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零五章 九鼎篇(八)

 梦里,风笙因为末日十一的出现逐渐平稳了心绪,人格分裂的癫狂和悲愤也暂时平息。似乎,那时候的风笙真的将末日十一看作了零,当成了久别难逢的人。

末日十一会静静待在风笙的身旁陪着她,风笙看雨,他便陪着风笙看雨。风笙头痛欲裂,他便用力抱着风笙,希望可以减轻她的苦楚。风笙做梦哭泣的时候,他便在一旁给风笙擦眼泪。风笙不肯吃药的时候,他便一遍遍地将凉了的药热好,送到风笙的面前。
寡言,却细致。就是这样一个细致体贴的末日十一,将风笙从爱与恨的深渊中救赎出来。风笙也会自欺欺人地觉得,末日十一就是零,零一直就在身边,和从前一样,没有离开。
后来,风笙会偶尔离开那间闭塞的屋子,带着末日十一出去逛街。她会耐心地给末日十一讲解人间的风俗美食,她也会带着末日十一爬上最高的山峰,俯瞰屋舍村落。
当路人对末日十一阴森恐怖的面容投去畏惧鄙夷的目光时,风笙会牵起他的手,仿佛是昭告天下,末日十一不是孤单一人。
她会给末日十一梳理头发,在末日十一对镜嫌弃自己布满咒纹的脸时出言安慰。
她告诉末日十一:“这张脸在我看来,是世上最好看的脸。”
他们互相扶持,是彼此精神上的支柱,就好像从前和零一样。
日子过得平淡如水,却也安稳,风笙渐渐会展露出从前的调皮活泼。有时候,她带着末日十一下馆子,却因为身无分文被扣在店里,最后还是袁小亮揣着可怜的家当来赎人。
袁小亮跟酒店老板结账的时候,风笙就拉着末日十一坐在角落,将手里的糖葫芦递给他。看末日十一吃得津津有味,风笙还不忘对着柜台那里喊道:“诶,小亮,再加两串糖葫芦。”
眼里除了末日十一,简直没有其他人。袁小亮额头隐约有青筋暴起,转过身道:“你们这是要吃穷我!”
风笙一脸理所应当:“你拐卖人口赚的黑心钱,我帮你花掉怎么了?”
这一句话立时让袁小亮闭了嘴,的确,他从前是骗了不少人入试金楼为奴,作恶多端。对于自己过往罪行,他从不否认,只能摇头感叹:“算了算了,是我欠你的。”
风笙见袁小亮乖乖投降,笑眯眯地看向末日十一:“十一,还想吃什么尽管开口,你小亮大哥都会给你买的。”
袁小亮竖起眉毛,立刻反驳道:“我不买,我没钱。”
“你没钱?你个财迷会没钱?装什么穷。”风笙嗤笑。
末日十一非常配合地举手道:“那,我要十个卤鸡腿。”
“可以可以。”风笙毫无保留,没有条件地宠着末日十一,朝袁小亮道,“听见没,十个卤鸡腿,打包带走!”
袁小亮嘴角抽了抽:“我可没欠他,我不帮他买单。”
“可是你既然创造了他,就得负责对不对?”风笙说着,拿出帕子擦了擦末日十一油腻的嘴角,“十一,还想吃什么尽管说,别客气。”
袁小亮捂着钱袋,指着末日十一:“你小子不许趁火打劫。”
“他好凶。”末日十一皱着眉,往风笙背后一躲,“拾,他凶我。”
“你还学会装模作样了,你个臭小子,也不看看是谁创造了你……”袁小亮举起钱袋就要朝末日十一砸过来,被风笙一个凶悍的眼神一瞪,立时软了下去。
他哭笑不得,垂头丧气地朝酒店的老板道:“算了算了,他们说什么就准备什么,我来付钱。”
袁小亮虽然表面不情不愿的,但心里还是高兴的,毕竟他认识的小拾总算回来了。虽然末日十一是个代替品,但能让小拾恢复如初,值得了。
风笙、袁小亮、末日十一。一个是沦落人间的实验工具,代号为拾。一个是坑蒙拐骗的黑心邪道,试金楼的幸存者。还有一个是思念与魇术创造的替代品,零的替代品。
三人,不同的来历,本该毫无交集,却这样纠结在一起,成为了一个奇妙的组合,像是家人般朝夕相处。
原来……是这样吗……那段日子也曾这么温暖。就和老温、晓晓、苏越一样,末日十一和袁小亮也如同自己的家人……
三人成行的画面渐渐远去,渐渐淡去,风笙站在原地送走欢声笑语,黑暗中只她一人伫立。空荡寂寥里,只剩下一句。
“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所以,你去死吧。”
响彻心扉,冰寒刺骨。
风笙倏然睁开了双眼。
“你醒了。”刑架上,末日十一望向风笙。他的眸色深沉,好似浓得化不开的雾。
“一夜过去了吗?”
