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十七章 九鼎篇(二十)

 风笙靠近万晓晓的时候,意识到自己正顶着别人的一张脸,所以准备解释一下自己的身份,以防万晓晓抗拒自己。

“晓晓,我……”
话刚开口,没想到万晓晓就朝风笙瞪了一眼,语出惊人:“别说,外面还有绣绣呢,想被她听见?”
风笙一怔:“你知道我是谁?”
万晓晓理所应当道:“这么些年了,认不出你的眼神,我也就白活了。”
不愧是死党啊……
风笙笑了笑,行动上不敢怠慢,立即伸手去解绑住万晓晓的绳子。宽袖里的挠挠察觉到动静,探出白绒绒软绵绵的身子,兴奋地朝万晓晓摇着尾巴。
“你把挠挠带出来了?”
“挠挠,回去藏好。”风笙一边把挠挠的脑袋按回去,一边加快解绳子的动作,低低道,“这件事说来话长,总之……游谷主被辰雪重伤至死,他将神农谷私藏尽数上交天宫,并且把挠挠托付于我……”
“游谷主死了?”万晓晓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随即又沉下目光,“也是,这世上能让游痕之死的也就辰雪一人而已。”
“那……苏越那个呆子呢?”万晓晓又急急问道,“我被抓的时候,他想救我,他有没有事?”
风笙解绳子的手顿了顿,“有事,不过幸好怀光在,不是问题。”
也对,怀光是云川白虎,能医白骨,更何况苏越了。万晓晓松了口气,身上的绳子已经解了开来,她活动活动略有僵硬的手脚,抬头望上看了一眼。此时绣绣还守在一旁,并未朝这里看。
“笙笙,有些事我要现在告诉你。”
“有什么事出去再说。”风笙扔掉手里的绳子,抓住万晓晓的手,“我这次混进来主要就是为了救你,还有,我出去探探九鼎的下落,不行的话先送你出去。”
“笙笙……”相比较风笙的急切,万晓晓倒不急着脱困,甚至说她不相信两人能全身而退,“你听我说,我们两个人想都逃出去……恐怕有些难。我的身上有仙界特有的灵气,即便逃出去也会很快被发现。所以听好我接下来说的话,只要我们有一个人逃出去,这消息就能传出去。”
风笙不信:“你我两人联手,难道还闯不出这神水教?”
万晓晓自嘲地笑了笑,“你觉得,我们两人能敌过天界的第一战力么?”
“什,什么?!”风笙一下子缓不过来,惊疑道,“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神水教难道真的不寻常?
“笙笙,神水教的教主不是别人,是战神苏何长子,苏越的哥哥,苏卓。”
这个无疑能将苏家置于死地的秘密从万晓晓口中说出,令人震惊,更令人难以接受。虽然从刚入神水教开始,风笙就怀疑神水教和天界有关,可她万万没有也不敢将此事和重明殿联系在一起。
天界上神私闯神农谷盗取九鼎?天界上神在凡间创教积蓄私兵?
这罪名足以令天帝动怒,足以令苏卓甚至整个苏家万劫不复。
苏何恐怕都不知道自己的长子在做这种事吧?借着经常带兵平定各界作乱的空隙,在人间创办了神水教……
“你是说,苏越的哥哥苏卓?怎么可能?他……”风笙心跳得厉害,她害怕这个消息被旁人知道带来的后果。
“笙笙,我之所以被抓来这里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我发现了神水教的秘密。”万晓晓神色冷静,“在辰雪与你进入心境之后,就有缉命人闯入,被谷主剿灭。而那批缉命人普通的面容下藏着惊为天人的绝丽容颜。”
“我查了藏书阁封印的禁书,你知道这是什么术法么……”
见风笙没有回答,万晓晓径直说了下去:“易容改貌,重塑命骨,违反天道。”
万晓晓越说,风笙的心越冷。
“他们都是这个术法的试验品,却没有成功,所以美好的容貌不得展现。神水教一直在做易容改貌,重塑命骨的事,而这件事最需要的一样东西,就是失踪已久,不为人知的九鼎。”
风笙张了张嘴,“你是说,苏卓要取得九鼎,是为了做易容塑骨,违反天道之事?”
