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十八章 九鼎篇(二十一)

 “特使真以为扮作清轩越过屏障,就能神不知鬼不觉了?”

苏卓的声音没有感情,像冷水从头浇灌而下,令风笙浑身发冷。
是啊,如果是战神苏何的长子,对警戒屏障的掌握精准无比,自己的伪装转移都根本微不足道,就算他身在千里之外,也逃不脱他的感知。
风笙眉间的白梅花印记从逐渐淡化到完全消失,再也无法动用。
只就差一点就能回去了……
如今伪装也被拆穿,想全身而退难了。风笙的手不由自主握紧了一左一右两人。苏越和怀光心头上的人,她要将她们带回去。
站在面前的苏卓和在天宫时一样衣冠楚楚,面色沉静如水,一眼看去便给人一种安全信任之感。他的目光落在一侧的绣绣身上,宛若水波潋滟,顿时眼里带了点柔情,整张脸都生动了许多。
苏卓伸手唤道:“绣绣,回我身边来。”
绣绣一只手抱着手里的稻草娃娃,一只手被风笙抓着。她转过头看了看风笙,道:“怀光在这里,我不能离开他。”
苏卓并没有因为绣绣这句话生气,而是更加柔声劝道:“那你拉着怀光,一起过来我这里,好不好?”
绣绣立刻没有犹豫答应:“好!”
……苏卓有你的……哄骗小姑娘的手法还真是够可以!
“等,等等,绣绣姑娘,我不是怀光,我真不是……”
现在辩解还来不来得及?
不等风笙解释,绣绣已经用力地拽着风笙往苏卓那里拖,“怀光,带你认识一下,他是苏卓,当年是他救了我……”
绣绣这样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女孩力气出奇的大,风笙一个踉跄被她拽着松开了万晓晓的手。
“绣绣姑娘。”风笙预感到苏卓浑身上下充满的杀意,立时手中运劲,站在原地和绣绣僵持着,不敢再动一步。
“怀光,你为什么不走了?怀光?”
风笙动了动唇:“绣绣姑娘,我不是怀光,我带你去见真的怀光好不好?”
绣绣歪了头:“你不是怀光,那你是谁?”
“我……”
风笙一时语塞,顿了顿道:“我是怀光的朋友。”
而后她又指了指万晓晓道:“她也是怀光的朋友,我们要离开这里,你帮我们好不好?”
绣绣沉默了很久,好似也没有明白过来风笙的话,只是追问道:“怀光,你是不是气我这些年没去找你?可是我有找过你,我真的有啊。”
“不要白费力气了。”万晓晓走上前站到风笙的身侧,“她这种病症听不进别人的话。”
风笙不肯再往前走一步,绣绣也不愿意退回风笙的身边,就这样僵持着,在房内和苏卓的站位形成了一个三角的形状。
绣绣有些为难的看着苏卓,苏卓脸上有一闪而过的伤心,随即笑道:“无妨,左右你在晚上心里想的只有怀光。等天一亮,你就会回到我身边的。”
绣绣似乎完全没听懂苏卓的话,站在原地抱着手里的稻草娃娃,“哎呀,孩子哭了,怀光,怀光你不要生气……”
风笙看着绣绣的目光不由又多了一丝怜悯,可相反的,苏卓眼里多了一层愤怒,放在身子两侧的手缓缓握成拳。过了片刻,他才深吸一口气,松开拳头,恢复了表面的冷静。
“万晓晓,我本不愿杀你。”
最终,苏卓没有再看绣绣,而是看向戒备的万晓晓,“但你看上去,不像是可以保守秘密的人。”
这话……充满戾气。
风笙闻言心一颤,默默站在了万晓晓的身前,打量着出口。她心里瞬间想过好几种突破出去的方法,但因着对方是苏卓,一切都变得几率很小。
战神的长子,未来的战神,天界公认的强者!
风笙咬牙:“苏卓,你所作所为已经大逆不道,敢弑神?你若弑神,必会被天帝知晓!”
