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零三章 九鼎篇(六)

 往生道尽头,刑架上的末日十一缓缓道出了当年四海之战的始末。素日冰冷死寂的幽暗之地,仿佛刹那间又多了许多活力生机。

末日十一没有说明风笙是如何和他相处,又如何会遍体鳞伤地回到天宫,他只说在风笙离开后,袁小亮逝世,自己不知风笙去往何地,开始到处寻找她。
为了寻找风笙,末日十一拿着一张人像,走遍了很多地方。他拿着那张画像打听风笙的下落,可遗憾的是,一无所获。
末日十一说,袁小亮死前曾告诉自己,风笙并非人族,而是仙身。于是末日十一开始前往各处仙府仙地找寻风笙的下落。
“我从你离开的那一刻开始,便孑然一身,心中所求所念,只剩你的下落。”
一路上的寻寻觅觅,末日十一混迹各方,手中始终拿着一幅画像。有一日,他去往南海之地找寻风笙,他展开画像询问每一个来往之人,却依旧一无所获。
多少日夜的执着坚守,只是因为曾经一段相依为命的生活。
南海之地,不比一般仙地,守卫森严,监管严密。末日十一因为整日徘徊不去,到处询问打听而被盯上。南海三公子怀疑他居心不良,带着人马要将他拘留审问,可末日十一怎么也不肯,只是举着画像一板一眼地问道:“你见过她吗?我在找她。”
末日十一本就只是由思念诞生,所思所想,一心牵挂的,只有本源风笙。他听不进其他人的威胁恐吓,也不理会旁人的驱逐驱赶,一心要在南海寻找风笙下落。
南海三公子是个心高气傲的,见末日十一不听警告,当场撕了那张画像,命人将末日十一驱逐出南海领域。
讲到这里的时候,末日十一看着认真听故事的风笙,笑了笑:“我当时很生气,非常非常生气。”
风笙问道:“一张画像,没了也可以重画,为何要过不去?”
“果真是不记得了啊……”末日十一叹了口气,“那幅画像是我和主人一起为你画的,那代表了我们一起度过的安稳日子,虽然短暂,却格外美好。”
“你的主人,袁小亮?”
“是啊,风笙,你遗忘太多太多了……”
末日十一说,画像被南海三公子撕碎后,他在风中左右奔走,终于捡起了所有碎片。他试图将那一片片破碎的画像拼凑起来,可怎么也拼不好。
风笙听着末日十一的叙述,眼前仿佛浮现出末日十一在南海边蹲着身子,对着一地碎片手足无措的模样。
“那最后……你拼好了吗?”风笙问道。
“没有。我怎么也拼不回一个你。”
风笙的心一纠。
末日十一垂下眼,“他们就这样剥夺了你唯一留在我身边的东西,我不能放过他们。”
风笙有不好的感觉:“你做了什么?”
“我杀进南海,杀了南海三公子,杀了南海一共三百三十九人。”
“你就因为一幅画?!”风笙攒紧了拳头,“你不该妄造杀孽。”
“是啊,不该……”刑架上的末日十一慨叹道,“可是那时候的我怒上心头,牵动了魇术之力。”
风笙一愣,“魇术之力?”
“没错,袁小亮为了创造我,接纳了魇魔遗留魔力,并且将那股魔力转移到了我的体内。我也因为心性的改变,与魇术之力融为一体。”
末日十一忽然仰起头,看向山洞的洞顶,本该抬头就能看见的天空,如今隔着一层洞穴,再难看见晴天朗日,再难看见白云繁星。
“自那以后,南海对我下了杀令,集合四海对我通缉,我就那样一路杀杀杀,引发了四海大战,人世动荡。”末日十一苦笑道,“风笙,你说,为什么我明明是因你而创造,你却不管我,丢下了我?”
原来……原来自己是四海之战的原罪吗?如果自己没有丢下末日十一不管……那是不是四海之战不会爆发?
