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十四章 九鼎篇(十七)

 “绣绣姑娘。”

明明在神水教中没有任何职位,却是一人之下,深受敬仰爱戴。绣绣走起路来步子轻飘飘的,像一阵清风拂面而过,很快站定在了风笙的面前。
“清轩,你回来了。”绣绣上下打量着风笙,语气轻柔,眉眼温和,和之前在神农谷面无表情的冷漠样子判若两人。
风笙在绣绣的注视下,不由得心跳加快,生怕露出什么马脚。由于从莫竹莫松两人口中得知了一点清轩和绣绣的关系,风笙斟酌了片刻,微微垂首唤了声:“绣绣姑娘。”
这样点到即止的礼数既不失长老身份,又符合他侍候绣绣的情况。
事实证明,风笙想得没错,她这样行了礼后,绣绣上前抓住他的手臂,“本想着怎么去救你,你倒是自己逃回来了,可有受伤?”
莫竹在旁插嘴道:“长老受伤不轻呢。”
绣绣点点头:“去找大夫来瞧瞧……对了,练习巫医来,他医术高超,定有办法”
身旁的弟子闻言应道:“是。”
不知道为什么,风笙听到“巫医”两字,想起了齐国之事,有些心神不安。齐国遇见的那名巫医自血果之事后再没有出现,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想来世上巫医不止一人,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见风笙陷入沉思的模样,绣绣微微笑了:“清轩你不必担心,回来了就好,不会再有人欺负你。”
绣绣在神水教中的样子和对待外人时截然不同。无论教众身份多低,绣绣都一视同仁的温言软语,也丝毫不吝啬一个笑容。绣绣笑起来的时候和单纯的小姑娘没什么分别,眸子亮闪闪的,浑身都带着阳光的气息。
一阵关切后,绣绣想起了回来时的发现,环顾四周又问道:“今日除了清轩长老,可有外人进来过?”
一旁负责巡逻守卫的教众闻声上前:“回禀绣绣姑娘,没有。”
“没有吗?那为何结界上的冰屑有躁动?”
风笙听着绣绣自言自语的疑惑,又见她朝自己投来目光,赶紧佯装一脸不解,道:“是我进来时结界出了异样,却不知是为何。”
与其让绣绣怀疑猜测,不如自己主动坦诚。
风笙说得底气十足,绣绣也没一丝怀疑,甚至可以看出绣绣对清轩极其信任:“兴许是你在神农谷逗留,身上残留了那里的灵力。莫竹……”
“在。”
“带长老去转思泉再滴血入教一次。”
“是。”莫竹正要领着风笙前去,负责巡逻守卫的教众忽然上前一步。
“绣绣姑娘,如此草率是否不妥?”
“此话何意?”绣绣看向那名男子。
“清轩长老入内引发了结界的波动,说不定……就是他人假扮的。”
绣绣看上去是个极为护短的,对自己的人极为信任和爱护,好脾气解释道:“若真的是外人假扮,警戒结界的冰屑会留在此人身上,无法抹去。清轩身上并没有,足见只是因为身上残留其他地方灵力,造成了结界的波动。”
守卫不太相信,又朝风笙仔细看了几眼确认,上上下下,眼珠子都快钉在风笙的身上了。
可正如绣绣所说,风笙的身上没有半点冰屑。
那名守卫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地皱了皱眉,继而跪下行礼道:“是属下多心了,绣绣姑娘、长老,请恕罪。”
幸好这次意外有挠挠跟着,不然那些冰屑还真不好处理。风笙暗自想着,面上保持着镇定道:“无妨。”
怀疑身份的这一页掀过去后,风笙便暂时离开绣绣,跟着莫竹去往转思泉。洞中的路是以七彩斑斓的石子铺就,走上去不觉得咯脚,倒是挺舒服的。路旁,一年四季的花都有,在这里似乎没有天气季节的限制。
花卉似乎也不同寻常,每一枝花都无风自舞,扭动起来如舞姬的腰肢,柔软灵活,仿佛是有真实生命的。如今风笙自路中而过,两旁的花卉摇曳得更加厉害,仿佛是夹道欢迎自己的回归。
洞中主道之上可以看到有许多分叉,每一个分叉通往教中不同的地点。分叉的道路之中不见底,看得出幽都洞盘踞此处,占地宽广,没有地图无法短时间熟知路线,更别说找到晓晓和九鼎了。
风笙环视四顾,脸上却不敢流露出半分好奇的样子。
“长老。”莫竹回过头,“你是在找什么吗?”
