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二十一章 九鼎篇(二十四)

 风笙被炸开的挠挠轰了出去,身体急剧后退,即将撞在墙上。而眼前的辰雪像是用尽了最后的气力从地上一跃而起,紧随着风笙后退的轨迹,准备致命一搏。

还来不及为挠挠毅然决然的自我牺牲伤怀,两人之间只剩下半臂的距离,可此刻的风笙双手被轰炸得血肉模糊,根本无力反抗。
“笙笙!”
此刻,在角落里受罩子保护的万晓晓看见了这一幕,睁大了眼。眼中布满了血丝,似乎难以置信风笙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炸成这副模样。她恢复了一瞬的神志,勉力挣脱魇力束缚,迅疾冲出,随即金钗一抖,划出金色的情丝绕缠住风笙的腰,将风笙拖离原本的轨迹向一旁扔去。
没有如预期那样摔在地上,本被苏卓缠住的顾哲从角落里如风掠出,准确无误地抱住了风笙。
这一波配合恰到好处,辰雪扑了空,也没有力气再追击。
“不能再让辰雪跑了。”风笙推开顾哲的搀扶就要起身去抓,岂料整个幽都洞忽然猛烈晃动起来,地面震动出现了裂缝,就连墙壁也在一层层剥落。
这是怎么回事?
风笙看去,只见方才挠挠爆炸后的残余灰烬此刻再度发出异光,悬浮在半空中随时可能引发二次爆炸。
颤动中,沙尘弥漫,风笙透过浑浊的沙尘看见辰雪朝外走去,想阻止,却被灰烬包围,难以施展身手。眼看就能抓住她了,怎能让她再跑了!
“轰!”
风笙举步时,离开的辰雪不知又做了什么,幽都洞唯一的出口地降下一块坚硬的黑石,完全堵住了洞口。
“辰雪能走,我可没说你们能走。”就在顾哲刚才冲出来的地方,苏卓随即而至。他抬手间就护住了整个幽都洞,方才还波动不止的洞穴只在他抬手间恢复如初。
苏卓依旧风度翩翩,站在风笙和游痕之几步开外好整以暇,似乎是高高在上的猎手,盯着自己的囊中之物。
见苏卓此刻似乎没有动手的意思,顾哲小心翼翼地托起风笙的手臂打量,神色严肃:“你必须立刻回望尘岛处理伤口,挠挠的爆炸非比寻常。”
“什么意思?”刚才的爆炸后,风笙之感觉到一阵疼痛,随后就没了知觉。此时见顾哲神色里透着担忧,不由觉得困惑。
“游痕之在挠挠身体里除了注入灵力,还夹杂了秽土之息。”
“秽土之息?”
顾哲点头:“游痕之乃女娲黏土造人所得,对土质的了解非比寻常,更懂得引除秽土里的秽土之息。而挠挠体内……被游痕之引入了秽土里的秽土之息。”
“会怎么样?”风笙直接问道。
“秽土之息,配合游痕之的女娲之力非比寻常,被伤之人会在极短的时间里全身腐烂。所以你即便不能被爆炸所伤,还是有可能死在溃烂之中。”
风笙苦笑:“游谷主看似不经世事,狠起来可真是无师自通。”
“别动,让我再看看。”
顾哲一边轻声和风笙说着话,一边释放出手掌中温润的灵光提风笙延缓伤势。风笙只能放弃追辰雪,乖乖站在原地,不过她倒没有太担心自己的伤势,而是转头望向方才出手帮忙的万晓晓。
万晓晓只是在千钧一发之际暂时冲破了束缚,此刻又开始目光混乱,倚在倚在墙壁上大口喘着气,冷汗直冒。
灵力越强的人,受魇力所制后痛苦越大。晓晓整个样子……也不能再拖了。
“苏卓!”
随着一声清脆的呼唤,一道黄色的身影走入了风笙的视线。原本盯着顾哲和风笙的苏卓也因为这一声呼唤转过了身,目光瞬间从杀意凛然变得温情似水。
来人正是绣绣,似乎是黑夜过去,白天来临,绣绣已经没了夜晚时的错乱,甚至也不记得夜晚发生的事情,只是带着警备望向风笙的所在:“我已经听教众说了,此人冒充清轩混入,劫走人犯,绝不能轻放。”
风笙心头微凉,“绣绣姑娘,你可记得怀光?”