很明显的,风笙从末日十一的语气里听出了委屈和伤心。可是风笙真的没有丝毫印象,更不记得自己是为什么离开了末日十一。
风笙不知该怎么回答末日十一的话。
“风笙,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丢下我吗?”末日十一向风笙投去执着而热切的目光,问出了这个他早就想问的问题。可不过片刻,他便若无其事地摇摇头,“我忘了,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又能得到什么答案。”
眼前之人伤痕累累,全身上下已经分不清新伤旧伤,一身落魄萧索,宛若跌进了尘埃里去。刑架几乎束缚了眼前人的一生,将他困在不见天日的阴暗中,生死不得解脱。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说是风笙自己,也不过为过。
风笙心中暗自叹息,自己究竟欠了多少债,还会有什么让她意想不到的事。
“末日十一,若真如你所说,四海之战你的罪,我应该难辞其咎。”风笙抬起手,果断放在末日十一的额头咒纹上,“我虽记不得因何诞生你,又因何离开你,但我会记得,我该承担的责任。”
“……反正,你陪我一天,也够了。”末日十一感受着额头处,风笙手掌的温度,“能和你说说话,我很高兴。风笙,我很高兴。”
“我也很高兴,我知道了世界上另一个自己。”风笙笑着说完这句话,手掌内宛若有一种牵引的力量,直直深入了末日十一的体内。
末日十一睁大了眼:“你做什么?”
“你受的酷刑,理应有我的一半。”
转眼间,风笙掌内的牵引之力已经将末日十一的酷刑之伤悉数引入自己的体内。霎时洞内刮起一阵莫名风,吹起两人的长发。长发交织在一起,宛若两个纠缠不清的身影。
涌入的无数伤痛麻痹着浑身上下,风笙脸上溢出的细密的冷汗。
时机一到,顺势收手,狂风骤歇。风笙力竭地后退两步,盘膝往地上一坐:“呼,难道真是我年纪大了,用了这么点法力就累死了。”
末日十一因为伤痛被导出一半,整个人轻松了不少,可脸上的表情却犹如死灰:“我说这些不是要你做这种傻事!你火毒爆发,又承载了酷刑之痛,你又不是金刚不坏之身!”
风笙摆摆手:“你不是说我死不了?反正都是一身病痛了,多一点少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只是可惜,没有办法引导你所有的伤,你日后的刑法我再想办法。”
被困在刑架上的末日十一只能看着一切发生,无力阻止也无力改变,他顿了顿,道:“我不能给你魇术之力了。”
“你说什么?”风笙急得跳了起来,可因为引伤才结束,晃了两下又无力跌坐了回去。她一脸苦恼地拍着腿道,“你可不能放我鸽子!说好的交易不带反悔的!”
“你已经身负两种异力,火毒和刑罚。若再加上魇术之力,就是三种。”末日十一定定道,“你受不住的,纵使你有种子的异力也受不住。”
“你管我受不受得住?你要是反悔我事情可就大了!”风笙脸色都变了,“我以前有教过你出尔反尔吗?我以前是这么教你的吗?”
末日十一语塞了很久,才低低道:“没有。”
“那不就好了?遵守诺言,是为人的基本原则!”
“可是你还说不会抛下我,你也没有遵守诺言!”末日十一的语气有些委屈,也有些泄愤。
这次换风笙语塞:“我……我……”
“反正你必须渡魇术之力给我,否则这个破地方,我永远不会再来,我也永远不会再见你。”风笙因为负荷太重,疲惫不堪,身子往后一靠,倚在墙壁上,闭上了眼昏昏欲睡,“你好好想清楚,我先睡一会儿。”
不等末日十一在说什么,风笙眨眼间就已经沉沉睡了过去。
“风笙……”刑架上的末日十一眼底里有着沉痛的光芒,“如果……如果你没有爱上他就好了。”
“如果你没有爱上他,就不会这么痛苦,甚至不会创造我。也许今天所有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风笙的疲惫,风笙的压力,末日十一都能感知到,因为末日十一本就是因为风笙来到世上,这世上没有比他更懂风笙的人了。
四海之战令人闻风丧胆,甚至至今令人畏惧不已的第一代魇师,在此刻露出了哀伤的神色,望着眼前倚墙沉睡的女子,心中的刺痛绵延不绝。
明明对酷刑的痛觉已经麻木,明明对世事已经冷漠无情。可所有的无知无觉无情,在见到风笙以后,悉数崩塌。
好像这么多年冰封的心,裂开了一道口子,迎接久违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