“是,说好陪我一天,你却自己睡得像猪。”末日十一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一瞬间的错觉让风笙觉得很像一个人。
末日十一见风笙有些心不在焉,问道:“可是梦见什么了?”
“……嗯。”风笙点点头,“梦见了从前你、我还有小亮一起生活的日子。”
“难得你这么有心,看来你的记忆越来越完整了。”末日十一嗤笑了一声。
或许是笑声有些冷,又有些嘲讽,令风笙有些不适。她看向末日十一:“你笑什么?”
“我说的话你或许不爱听,可就是事实。”末日十一想起过去,忍不住咬牙切齿,用力道,“那个时候的你,简直就是混蛋。”
“我?混蛋?”
“我和小亮将你当成家人,可你却可以为了那个零毫不犹豫地抛下我们。”
“你这话什么意思?”
“反正这些事不在我约定不能说的范围内,告诉你也无妨。当初袁小亮为创造我吸收魇魔的魇术,并转移在我的身上。他作为一个中间载体,身体日渐衰弱,本就活不过三年。”
末日十一顿了顿:“可他还是为了你在找寻零的下落。”
风笙一愣,她并没有想起这些。
“那一次,小亮发现了一个酷似零的人出现在村落附近,回来通知你。你毫不犹豫就甩开我的手冲了出去,也没有看身后的袁小亮一眼。”
“你根本就没有注意,袁小亮脸色多么难看,他还发着烧!”
“当我扶着他赶到的时候,你却揪着他的衣领厉声质问,因为那个人不是你等不回来的零,只是长得有点像而已。”
末日十一看着风笙怔忪的模样:“你是不是没想到,自己也如此薄情。”
风笙语塞:“我……小亮他……”
“再后来的事情,我便不能说了。”末日十一落寞的情绪写满了整张脸,“小亮他虽然有愧于你,但后来种种他对你问心无愧。他是为了你才病死的,可你却从没有在意过他。”
“而我……而我就更不用说了,从头至尾我只是一个替代品啊。”末日十一的语气里包含了太多,无奈、伤心、甚至是嫉妒……
风笙张了张嘴:“末日十一……”
“哦对了,你还记得你给我取名末日十一的原因吗?”
“我……不记得了。”
风笙有预感,那不是一个好原因。
果然末日十一冷笑了声:“你告诉过我,因为我是你精神末日的救赎,是小亮创造十次失败后,第十一次的成功品。”
语气里的凄凉清晰可辨:“风笙,你看,你是不是很混蛋。我的名字时刻提醒着我,我只是一个替代品”
风笙万万没想到,自己之前做事竟如此过分,对眼前之人的愧疚不免有多了一层。他如今遭受的一切,可以说源头都是自己。
“那时候的你,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和姓名,只说自己叫拾。等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原来你叫风青,是上神风青的女儿,你骨子里,就是不信任我的。”
“很久,是多久?后来你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份?”
听了末日十一的话,风笙想想也觉得奇怪。在凡间那段日子,她因为警戒心一直用着试金楼代号为名,并未告诉袁小亮和末日十一她的真实身份。可第一次进入往生道的时候,末日十一就唤她风笙了,究竟是如何得知的?
“那就是四海之战时候的一段故事了……风笙,这涉及我的约定,我不能再说。”末日十一长长叹了口气。
“所以其实那时候的你和零没有区别,都狠心薄情,自私得很。”末日十一泄恨般一鼓作气说完,随即又深吸了一口气,“不过……看现在的你,又和我们认识时不一样了。”
“风笙,我既盼着你想起,又害怕你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