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一十章 九鼎篇(十三)

 苏越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一幕,同时极力地掩藏起了自己的气息。眼前这一幕几乎让他的脑子一团乱,千头万绪里,他似乎只能找到一个线索。

君无白……并非善类。
“呵,不要给我来虚的,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护着她?”
辰雪的质问咄咄逼人,可君无白的回应却是云淡风轻:“本座乐意。”
嘲讽地哼了一声,辰雪又道:“既然你不愿意帮我,那我离开了。”
“望尘岛本就不是你久留之地,既然你伤势好得差不多了,便走吧。”
辰雪挑眉点点头,手指卷着垂落的发丝,意有所指的说了句:“有些事就算你多么努力都无能为力,机关算尽又如何,不得善终。”
一句话似乎击中了君无白,他的手倏然狠狠扼住了辰雪的喉咙,眼中滔天的杀意森冷可怖,即便是隔着一段距离的苏越,也能清晰的感受到寒意,身上的汗毛都要竖起来。
这完全不是那个令人如沐春风的望尘岛主,更不是那个对着风笙柔情似水的君无白。
“不要惹怒我,即便你是焚妖将。”君无白下手很重,辰雪张着嘴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直到辰雪的脸涨红着喘不过气,君无白才松了手将她推开,“滚。”
“执迷不悟。”辰雪低低咳嗽了几声,依旧神色倨傲,露出笑容,完全不觉得自己输人一等。
就在辰雪转身的时候,君无白淡漠如水地道了一句:“你可知道游痕之快死了。”
辰雪的脚步微顿。
“看来你不知道。”君无白冷笑一声,“到底是谁,执迷不悟呢?”
一声反问,道破了辰雪的心结。
“哼。”辰雪没有回应君无白,两三步之间化作一团火焰,炸开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苏越眼如鹰隼,他知道自己应当是迷路时误入了什么地方才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君无白居然认识辰雪,而且两人关系不一般。在大家以为辰雪下落不明的时候,他居然将辰雪私藏在了望尘岛,并且没有告诉其他人。
为什么?他难道不知道辰雪的所作所为,难道不知道辰雪的身份吗?
依照君无白对风笙的宠爱,他怎么会瞒着风笙私藏焚妖将而不说,这不是给风笙添麻烦?
一系列的问题在苏越的脑中接二连三浮现而出,但是他也知道,此时此刻不是停留下来思考的时候。为了避免被君无白发现,苏越悄然地沿着原路往回走。
幸运的是,原路还没有发生变化,他悄悄地退离,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在苏越离开后,君无白站在原地出神了许久,脑中一直回味着刚才辰雪的那句话,什么机关算尽不得善终,什么执迷不悟。每一个字都像是扎在他的心口,扎得他浑身疼。可他表面依然不动声色,好像掩藏自己的情绪已经成为了本能。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从自己的思绪中缓过来,准备离开。刚走了几步,忽然发现哪里不对劲,目光一转,望向了东南方向。
望尘岛有的地方布了阵法,是为了防止外人入侵,可把入侵者困在其中。而这南苑半岛阵法一直都在君无白的掌控中,每一种变化他都了如指掌。
方才为了和辰雪见面,君无白动了阵法,扭转出一个空间,将藏匿的辰雪放了出来。同时,他这么做也是防止有其他人看见他们的会面。
可是没想到……这扭转出来的空间有漏洞,东南方向直直连着南苑的某一条走廊。若有人方才经过……必然会见到辰雪和君无白。
君无白眯了眯眼,望尘岛弟子不能入南苑,若有人看到,那也只可能是……
一定是心绪波动导致疏漏,万一真的被看见……这可就麻烦了。
苏越沿着原路返回,发现出了走廊,空气都变得清新起来,那股压在身上的紧张顿时消失无踪。再回头,走廊尽头的路变成了死路,可他方才正是从那里出来。
一定是误入了君无白创造出的一个空间。
苏越心知肚明,自己看到了不该看的,听到了不该听的。可这些也意味着,君无白表面的圣人仁心都说不定是装的,那他接近风笙,突如其来对风笙那么好,是不是也是另有图谋?
越想越可怕,风笙还只身入了神水教,难道也是君无白的计谋吗?
那他做这些是为了什么?他之前还一次次帮助了风笙!
苏越一边思索着,脚步越来越快,没有停下的趋势。
对了,刚才君无白有提到辰雪的伤势。辰雪有伤,那她必定会疗伤,试问望尘岛上有谁能为焚妖将医治?
怀光……
怀光效忠君无白……
难道连他也一直在演戏?可他为了自己的伤如此尽心尽力,还竭尽所能地说笑让自己开心……
苏越感觉自己的手脚冰凉,他的手不自主的摸了摸自己面具上的刻纹。
这个面具已经伴随他很多很多年了,还是当初风笙的父亲,风青上神为他制作。这个面具也是风笙和晓晓一起为他戴上。
这么些年,自己从未放弃保护她们两个的本心,只因为他把她们俩视作最珍贵的人。
所以……即便要和君无白为敌,他也一定要想办法让风笙知道君无白的真面目。
这也是为了风笙好。
想及此,苏越放下了触摸面具的手,拐了个弯回到自己的房间。他迅速找了件披风出来,然后迅速出门朝着怀光被贴符定住的地方而去。
出了房间刚走了没几步,身后便想起悠悠然的声音,带着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探究:“苏越上仙这是要去哪里?”
蓦然回首,霁风朗月般的人,君无白。
苏越看去,君无白脸上依然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给人舒适平和的感觉,全然没有方才所见的凌厉逼人。
他莫名出现在自己房门口,难道他发现了?
不慌不乱,苏越道:“去给怀光送件披风。”
君无白点点头:“怀光那个性子,让他收敛收敛也是好的,苏越上仙却费心了。”
苏越摇摇头,保持着与平常无异的口气:“他助我许多,我应当尽点心。其实他不过快言快语,希望岛主能宽恕他。”
“这小子能交上苏越上仙这样的朋友,算是有福气了。”君无白看了看天色,“定身符要到明日才自动解开,罢了,既然上仙求情,让他穿件披风也好,免得说我苛待下属。”
两人的对话很平常,就和素日闲谈唠嗑毫无分别。苏越点点头,理了理挂在手臂上的披风,绕开君无白朝前走。
与君无白错身的时候,苏越能清楚地感觉到追在自己身上的一股目光,带着审视。
“对了,我有话忘记对怀光说,既然苏越上仙要过去,就麻烦你转告怀光。”
苏越被迫停下了脚步,回头:“岛主请说。”
“不要自以为能在我面前耍小聪明,坏了我的事。我若不高兴了,谁也别想好过。”
不紧不慢的一句话,甚至还带着点开玩笑的口气,可落在苏越耳中,却像是一道逼命的天雷。
这句话看似是对怀光说的,实则感觉另有深意。
苏越心绪犹如潮水翻涌,面上却波澜不惊:“好,我会转告苏越,岛主放心。”
见君无白没有其他话交待了,苏越才继续转身朝着怀光所在的地方而去。他坚毅的背影落在君无白眼中像是一根碍眼的刺。
君无白转过身,从身旁苍翠挺拔的竹子上摘下一片竹叶,在指尖把玩。
“苏越……”君无白目光深邃,轻轻念出了这个名字。忽然,他指尖用力,竹叶瞬时化作齑粉,散在风尘里。
不露声色……呵,不愧是战神的儿子……那到底有没有看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