使用任何传送之法。在爆炸松动结界的事情后,苏卓也重新加固了幽都洞外界结界,顾哲也很难与君无白取得联系。
对于风笙和顾哲而言,并非没有搏一搏冲出去的勇气,只是他们需要顺从于情况。顾哲建议风笙暂时静观其变,因为她的伤现下无法立刻得到准确有效的治疗,不如就在这里抑制着,相信万晓晓回去后,一定会想法子回头营救。
风笙听从了顾哲的建议,她心里头还是有些不放心万晓晓。也不知她传送去望尘岛后,是否能安然无恙。想起万晓晓在魇术侵蚀下也不忘要保住自己,风笙心里涌出阵阵酸意,倚在角落里心事重重。
顾哲在旁见风笙的模样,飘到她身边道:“我目之所见,岛主也能通过我看见。他不会不管你。”
风笙摇摇头:“晓晓传送出去后,苏卓必然注意到结界松动,你和岛主不可能再联系得上了。”
“不,其实还有一种法子,可以让君岛主帮到我们。”
“啊?”
顾哲蹲下身,与风笙平视道:“只要我自己愿意,灵魂可以和岛主短暂交换。”
“……”
“这就是,我接纳岛主灵力最大的效果。”
风笙花了好半天才消化了这个消息,然后见顾哲蠢蠢欲动的样子立即拉住了顾哲的手,阻止道:“别,别这么干。”
“笙笙?”顾哲看她抓着自己的手,一时困惑,“你不想出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