“不错,据我了解,缉命人首领是绣绣,而绣绣听从于苏卓。绣绣派出缉命人本来是为了帮苏卓追踪逃跑的辰雪。”
“缉命人去了神农谷捉拿辰雪,意外发现了九鼎踪迹。离开神农谷的缉命人将此事回报神水教,所以才有了苏卓盗取九鼎之事。”
“你们都进入心境后,绣绣和苏卓带了人马来盗取九鼎。我阻拦的时候撞破苏卓身份,大概推测出了整个事情,所以才被抓了回来,没来得及告诉苏越这个秘密。”
“苏卓……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些事?他难道不知道九鼎对整个六界的重要性?”
万晓晓目光动了动,似乎犹豫着不知如何开口,“我猜测,他是为了……”
大概是和风笙在底下呆的时间太久了,上头的绣绣感觉奇怪,探着身子朝下看来,问道:“怀光,怀光你还不上来吗?咦,你怎么给她松绑了?”
突然插入的声音打断了风笙和万晓晓的对话。
风笙没抬头回答,低道:“不太妙,晓晓你准备好,我们可能要冲出去。苏卓又如何,我不信他做得出屠神之事。”
“不。”万晓晓按住风笙的肩膀,“他会,他冒着屠神的危险,也不会让这个秘密传出去。可是……至少要让苏越知道,让苏越劝阻他疯狂的行为,或者上报天帝。这样的话,若东窗事发,苏越和战神还可以置身事外!”
万晓晓将手放在风笙肩膀上的时候,上头的绣绣见了不太高兴,但又小心翼翼的,生怕被讨厌道:“怀光,你还要说什么吗?可以上来陪我了吗?
听到绣绣的声音,万晓晓仰头望了望绣绣,对风笙道:“还有她,可以的话将她带去见怀光吧。我在这里很长时间,经常听见她半夜喊怀光的名字,然而白天的时候她又全然不记得怀光这个人。”
“如果没有猜测,这是精神上的病症。这个姑娘是被情所伤,将过去的自己藏了起来,变成了完完全全的另一个人。只有在想到怀光的时候,才会变回从前的自己。”
“长此下去,她最终会变成疯子。若不是苏卓一直护着她,只怕她早就疯了。”
风笙回味了片刻万晓晓的话,没有动摇自己的决定:“那这样,你和绣绣,我都带出去。”
“不要大言不惭了……”
风笙没等万晓晓说完,抓着她的手纵身跃了上去。
绣绣轻呼一声,“怀光,你怎么可以带她出来?她是教主关押的犯人。”
风笙没有回答绣绣的话,只顾着一把抓住绣绣的手,不容她挣脱:“绣绣,你还记得怀光对不对,我这就带你去见真正的怀光。”
绣绣被拽着不明所以,万晓晓更是忐忑不安。
风笙一手抓着一人,急道:“晓晓,像当初一样,画阵法传送出去。”
万晓晓摇摇头道:“不行,会被发现的。”
“从他发现到进来阻止会有一点时间,应该来得及。”
明明是不可能的事,风笙却还是要尝试。万晓晓说不过她,举起手,在地上画了一个完完整整的圆。
“怀光,你要带我去哪里?教主他……”
“绣绣,我带你去见真的怀光,或许你们能解开误会,你的病也会好。”
地上的圈在此刻散发出点点星芒,风笙凝神屏气之时,忽觉墙壁微微晃动,手腕上的白玉镯子毫无征兆地刹那间迸发出惊人的亮光,扫向同一时刻被轰击倒下的房门。
“大哥!”风笙心神一乱,快步上前将万晓晓和绣绣护在身后,“你们先走!”
顾哲的灵魂蓦然从镯中蹿出,似乎是察觉到了陡然逼近的危险。
凌厉的几道寒光在半空中交击了几个来回,随即顾哲若隐若现的魂魄最终退回风笙身前,身姿挺拔,就像从前一样,竭尽所能,温柔以待。而站在阵法中的两人,毫无能够离开的迹象。
怎么回事,拖了这么久,应该传送出去了才是啊!
交击间,洞中烟尘弥漫,浊尘里,缓缓显现出一人的轮廓。
谦谦公子,玉树临风,腰悬长剑,于烟尘里纤尘不染。
来人保持着良好的教养,微微躬身:“重明殿苏卓,见过特使。”
此言一出,阵法之光瞬间黯淡。风笙回身,见万晓晓神色肃穆地立在原地,朝风笙摇摇头。从万晓晓的眼底,风笙看到了无可奈何。
传送回去的术法,被一道压迫感死死克制住了……
战神苏何之子,苏卓……果然强大,一瞬破坏阵法,竟然连周旋都显得极为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