“我不敢,但……有人敢。”
还没来得及反应苏卓那丝意味深长的笑是何意思。此时,风笙手中的白玉镯剧烈地颤动起来,柔和的光线从玉镯上闪烁而出,随即,洞中整个房内被刺目的光完全笼罩,视线一瞬间失去了焦点。
苏卓也在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下微微错愕,猝不及防,都没想着阻拦风笙,只来得及闪身上前,用手捂住绣绣的眼,“小心,别看。”
这光线会致使暂时性的失明,风笙知道是顾哲从中帮助,当即拽着万晓晓抽身而退,逃出了绣绣的房间,在神水教的洞中奔跑起来。
风笙边跑边问:“大哥,大哥,这光线能持续多久。”
“不多,也就几句话的功夫。”
“……那,那……”
“往左。”即便是生死攸关的时刻,顾哲的声音依旧镇定。在他笃定的语气里,风笙毫不迟疑地在眼前路口左转。
“王爷真是厉害,在镯子里已经把地形给摸透了。”万晓晓被风笙抓着手奔跑,嘴里还不忘称赞两句。
“我并非摸透地形,只是左边听起来脚步声少,方便隐匿。”顾哲不紧不慢地解释着,又道,“笙笙如今还能化形成清轩长老吗?”
风笙伸出手掌在脸上抹了一把,感觉面容没有丝毫反应,叹道:“不行,定是苏卓限制了。”
镯子里的顾哲沉默片刻,“神水教已经被苏卓完全隔离了出来,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系……包括望尘岛。”
“他这么做……”风笙蹙眉。
“他这么做,是想把我们,把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都杀死在内。”万晓晓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笙笙,这回我怕是拖累你了。”
“你可不像是跟我客气的人。”风笙瞧见前头有人影,立时停住脚步,和万晓晓一起躲在石壁后观察情况。见巡逻的神水教弟子徘徊不去,风笙心知不妙,因为后头很快就会有人追来。
“神水教的出口就在前面这条路的尽头,我们……”
风笙话音刚落,威严的男声便响彻整个幽都洞每个角落:“神农谷之人残杀清轩长老,又假扮清轩长老入洞,见着,杀。”
一点感情都没有的声音,若不是早就认识,风笙根本难以想象这是待人谦和有礼的苏卓说出来的话。
“什么?清轩长老真的是假扮的?”
“教主都这么说了,肯定没错。”
“居然连绣绣姑娘都骗过去了,真是可恶。”
“快,咱们附近找找看,别让奸人跑了!”
“对!给清轩长老报仇!”
不远处,神水教弟子的议论声传入风笙耳中。她和万晓晓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紧张。神水教弟子虽然不是千军万马,但身负魇力是最大的筹码。魇力诛心,极难应付,即便是天帝也难以保证自己没有心魔,不会被魇力所伤。
“咱们杀出去的几率大吗?”万晓晓计算着一切可能,并拔出金钗握在手里,随时准备好背水一战。
“只要苏卓不插手,这些虾兵蟹将还难不倒我们。”风笙给自己打气,也准备好了灵匕,“我不信苏卓敢弑神,若弑神,他必会暴露。”
就在风笙和万晓晓准备杀出重围之时——
“风笙,万晓晓,我知道你们一定躲在某个角落,你们听着。”苏卓的声音依旧清晰地回响在洞中,传递至每一个角落,“有位故人,要对你们说句话。”
风笙和万晓晓相视一眼,不明觉厉。
“小风笙。”突然,苏卓的声音消失,变成另一个声音响彻幽都洞。
这一声呼唤分外熟悉,娇媚又不失狠戾,让风笙头皮一阵发麻。
躲在风笙袖子里的挠挠听见这个声音,兴奋地探出脑袋,两只长耳朵像是跳舞一般抖动。
“……辰雪。”风笙低喃了一句,“焚妖将。”
“小风笙,你肯定听出我是谁了对不对?”一声冷笑略带嘲弄,“心境之内,你我没能杀了彼此,那就幽都洞中决一生死吧。”
“你准备好,我,要来找你了。”
声音至此,蓦然切断。
四面八方的神水教弟子已经训练有素地前往各个关卡和重要通道把手。
风笙和万晓晓躲在隐蔽的角落里,一时动弹不得,屏息凝神,看着眼前一队队人马走过。
“苏卓竟然……勾结焚妖将。”万晓晓低道,“苏越那个呆子一直那么敬仰他的哥哥,要是知道了,不知做何感想。”
“……他早就打算弑神了,才会勾结辰雪。”风笙的手不自觉握紧,“他不能弑神,但是辰雪可以。”
就在风笙和辰雪一筹莫展之时,风笙手腕上的白玉镯有了反应。一缕轻烟自镯子内缓缓飘散而出,烟雾缭绕里,一道颀长的身影如谪仙翩然而至。
顿时,风笙因为紧张而变得冰凉的手被轻轻握住。
“笙笙,别怕,我在呢。”
温和熟悉的语调。
侧目看去,并肩而立的人正是刚才一直沉默的顾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