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二十章 九鼎篇(二十三)

 “轰——”

紧随着红发而至的,是如流芒的火焰,咄咄逼人,较之上次交手更加麻烦。
风笙先给角落里受魇术困扰的万晓晓丢了个防护的罩子,而后直面流焰闪避加速,直接到了辰雪的面前。
辰雪是以术法为主,近身的拳脚功夫不如风笙,很快使不出焚烧的火焰就受到了牵制。无论辰雪怎么想和风笙拉开距离,风笙都近身缠上,死咬着辰雪不放,使得辰雪无法施展。
发现了辰雪的弱点,风笙将长剑化回灵匕状态,短小的匕首在手中得到发挥,劈砍挑刺,手速越来越快,辰雪躲避得也越来越吃力,渐渐处于劣势。
不过在作战经验上,风笙与辰雪还有很大一段差距,很快,辰雪便适应了这种近身搏斗的状态,游刃有余,并抓住时间迅速旋身踢开风笙,径直拉开距离。距离拉起的刹那,漫天火光顺势而下,风笙还没调整好,就已经被迅疾而来的火球击中,重重摔了出去。
风笙的身体在地面划了一段距离,停在了万晓晓的脚边,此刻万晓晓的双眼依旧迷蒙,魇术的笼罩并未因为那批魇师的消散而褪去,想必这种魇术是有持续时间的。
若是万晓晓清醒,有她帮忙并肩作战,从辰雪眼皮子底下逃走不是难事。可偏偏,天界排名在前的上神现在正被魇术困扰,使不上一点力。
辰雪依旧攻势不断,风笙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她狼狈地连滚打爬躲了几波,好不容易站稳了脚,已经是灰头土脸。
“倒是比以前会躲了。”辰雪冷笑一声,双手运起极招,整个幽都洞好似都被红光笼罩。这一招,已经是辰雪的终招,她显然已经不想再拖,势必要取了风笙的性命。
“那个保护你的人被苏卓拖着,这次没人救你了!”
红光大作,即将劈头而下,就在这时,辰雪的动作忽然停住了,她隐约听到剑锋没入自己血肉的声音,不可置信地低头,看见一把泛着柔光的剑准确无误地刺入自己的心脏。
她口中含着血,看向双手结印,眼神坚定的风笙,默了默:“怎么可能……什么……时候。”
“我是风青的女儿,是天界的特使,我自己也可以打败你。”
风笙看见辰雪手中的红光淡了去,她艳丽的脸上笼上了一片死灰色。
就在刚才,辰雪一心攻击风笙,风笙连连躲避之时,早已默默召唤出了辟天剑,她操控辟天剑在暗处准备,就是想在辰雪最松懈,认为自己就要得手时孤注一掷。
这种法子,就是实力悬殊下的险招。风笙利用辰雪方才近战的烦躁,揣测她速战速决的心思,也揣测她可能一心只顾着面前的自己会不会近身,而忽略了背后的一些细微变化。
而辟天剑乃是古晨派的宝物,负有圣气,自然是对抗焚妖将最佳的选择。
看着辰雪的身体从高处急剧坠落,风笙也终于松了口气,半跪在地上。刚才一边费力躲避辰雪攻击,一边又暗中操控辟天,已经几乎耗尽所有力气了。
“风笙……呵,是我疏忽了。”辰雪口中含糊不清地说着话,最终笔直地朝前栽倒下去。
想起在神农谷相处的情谊,想起与游痕之分别时,游痕之脸上了落寞与孤单,风笙忍不住快步上前,张开双臂,拥住了倒下的辰雪。
辰雪无力的身躯正正好好靠在风笙的身体上。
两人都已经耗尽全力,风笙接住辰雪后也站不住,弯了膝盖,单腿跪倒在地。
“吾皇……”辰雪口中的血不断地涌出,面色愈见苍白,她眼中仍旧有着恨意,直勾勾盯着风笙。然而在这种恨意中,又掺杂了太多别的东西。
“你的父亲,将我心中唯一一点光明抹灭,我……我……”
“辰雪,抱歉,你我立场不同,我必须要将你带回天宫接受制裁。”
正说着,风笙袖子里的挠挠跳了出来。它焦急地扑向了辰雪,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听着像是呜咽的哭泣声。
兔子,也会哭吗……
风笙在和辰雪你来我往的过程里,感受到挠挠想出来的欲望,却一直不让挠挠出来,生怕它受到灵力波及。此刻一切已经尘埃落定,辰雪的疏忽使她再次失败,风笙再没有阻止挠挠出来见辰雪。
风笙松开辰雪的身体,将她轻轻靠在墙壁上:“辰雪,游谷主恐怕已经……挠挠是他留下的最珍贵的宝贝了。”
辰雪的手紧紧握成拳,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伤心,浑身颤抖。
挠挠依偎在辰雪的身边,仰起脑袋,蹭着辰雪的下巴。不知怎的,辰雪本死气沉沉的脸色乍然一变。她缓缓地抬起手,抚摸着挠挠雪白的皮毛,盯着挠挠的亮晶晶的眼,声音隐约有些轻飘飘的:“辛苦你了。”
挠挠不再蹭着辰雪,顺服地贴着辰雪,好似在等待着什么。
“……风笙。”突然,辰雪唤了一声。
“嗯,我在。”风笙见辰雪现在的样子,叹了口气蹲下身子,“你如果还有未尽之事,除却仙妖大事,我会尽力为你完成。”
等万晓晓清醒些,风笙就要押送辰雪回天宫,到时候等待辰雪的只会是镇妖塔的再次镇压,没有自由,与妖族那支最强的军队一起,永远尘封。
只有这样,三千年前的灾祸才不会重演。
“……那请你,收回挠挠。”
辰雪的声音是从喉腔里挤出来的,很艰难,很苦涩。
风笙觉得,辰雪应当和游痕之一样不想带走挠挠,所以让自己照顾挠挠。于是爽快地点点头,俯身将挠挠抱了起来。
就在抱起挠挠的时候,风笙的目光扫过辰雪的脸,忽见她的唇角微微上扬,露出冷漠而又嘲讽的笑。风笙心中觉得有些不对劲,却说不出是哪里。
辰雪的手扶着墙壁,用尽全力往后挪了挪:“风笙,三千年前你父亲所做的一切,都将得到报应。”
她的脸依旧苍白,却多了几分凄艳的恶毒。
挠挠在怀里忽然不安地动了动,辰雪低头瞬间,如醍醐灌顶了然了什么,想扔开挠挠,可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怀里的挠挠如同最强劲的火药,在风笙怀里砰然炸开,风笙眼前爆发出一阵刺目的白光,身体朝后重重弹了出去,她浑身在瞬间犹如被撕裂拉扯,魂魄犹如被抽离身体。
这么强大的灵力冲击,每一丝每一毫都在昭示着要将风笙杀死。
这一瞬间,风笙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游痕之在最后油尽灯枯得如此之快,为什么游痕之将挠挠留给自己。
挠挠,继承了游痕之最后的力量。
挠挠,就是杀死自己最后的一颗棋子。
挠挠,是游痕之为了帮助辰雪完成心愿的一颗棋子。
神农谷游痕之看似被辰雪重伤决裂,其实只不过是为了让风笙失去警惕之心。游痕之在最后学会了人间最复杂的情感:算计。
他用自己最后的算计,将挠挠交托风笙,只为了在某一天,风笙和辰雪见面后,挠挠可以感应辰雪,激发灵力,自爆之中杀死风笙。
而挠挠一直贯彻执行着游痕之的命令,故而一直缠在风笙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