“我自然记得。”
“记得?”风笙讶异,这和她以为的不一样。
“他欺我负我伤我,我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了。”
风笙皱眉想了想,只怕这种情况和万晓晓告诉的有所偏差,绣绣并非将怀光这个人封藏在心底,只有夜晚降临才想起。绣绣是将和怀光之间美好的感情都封印在了心底,只在夜晚想起,而平时白日只记得怀光的不好,没有半分感情,故而冷漠异常。
他们之间一定是有误会的,看怀光这么多年耿耿于怀地记着这个女子就知道。怀光看上去嘻嘻哈哈滥情无数,可真让他记在心里的也就绣绣一人。只怕她平时的浪荡都是一种伪装,只是为了掩盖心里头那一点无法释怀的情伤。
苏卓听见绣绣的话,按住绣绣的肩膀让她冷静。两人之间又开始低喃细语,风笙完全听不见。
这个苏卓……到底对绣绣做了什么……
“笙笙,我方才试着和岛主联系上了。”顾哲看苏卓无暇分心这边,突然压低声音说话,“挠挠的自爆使得幽都洞的屏障减弱,能够与外部取得联系。岛主的意思是,趁着现在苏卓还未发现,用白梅花的法力将你传送回望尘岛。”
“让我走,那……”
“你耽误不起了。”顾哲难得语气强硬,“我控制了腐烂的速度,但是……拖不了太久,你必须回去。”
风笙还想和顾哲说什么,那头苏卓依旧和绣绣说完了话。神水教众已经在指挥下重振旗鼓守住各个要口。
神水教众里大多身负魇力,此刻围绕着风笙三人,却无意对风笙下手,而是专攻万晓晓。本来已经稍稍清醒的万晓晓又坠入了无底的深渊……
“不要杀笙笙,帝君……”
“笙笙……”
万晓晓捂着头,口中念念有词。风笙急急奔上前想搂住万晓晓让她镇定,可风笙的双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溃烂,血肉模糊里根本使不上力。
“苏卓,你到底要做什么?”
“做什么?”苏卓的语气波澜不惊,好似聊家常一样平淡,“既然辰雪杀不了她,总要想办法封口。我若弑神,身上必留气息,只能想法子……让她自尽了。”
果不其然,在苏卓的命令下,魇师们齐齐而动,万晓晓不知看到了什么,似乎在迷茫中精神已经全线崩溃,她跪在地上,浑身颤抖着道:“那用我的命换笙笙的命吧。”
“晓晓?!”风笙紧跟着跪在万晓晓面前,“晓晓!”
“不必着急,下一个就是你了。”苏卓扬起手,正准备挥下发出最后一道指令。
倏然——
一声低语清晰地响起,伴着两道泪痕从万晓晓脸上流淌而下:“笙笙,替我好好照顾苏越……”
只这一句,苏卓的表情猛地变了,扬起的手一顿。在这瞬间的迟疑里,风笙已经无暇细想,她闭起双眼,将自己的头抵住万晓晓的额头,并把眉心的白梅花逼出。
圣洁的一枚花瓣飘扬而出,如白玉无暇,风笙却没有借着白梅灵力回望尘岛,而是将白梅花瓣送入万晓晓的眉心。
白梅花瓣一落入万晓晓的身体,瞬时,一道漩涡般的光凭空生成,将万晓晓的身体如摧枯拉朽的气势吸入,转瞬无影。
原本万晓晓半跪着的地方只余飘散的尘沙。
一切发生只在眨眼之间,苏卓只是片刻的犹豫,错失了除去万晓晓最好的机会。知道秘密的万晓晓顺利逃脱,这也意味着……苏卓所做之事瞒不住了。
他在人界私扩兵力,聚集魇师,甚至盗取九鼎,囚杀上神,放走妖将,这种种罪名扣在身上不止他要灰飞烟灭,甚至整个苏氏都在劫难逃。
苏卓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居然疏忽大意,未察觉幽都洞的屏障在爆炸后松懈,他甚至察觉不到带走万晓晓的法阵将万晓晓送去了哪里。
“苏卓,不是轮到我了吗,动手吧。”
风笙在送走万晓晓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凶多吉少,只是她身怀苍生大义不能轻易赴死。就算在此刻,她也抱着放手一搏的心思,只要有一线希望离开这里,她还是不会认输。
“对不起大哥,我又一次没听你的话。”风笙抱歉地朝顾哲笑了笑,“我不能看晓晓死。”
顾哲摇摇头,站在了风笙身旁,无声地表示了自己誓死守候的毅然决然。
苏卓笑了笑,神态已经恢复如初:“风笙,仙妖之战我其实根本不在意,所以你是生是死与我无关……”
“不过现在不同了,留着你,不怕万晓晓在外头乱说话,不是吗?”
这是要留着自己的命做人质,威胁晓晓不要泄密?
风笙看见苏卓对身旁的弟子耳语了什么,那名弟子连同几人站在了风笙面前,同时对着风笙的手施法,万晓晓的腐烂的双手很快被一层冰霜覆盖,疼痛也减轻了不少。
苏卓竟然帮着自己延缓秽土之息的伤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