风笙想了想,觉得莫竹看上去比较单纯,不似莫松心眼多,便试探着道:“咱们上次去神农谷抓的人现在如何了?”
“你说那个脾气不太好的姑娘啊。”莫竹漫不经心道,“归教主处置了。”
教主?直接就归老大处置了?那晓晓会不会有危险?
风笙沉默了片刻,又问道:“教主怎么处置她了?”
“好像现在是关了起来吧,也不知道教主怎么想的。那姑娘抓回来又不祭鼎,留着也不知什么用。”
祭鼎?祭鼎又是做什么的?
风笙一肚子的疑问,却又没办法问出口。不过至少知道了,晓晓现在暂时还算安全,没有性命之忧。
走入了一条分支的路后,迎面而来的是更多的分支,洞中路线复杂多变,交错缠绕,兜兜转转,风笙很快就记不起回去的路了。
好在莫竹很熟悉,带着风笙走得熟门熟路,到了一扇铁栅栏的门前,莫竹停下了脚步。
铁栅栏的门上和洞口一样,缠绕了许多藤蔓。莫竹将手放在藤蔓上,藤蔓感应到了莫竹的存在,纷纷退开,露出了门上的钥匙孔。
莫竹从腰间解下钥匙,插入孔中开锁。这开锁还不是一般的开法,左边转了两圈,右边转了两圈,又朝左转一圈半,门这才被打开。
经过了层层警戒防卫,风笙和莫竹两人终于走进了这扇门,此处倒是没了绿油油的青草地,也没了各种奇异的花卉,只是一块空荡荡的泥土地,中间有一口清泉。
“长老,和之前一样,割破手指滴血入内,这是入教的必备步骤,之后结界不会对你有反应。”
风笙摆摆手,故作老成,露出“我早就知道,不用你多说”的表情走了上去。
滴血入教这一步和天宫的警戒不一样,一旦你是天宫的人了,就自然而然得到了天界的肯定,拥有了仙骨,也就得到了天界警戒结界的认可。
可此处多是凡人,无法靠着仙骨等特殊体质辨认,想来也只有用这种办法来认自己人了。
泉水很清澈,能清清楚楚倒映出人影,风笙凑上去看了看自己的脸,一瞬间有些恍惚,眨了眨眼,竟然在泉水里看见了……另一张脸!
而这张脸,不是自己的脸。
布满咒纹,阴森可怖,眼神中带着杀气,宛若能将人凝结成冰。
这张脸,是零!
风笙蓦然转身,身后几步开外只有莫竹一人站着,他朝面露惊慌,有些失态的风笙道:“长老,你忘了吗,不可盯着转思泉看。转思泉,可是魇术所成,会摄人心魄。”
“我自然是记得的……只是,只是一时失神罢了……”
风笙垂下眼,心依然狂跳不止,觉得很多回忆差点在脑子里被揉碎了。她不敢再看一眼泉水,快速割破了手指滴了滴血进去。
血珠子啪嗒入了泉水,很快颜色就变淡,和泉水融为一体。
“成了。”莫竹在旁道,“长老,绣绣姑娘说了,这里事情办完,就去她房里找她。”
风笙站起身,赶紧走了出去,不想在这个魇术所成的泉水边多待片刻。
可以随意进这位绣绣姑娘的房间?清轩长老果真不一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