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零八章 九鼎篇(十一)

 风笙想了想道:“末日十一……是由我对零的思念凝聚创造。”

君无白听完后神色淡淡,只是挑了挑眉:“竟是如此。”
“我的自私创造了他,我从没有问过他快不快乐,而他却死心塌地扮演着一个合格的替代品。最后……我抛弃了他,一去不回,间接导致了四海之战的爆发。”
风笙的声音低下去:“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很混蛋。”
君无白的目光停在风笙脸上片刻,随即淡淡转开:“按照华霜上仙所说,那个时候你应该是被她带回天宫了,离开末日十一应当也是突然。”
“我也如此猜想,可是一切都还没有完全想起。”风笙揉了揉眉心,“我还是没有想起试金楼覆灭的过程,也没有想起我是怎么被母亲带回天宫的。”
顿了顿风笙补充道:“我应当给十一一个解释的。”
君无白见风笙神色痛苦,抬手拉开风笙揉眉的手:“不要勉强自己了。”
风笙的头正好到君无白的下颚,手被君无白握住,她倏然仰起头,重重撞在了君无白的下颚。
风笙清楚地听见了上下牙齿撞击的声音。
“……”
君无白吃痛,面色瞬间变得有些复杂。
“啊,对,对不起。”风笙手忙脚乱地微微踮脚,望着下颚通红一片,嘀咕道,“我的头没这么硬才是啊……”
许是风笙这模样很有意思,一声抑制不住的低笑动君无白口中传出,他露出戏谑的目光,忽地搂住了风笙的腰,将她圈在自己的范围内。
君无白此刻一低头,鼻尖正贴着风笙的鼻尖,“夫君我很疼啊。”
“很疼?啊,难道,难道牙齿碎了?”
空气宛若凝固了,本贴近风笙的君无白一心调戏,却被纯洁无辜的眼神震慑,哑然了片刻:“笙笙。”
“啊……嗯?”
“你这样……气氛就有些尴尬了。”
风笙懵懵懂懂:“为什么?”
“唉,在怀光身边这么久,为什么这方面就一点都没开窍。”君无白兴致寥寥松开了风笙的腰,宣告这一波调情失败。
风笙被松开后还不忘君无白的下巴,想扒开君无白的嘴看看牙齿到底是不是真的撞碎了。君无白觉得自己身为四海之首的颜面都快荡然无存,开玩笑调戏却被一本正经当了真,失笑着躲开风笙的手。
这样子真是一点也不可爱了。君无白连连承认没事,才让风笙放弃了牙齿这个线索。
“我忽然开始佩服那个零了。”君无白促狭一笑,“要多大的本事才能让你开窍,又要多大的本事才能让你死心塌地。”
“零……他是不一样的,很不一样。”念起零的名字时,风笙的神色非常非常的认真。
原来,不是不开窍,而是玲珑七窍已经悉数托付给了过去的一个人,对旁人没有一点心思了。
“笙笙啊……”君无白似乎颇有点遗憾地叹了口气,“我发现,自天机镜开启,你一天比一天不快乐。”
“我没……”
没等风笙说完,君无白就捏了捏风笙的脸,“在我面前还装什么?”
宠溺的话让风笙心头一震。
这样的语气,让风笙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自己躲在墙角哭泣时,零默默坐了过来,有点嫌弃,却又耐着性子道:“又哭鼻子了?”
