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十六章 九鼎篇(十九)

 绣绣用过晚膳后不久就睡下休息了。风笙扮的清轩长老到底是个男子,所谓男女有别,她便自动自觉地退到门口去守着。

关上房门的那刻,风笙看见绣绣睡在床上的安静的背影,在鲛绡床幔的遮掩下,更添一份柔和。
在门外守着的时间有些无聊,风笙便开始回忆起今天走过的线路,神水教一部分地图在风笙的脑子里自动绘画着,她可以确信今天走过的路并不是神水教的机密之地,一路上守卫松懈,也不像是关押晓晓或者藏匿九鼎之处。
要不然明天去相反的方向看看吧,或许会有其他收获。
上半夜的时间就这么被风笙打发了过去,到了下半夜的时候,她有些犯困,整个人倚在山洞的石壁上打着哈欠,眼皮止不住的要阖起来,头一点一点的,眼看着就要这么睡过去。
忽然,门里头,绣绣的房间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
风笙虽然困倦,好在警觉没有降低,立时清醒了过来,转身推开房门喊道:“绣绣?”
原以为是有人入侵,可风笙万万没想到,房内的响动是绣绣自己弄出来的。
只见本应该睡得好好的绣绣已经起身,乌黑浓密的长发披散着及腰,身着一袭轻薄的蚕丝睡衣,曼妙身形隐约可见。她蹲坐在地上,四周摆放着原本散落在房内各处的娃娃,她手里还抱着一只稻草娃娃,嘴里轻轻哼着歌。
风笙觉得这情景有些诡异,关起房门缓缓上前道:“绣绣,你怎么了?”
蹲坐着的绣绣闻声回头,她的脸上没有一点迷茫不清醒的样子,相反,双眸明澈,神采奕奕。她拉了拉风笙的衣袖,仰头笑道:“怀光,你看,我们的孩子。”
风笙的心颤抖了一下……
绣绣她在喊怀光?!
“绣绣,你……”
“嘘——”绣绣竖起食指摆在唇边,“小声点,我们的孩子睡啦。”
风笙将目光投向绣绣抱着的娃娃,心中五味杂陈。她微微俯身按住绣绣的肩膀,“绣绣,你看着我。”
绣绣乖乖地扑闪着水灵灵的眼睛望向风笙。
风笙注意到,绣绣眼里有一轮倒影。
按照常理,风笙面对着绣绣,那绣绣的眼里应该是风笙的身影才对。可是风笙走近了仔细看,绣绣眼底的倒影不是她,而是绣绣自己,像是另一个绣绣。
怎会如此?这种情况,风笙好像听万晓晓说过?可是想不起来是什么了……
“怀光,你抱抱我们的孩子吧。”绣绣将手里的娃娃往风笙的面前送了送。
目前的情况,似乎不该让绣绣受刺激,风笙觉得还是顺着点绣绣好,于是接过那只稻草娃娃,佯装抱着婴儿。
“你看,他的眼睛像我,嘴巴和鼻子像你。”
绣绣的声音温柔,温柔得风笙心里酸涩起来。
好好的一个姑娘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怀光你个混蛋到底做了什么?
“怀光,你好像有心事的样子。”绣绣凝视着出神的风笙,“你有什么心事告诉我,我想帮你分担。”
真是个懂事的好姑娘啊……怀光当年是何等福气不知珍惜。
风笙直起身子,思忖片刻,觉得现在的绣绣和早上的绣绣是不一样的,现在的她似乎停留在和怀光在一起的时候,更单纯天真,单纯地相信怀光。
“绣绣啊……”风笙冒出了一个不太磊落的想法,试探着问道,“你知道万晓晓吗?”
“知道。”绣绣乖乖点头。
这么爽快?
风笙觉得这是个探问的好机会,顿了顿,又问道:“那你知道她被关起来了吗?”
“知道。”绣绣又点了点头。
风笙顺势问道:“那你知道她被关在哪里吗?”
“知道。”绣绣站起了身子,说出令风笙错愕的一句话,“在我的床底下。”
……
什么?
风笙觉得不可思议,自己费尽心思要找的人居然,居然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没等风笙反应过来,绣绣已经走到了自己的窗前,用力地在床上拍了一拍。
玉石床毫无反应。
“嗯?”绣绣疑惑地歪了歪头,又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对了,不能拍,要找机关打开。”
这……自己的床自己居然不了解吗?居然有点蠢萌?
“机关,机关,机关……”绣绣嘴里一边嘀嘀咕咕,一边绕着自己的床开始找那个机关。
“机关在哪里呢……机关呢……”
绣绣就像一个在找糖吃的孩子,在玉石床的四周转悠,这边敲敲那边打打。敲完了玉石床,还敲了敲自己的脑门,碎碎念道:“我记得是在这里的啊,就是这里啊。”
风笙看着这样的绣绣,哭笑不得,只能拉开她敲头的手道:“不急绣绣,你慢慢想。”
绣绣被风笙这么一拉,脸微微红了,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么可爱的吗……风笙心里道,我一个女人都觉得这姑娘娶回家应该娶回家当老婆,怀光当初真是脑子进水了不知珍惜。
风笙没有催促,片刻后,绣绣倏然抬眼,轻呼了一声:“啊,我想起来了。”
说着,绣绣爬上玉石床,面朝上躺下,眼睛直勾勾看着床顶,抬起手指着道:“在那里。”
风笙走过去在床边蹲下,也抬起头顺着绣绣所指看去,果然,床顶垂着一根流苏。
绣绣麻利地爬起身,将垂下的流苏轻轻一拉。顿时,床板颤颤悠悠,不停地震动起来。
“小心点。”风笙见绣绣还踩在床板上不动,伸手将她拉了下来。
就在绣绣落地的那一刻,床板震动,中分裂成一左一右两块板向内打开。
风笙伸过头去往下面望了望,是一个一眼就可以看见底的洞,一身红衣的万晓晓正被五花大绑地捆着扔在角落。感受到突如其来的光线,万晓晓眯着眼抬头看来,和风笙四目相对。
晓晓面容憔悴,瘦了很多,顶着乌黑的大眼圈落寞地望过来。
风笙张了张嘴,随即意识到绣绣还在一旁,将到了嘴边的呼喊咽了回去。
底下的万晓晓望着风笙怔了怔,只是冷哼了一声低下头,没有说话。
“绣绣,我有些话要下去问问她,你……”风笙想了想措辞,看见自己手里还抱着的稻草娃娃,将娃娃还给了绣绣,道,“你在这里,看好我们的孩子。”
大概是听见怀光承认他们的孩子,绣绣心情很好,接过稻草娃娃顺从地用力点点头:“好。”
见绣绣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风笙尽力让自己表现得更像怀光的行为作风,跳下去前摸了摸绣绣的头,“嗯,听话。”
这一招对小姑娘看上去真的很有用,风笙看见绣绣果然很高兴,眼珠子亮了数倍,“我会看着,不让别人来打扰你的。”
这么身娇体软的小妹妹就这么被自己骗了,风笙心里萌生出一丝罪恶感来。但她不敢耽误救晓晓的计划,抓紧时间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