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十五章 九鼎篇(十八)

 这处隐没于黄沙中的幽都洞在地底盘根错节,大致估算下来,洞中的神水教众可达三百余人。洞中人数较多,却不显拥挤,教中上下显然受过良好的训练,一切都井然有序。

与莫竹言谈间,风笙得知,她假扮的清轩长老和绣绣姑娘很亲近,就连住处都是紧挨着的。鉴于风笙并不知道这位清轩长老住在何处,更不知道绣绣姑娘住在何处,她只能假装和莫竹闲聊,跟莫竹并肩走着。
而莫竹不疑有他,同风笙说这话。在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中,风笙注意到莫竹是有意识地在往一个方向走,显然是为了和风笙多说会儿话,自然而然地随之前往风笙要去的地方。
果然,莫竹走到了一个岔口,止住了话,恭声道:“长老,难得今日能与你说上话,莫竹很荣幸。绣绣姑娘的住处到了,我就不多打扰了。”
风笙点点头,心想自己又逃过一劫。
待莫竹走远后,风笙才走进洞中的这条岔路。与其他人来人往的岔路不同,这里清幽静谧,根本没人靠近。而这条岔路只有两个紧挨着的洞口,不同其他洞口密集的岔路。
想必这两处洞穴就是清轩和绣绣的住处了。
风笙走过第一个洞口,见大门紧闭,门口挂着一个木质的牌子,刻有“清轩”二字。
再往前走,门口的木牌子上刻着“绣绣”二字,此处就是闻名神水教的绣绣姑娘的居所了。
风笙轻轻叩门,里头很快便响起了清脆温柔的女声:“是清轩吗?进来吧。”
怀着忐忑的心情,风笙推开洞口的门,映入眼帘的是精心布置过的洞穴,并非光秃秃的山洞毫无生机。洞穴中四壁攀有五颜六色的小花,点缀在绿萝中,春意盎然。洞穴家具的摆设皆是神山玉石所制,温润有光泽,若触手一试,便能感觉到隐约的温度,并非寒冷如冰。飘荡的纱幔风笙一眼便看出是东海鲛绡,品质都是上乘的,之前风笙在帝姬身边做仙婢的时候见过。而墙上挂着叮铃作响的东西乃是串起来的夜明珠,每一颗都有拳头那么大,照得本该昏暗的洞穴亮如白昼。
看起来绣绣姑娘在教中不但地位高超,教主对绣绣也算得上宠爱至极了。这布置的手笔,堪比天宫的上仙。回想起青霜殿近两千年的简陋寒酸,风笙觉得自己可算是开了眼界。
但最令风笙注意的不是这些奢华的装饰,而是洞穴中许许多多的娃娃。有布料做的,有稻草人做的,或搁置在桌椅上,或放在床头,又或就撂在地上,一眼扫去大概也有十多个。
绣绣见风笙站在原地发愣,笑道:“你怎么了?看你回来后沉默寡言的,是怪我没第一时间去救你吗?”
风笙赶紧摇头:“我知道,后来神农谷进不去了。”
“我也没想到君无白会阻拦,当时不敢立刻回去与他交手,否则辛辛苦苦到手的九鼎就保不住了。你知道的,教主他需要九鼎。”
“我明白。”
提到神水教教主,风笙从绣绣的脸上捕捉到了一丝崇拜与爱慕。
“清轩,你虽是他派来我身边的,可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并非下属,我不会弃你不顾的。”
原来清轩是教主派到绣绣身边保护她的,两人虽然是主仆,却更是朋友。风笙明白了一点里头的关系,当即回道:“绣绣,我没有生气,你放心吧。”
听到肯定的回复,绣绣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教主已经得到九鼎,他的夙愿很快就会达成。清轩,我真的特别为他高兴。”
得到九鼎,达成夙愿?一般的人需要九鼎做什么?这个教主是有什么目的?
风笙转过了很多心思,最终道:“我也是。”
和绣绣聊天还算轻松,因为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听绣绣在说话。她的话题基本都是围绕着神水教的教主,比如教主今天吃了什么,教主今天心情如何,教主今日对她如何,侃侃而谈的时候眼睛里有光彩,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女孩。
看得出这位教主对绣绣很好,绣绣也真心地爱着教主。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风笙想起了怀光。怀光似乎是曾经有负于绣绣,若他知道现在绣绣已经从过去里走出来迎接新的人生,会失望还是高兴呢。
在绣绣的话语里,风笙还是抓到了几个关键字,比如万晓晓。据绣绣聊天时话里的意思,万晓晓会被特意针对抓住,最主要的原因是她识破了教主的身份,发现了神水教最大的秘密。
是什么样的身份,什么样的秘密让神水教主必须针对万晓晓?难道神水教主的身份是万晓晓认识的人?
晓晓认识的人……难道真的会是天宫的人?荒漠里的警戒结界是天宫专有的,绣绣房里的布置也是凡人难以取得的。若是天宫之人,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第一次在神农谷相遇的时候,绣绣对怀光和她如此了解,也许是神水教对整个六界的概况都了如指掌。
能做到这种程度……绝大可能和天宫脱不了干系,而且背后之人的势力地位都不低。
想到这里,风笙觉得有些细思极恐,不敢再继续往下猜测。
到了用晚膳的时候,教中弟子将食物送来了房间。绣绣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用餐,所以一般都只在自己的房里和清轩一起吃,有时候教主也会来。
“两人的餐具?教主今日不来?”一道道菜在桌上摆好的时候,绣绣问弟子。
弟子恭恭敬敬道:“教主方才有事出去了,命弟子传话姑娘不用等他。”
“好。”绣绣应了一声,又叹了口气,“他恐怕又回去了。”
回去?回哪里去呢?
弟子躬了躬身,又看向风笙道:“长老,教主还有吩咐。请长老依旧好好照顾绣绣姑娘。”
风笙心里困惑,脸上还要装得自然:“知道。”
弟子瞧了已经开始用餐的绣绣一眼,又走近了一些风笙,压低声道:“教主还说了,自从绣绣姑娘在神农谷见到了那个混蛋,回来后情绪比以前更不稳定。长老你晚上不要回自己房间了,就在这里守着。”
神农谷的混蛋?是指怀光吗?
可真是特别……又贴切的称呼……
不过,绣绣情绪不稳定是怎么回事?风笙看了吃饭斯文的绣绣一眼,她正夹了一块肉送到嘴边,咬了小小一口,慢条斯理地嚼着,吃相优雅,看得出受过良好的培养,是个大家闺秀。
她的行为举止再正常不过了,没觉得她情绪不稳定啊。
而且不能回自己房间,要在绣绣房里守着?为什么?
什么情报都没有,这做个卧底真是疲惫……
一肚子的疑问问不出,风笙只能朝那名弟子道:“教主的吩咐我一定谨记。”
弟子这才放心地行礼告退,只留风笙和绣绣两人在房里。
风笙盯着绣绣看了一会儿,并没有从她的淡雅中寻得一丝异常。许是盯的之间久了,绣绣感觉到停留在自己脸上的目光,微微抬起眼看向风笙,笑道:“清轩你不吃吗?今天有你最喜欢的地三鲜。”
“哦我还不饿。”
虽然这么说,但风笙还是坐了下来拿起筷子。
不得不说,神水教的厨子还是可以的,做的菜色香味俱全。可即便如此,风笙也觉得如同嚼蜡。
绣绣到底会发生什么让神水教主如此不放心?自己在毫无准备的前提下真的应付得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