风笙的手缓缓捂住心口。
“一切都会好的风笙,万晓晓会回来,你的义兄会没事,你的母亲,老温都会回来。即便过程不是那么轻易,但是结局一定会是好的。”君无白说着,手掌轻轻覆在风笙的脸颊上,拇指摩挲着,“相信我。”
一字一句,都正中风笙的心。
举止过于亲昵,若是寻常夫妻倒也没什么,可风笙知道,她和君无白并没有那一层关系。她微微一动,错开了君无白的手掌。
君无白的手僵在原地片刻,随即又若无其事地拿开,笑道:“你也要相信你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风笙觉得君无白低柔的话语充满了力量。她点了点头:“嗯。”
据望尘弟子和风笙放出的纸鹤回报,魇师的招募仍在持续进行。两人对回报的信息做了一番整理,发现招募的地点已经增加了不少,可即便如此,报名加入的人依旧寥寥无几。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魇术并非正途主流,当今修习魇术之人并不是很多。
“如果消息无误,神水教和缉命人是同一伙的,不知道缉命人的领主和神水教的教主是不是同一人。”
洗好碗后,风笙、君无白、苏越以及怀光四人开始做最后的确认。怀光将调查得出的结论一一总结论述,并得出了这个结论。
“若是如此,背后之人的能耐令人不得不警惕。”
苏越说着,看了风笙一眼:“此去定要小心。”
怀光不以为意:“怕什么,主人在风笙眉心留了白梅印记,若真有个好歹,可以直接将她送回岛上的白梅树下,不会有事的。”
苏越点点头,却依然有些不放心:“可惜我不能陪阿笙去。”
风笙回道:“你有更重要的事情,就是养好你的骨头。等晓晓回来看见你骨头还没好,肯定要跳脚。你也不想让她着急吧。”
苏越拍了拍风笙的肩膀:“我明白了。阿笙,这次你一人孤身犯险,遇到危险不要逞强,一定要回来。”
“苏越说的不错,神水教所处的幽都洞应该是设立了一种屏障,不在我灵力感知范围,我无法探测,只怕背后牵扯的势力远超你我想象。笙笙,夫君我还不想年纪轻轻就丧妻续弦,你可千万保重啊。”
什么时候孤高冷峻的君无白会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了……风笙哭笑不得。
“好了好了,你们一个个的别婆婆妈妈了,我不会有事的。”
“我相信你,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君无白凝视着风笙的脸,随即又将目光转到风笙的白玉镯子上,“幽都洞有屏障,我无法探测。不过我可以将灵力牵引至一件死物上,死物不受屏障限制,我可借助这件死物进行感知探测。”
风笙顺着君无白的目光往下看,“你是说……”
“顾哲在白玉镯内修养,我可助他一臂之力,尽快觉醒。届时,我可与顾哲进行联络。”
“这是个好办法。”怀光道,“主人都不惜助情敌一臂之力了,牺牲精神可歌可泣。”
“你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苏越看了眼怀光,“阿笙与王爷清清白白。”
“你是风笙一伙儿的,当然站在她那一边。我跟着顾哲那么久,可是清清楚楚知道他心思的,你不知道,顾哲为了风笙……”
怀光话说了一半,君无白已经随手捏了一张符纸贴到了怀光的嘴上,“本座谢谢你,你不需要在这里帮倒忙了。”
风笙看着眼前斗嘴的人,不由轻松了许多,轻笑了一声。
“笑了就好,只怕你太过紧张。”君无白看风笙笑了,自己也勾起了嘴角,眯了眯狭长的眸子,“把镯子给我。”
风笙在君无白的指引下将手镯递了出去,只见君无白手掌中迸发了一簇金色的光芒,镯子在光芒中微微颤抖,随即一道透明的虚影自镯子中飘窜而出。
“哇!真的是鬼啊!”怀光叫了一声,嘴上贴的符掉了下去。他后退了一步,躲在苏越背后,“咦,头居然还在。”
君无白收起手中的金光,漂浮的虚影缓缓睁开了眼,脸上的微笑依旧和从前一样如旭日暖阳。
“怀光,许久不见。”
“是许久不见……我先说好,当初割下你的头是你自己要求的,别来找我索命啊。”
“自然不会。”
“那就好。”怀光得到顾哲的保证,这才长舒一口气探出了身子,“不过说起来真有你的,居然在送给风笙的镯子上动了手脚。”
“这只是个意外,我也不曾料想可以留下一点魂识陪着笙笙。”
怀光偷偷瞥了一眼君无白的神色,道:“风笙现在可是我们望尘岛的女主人,你的小心思可没用了,我告诉你……唔唔唔……”
怀光话没说完,风笙就捡起了地上刚刚掉下的符纸再一次贴在了怀光的嘴上,“你消停消停。”
君无白没有理会怀光的胡搅蛮缠,而是注视着顾哲。顾哲也转移目光,落在眼前负手而立的君无白身上,他白衣翩翩,玉树临风。两人默契地没有再提心境内见面的事。
“君岛主,多谢你为我注入了千年灵力。”
千年灵力?竟然千年之多?风笙望向君无白。
这么多灵力可不是小数目,也只有君无白这么不介意了。
“不足挂齿,灵力我只是寄放在你那里,若我需要随时可以取回。”君无白看来倒是真的不在意,大方得令人瞠目结舌。只是认真衷心的托付了风笙的生死:“进入幽都洞后,我无法再感知笙笙危难,只能与你联系。”
“好,有了岛主所赐灵力,我也可尽一份心力。”
君无白和顾哲商量着需要注意的事项,风笙觉得脚跟处有异动,低下头看见了一团白绒绒的身影,是从神农谷带回来的挠挠。
游痕之将挠挠托付给了风笙,在望尘岛的日子里,它过得逍遥舒服,都被喂胖了两圈。
“挠挠?”风笙低头见它依偎着自己不肯离开,“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