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零九章 九鼎篇(十二)

 挠挠在风笙的脚跟便不停地撒着娇,风笙没办法,只能将它捞起来抱在怀里。一旁的怀光见了凑上来,和挠挠对视了片刻,懂得兽语,道:“这小家伙想跟你一起去。”

“那可不行。”风笙低头看着那团白绒绒的球,“我不是去游山玩水,是去做卧底。我不能捎上你,你就在望尘岛吃吃喝喝多好。”
挠挠看上去很不乐意的样子,头一直蹭着风笙的胸口。
“唉……”风笙叹了口气,“真不方便带着你。”
话刚说完,挠挠像是生气了,直接挣脱了风笙的怀抱,从风笙身上跳了下去。
“呦呵,还挺有脾气的。”怀光摸了摸鼻子,“别理它,饿它两顿就知道学乖了。”
风笙不赞同地摇摇头:“游谷主把它托付给了我们,不可以怠慢了。”
“行行行,我知道了。”怀光摆摆手,“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吧。”
这边说着话,那头君无白和顾哲也已经交谈完毕。君无白冲顾哲淡笑着,每一个表情都很细微,却蕴藏着深沉的气质,叫人一时看不出情绪。
君无白:“王爷,笙笙就拜托你了。”
顾哲:“岛主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两人一实一虚,相对而望,如高山峻岭的两位男子站在众人的目光中央,同样的令人移不开目光。
对视了片刻,顾哲率先收回目光,鬼影飘到了风笙的面前,浅笑着声音里都带着柔情:“笙笙,我先回镯子里,有事情唤我。”
“好。”知道鬼影不能在外边逗留太久,风笙点点头,伸出手,顾哲便“嗖”地一下钻进了镯子。同时,手腕上的白玉镯子闪过一道微光,转瞬即逝。
在顾哲之后,君无白慢步而来,“都准备好了吧。”
风笙点点头:“也没什么特别要带的,这就可以走了。”
君无白顺手摸了摸风笙的头:“一次又一次,我都只能眼睁睁送你离开,什么时候你能一直待在这里就好了。”
怀光乐呵呵地插嘴道:“有什么关系,反正岛主你最后都忍不住要去找她的。”
说的是没错,事实上君无白每次都准备好了在危急时刻去救场,但怀光在这个时候打乱了他诉说情话的步伐。
君无白准备了一长串贴心嘱咐的话,因着怀光的搅局而再难说出口。他用不怎么愉悦的目光瞪了怀光一眼,怀光立刻识相地从地上捡起那张封口的符纸,自己用力地拍在了嘴上,表示不再出声。
苏越按着太阳穴,无奈地摇摇头。
君无白终于不再盯着怀光,又对风笙道:“此次你要去的地点火羽鸟不方便去,由我画阵送你过去。”
画阵传送之法万晓晓用过,此法虽然方便,但传送的地点会有误差。这种阵法和自身的瞬移不同:自身的瞬移是用自身的灵力,完全可以匹配;而传送的阵法凭借天地灵力,稍有波动便会出现误差。所以一般来说,仙者出行还是会选择灵兽,既舒适又安全。
不过归根结底,还是当初研究创造的这种阵法不完善。
君无白看出了风笙的顾虑,道:“我闲暇的时候改良了一下传送阵法,你不妨试试。”
“唔唔唔……”一旁的怀光似乎又有话要说,可是不敢随意揭下封口符。
“你又怎么了?”苏越看他,半张隐藏于面具下的脸都有些微微抽搐。
“唔唔唔……唔唔唔……”怀光一个劲地哼哼唧唧,似乎有什么不吐不快。
不让他说便哼哼唧唧没完,站在旁边的苏越不忍自己的耳朵再遭受折磨,撕下了封口符,“你到底有什么话说。”
没想到怀光一个箭步冲上去,对着风笙噼里啪啦道:“风笙,告诉你个秘密。你还记得取血果那次吧,阵法波动将你送到了战场,此后岛主便开始改良阵法了。”
竟然是为了自己吗?
风笙看向君无白的目光多了几分感激和惭愧。
君无白眉毛动了动,深吸了一口气。他向来是不太愿意将自己做的事情说出来的,一来对一个人好本就是出于自愿,无需多言。而来他清楚风笙的性子,说出来她必然又觉得自己有愧,负担的更多。
偏偏手底下的人喜欢帮倒忙,这样一来风笙就更不敢接受自己的好意,怕又亏欠。
“怀光。”君无白出声。
怀光自以为做了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得意洋洋地到了君无白面前,一副不用谢我的大义凛然。
君无白这次换了一张撕不下来的符贴到了怀光的脑门上,这下次怀光不但说不出话了,连动也不能动,就笔直地站在原地,眨巴着眼睛,一脸的沮丧。
“你在这里先站两天,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疏通疏通脑子里的垃圾。”
君无白怕风大把脑门上的符纸吹了,还特意用力拍了几下,并对苏越微笑道:“他最近吃太多都胖了,就不用给他准备吃的了。”
“……”怀光默默地淌下了一行清泪。
处理完怀光,君无白见风笙若有所思的模样,不再多说什么,抬手并拢食指和中指,朝着地面画了一个规规矩矩的圆圈。
“进去吧,别想太多。”
君无白吩咐后,风笙依言站了进去,朝一边往来的苏越点点头,示意安心。
“笙笙,别听怀光的胡话,我早就说过,我乐意做什么就做什么,随性而为。我不乐意做的,谁也勉强不了我。”君无白指尖一边凝聚着灵力,一边眉目含情地望着风笙,“所以,我做的事情都和你没关系,不要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扛。”
“岛主,谢……”风笙的话还没说完,君无白便加大了灵力,将她传送了出去,不给她说话的时间。
“我不喜欢听你这么客气的话,笙笙,一切小心。”
随着一声低柔的话语,风笙顿觉眼前一片漆黑,犹如被瞬间拉入一条深幽的隧道,天旋地转。
送走了风笙,君无白瞥了一眼苦巴巴的怀光,脸上依旧一派端庄。可怀光知道,自己多嘴的毛病肯定是惹得主人不快乐。
君无白道:“本座怎样待自己的妻子,不需要你费心。”
是以他不敢再哼哼唧唧,乖乖做着稻草人。
怀光被君无白收拾了,望尘岛生灵喜闻乐见,毕竟自从岛主将心思放在风笙身上后,已经很久没有管束怀光了。瞧着他在望尘岛得意洋洋作威作福,大家都憋着口气没出呢。
于是,望尘岛上的鸟雀都禁不住驻足看热闹,绕着怀光转了好多圈,把怀光的眼睛都绕花了。
可恨怀光还有口不能言,憋得脸都发青了。
“右使大人惹怒岛主了,惹怒岛主了。”
“活该,活该。”
鸟雀叽叽喳喳地说着让怀光糟心的话,末了,不忘挑衅似的落在怀光的头上、肩上。更有甚至拉了一坨气味浓郁的排泄物在怀光身上,怀光发青的脸瞬间又变得煞白。
居然敢对着我落尽下石,你们等着!
怀光心里暗自咬牙切齿。
君无白匆匆离开后,苏越便跟着一步三回头地走了。瞧见了怀光被嘲笑后不太对劲的脸色,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虽然君无白叫苏越别管,但到底怀光医治自己费心费力,人尚且不能忘恩负义,更何况一个上仙。
苏越想了想,等天黑了怀光站在寒风里一定难受,便准备回去收拾出一件披风给他,顺便再去小厨房准备些吃的。
南苑的布局苏越还不是很熟悉,以前都是怀光带路便没太留意,现在自己走就有些迷迷糊糊。特别是南苑布了阵法,有些道路还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有所转变,实在头痛。
走过栽了竹子的一片小林子,苏越恍然记起了这是哪里,小厨房应当离这里不远。
可他越朝着笃定的方向走,越觉得周遭一切极为陌生,景致犹如入了一幅画,和望尘岛的气息不太相融。
“你为什么要阻止我。”
耳畔依稀传来的声响让苏越浑身一震。
“你是在用什么口气和本座说话。”
苏越心头一紧,放轻放缓了脚步。他贴着墙小心翼翼地躲在转角后,犹豫了片刻,稍稍探出了头。
如果他没有看错,眼前面对面站着的,是绝不该出现在一起的人。
火红长发,身姿妖娆。白衣翩翩,陌上无双。
正是辰雪和君无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