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零二章 九鼎篇(五)

这……望尘岛的女主人吗……

可这场婚姻终究只是暂时的,互利互惠,而因为零的存在,他们的夫妻缘分也淡薄的很。

张了张嘴,风笙见君无白飞来一个眼色,只能将解释的话咽了回去。想来,君无白也是为了她的安全才出言警告,自己又何必不识好歹去辩驳。她只能微微摇了摇头,对末日十一道:“一切说来话长。”

末日十一冷笑一声,倒也没再说什么,轻阖上了眼,像之前一样在刑架上一动不动,宛若一个死人。

“明日这个时候,我来接你。”

君无白纵是千般不放心,也拗不过风笙坚决的心意。他看了一眼屏障后的风笙,只能转身离开,消失在往生道的尽头。

在君无白离开后,石门又再度缓缓关起,厚重的石门震起尘土飞扬,呛得风笙咳嗽了几声。她左顾右看,并没有可以落座的地方,便在走到刑架旁席地而坐。

刑架上的末日十一微微垂目望向她,就那么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着,像是要把眼前之人的模样牢牢记在眼底,刻进心里。

“风笙,很早很早以前,我就想见你了。”

风笙也回望着末日十一,那张与零一模一样的脸真真实实地出现在面前,就像是回到了过去的岁月,回到了和零朝夕相处的日子。

“你和他真的太像了。”风笙移开目光,只觉得多看一眼都心如乱麻。

末日十一浑浊的目光中透出了一股嫉恨的意味,他语气生硬道:“我是世上另一个他,可我更是世上另一个你。”

“另一个我?”

“是。”末日十一微微动了动手,似乎是想抬起手去触摸风笙。可这一动,嵌入墙体的铁链发出铮铮声响,死死地绊住了末日十一的身体。他手上的铁链乍然紧缩,狠狠地刺进肉里。

“啧……”

“你……”风笙猛地起身,“你的手!”

末日十一用一脸的无谓回应了风笙的惊愕:“不用大惊小怪,我都已经习惯了。”

鲜血顺着手臂流淌而下,滴在满是尘土的地面,和尘土融为一体。风笙低头看去,在新的血迹附近,是已经许多干涸的血迹,很明显,缠绕周身的铁链时不时就会折磨刑架上的人。

眼前的人挑起四海之战,造成劫难无数,本不值得同情。可不知是不是因为末日十一乃自己思念凝聚而成,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风笙只觉得看着他这般凄惨落魄,心中不太好受。

“风笙,你走近些。”刑架上的末日十一没有再做动作,只是呼唤风笙过去。

风笙点点头,依言靠近了刑架。披散着头发的末日十一晃了晃头,不想让蓬乱的头发遮住视线,可没有双手帮助,根本没法完成。

风笙似乎发觉了末日十一的意图,抬手上前,将他凌乱的发丝别到而后,动作轻柔:“这样好些了吗?”

少了视线的阻碍,末日十一终于清清楚楚完完全全看见了眼前之人。容颜清秀依旧,眸光如烟波朦胧难测,即便过去更久的岁月,眼前之人的样子也不会从记忆中抹去。

这就是他朝思暮想之人,没错。

他怔怔看了风笙片刻,忽然咧嘴笑了起来:“若是你肯亲我一下,就更好了。”

风笙本存着同源之情心有悲悯,因着他一句话皱了眉头。

末日十一见风笙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厌恶,有些怅然地笑了笑:“风笙,如果你想起过去,如果你知道我曾经多么努力地找过你,你就不会吝啬一个象征安慰的吻了。”

“所以究竟发生过什么?为什么我全无印象?”风笙感觉末日十一知道很多过去有关她的事,可是不愿说,也不能说。

“你看你急什么……”末日十一气息忽然变得急促,喘息着道,“风笙,你转过去。”

“什么?”

刚说完,缠绕着末日十一周身的铁链又骤然一紧,末日十一原本就血迹斑斑的衣服上又再添新红。铁链上生出了许多细小的刺,密密麻麻布满了铁链,铁链像是蛇围绕着末日十一的身体一圈圈的摩擦,在旧伤上又留下了新伤。

没等得及让风笙转过去,末日十一的日日惯例酷刑便暴露在第二个人眼中。

风笙看着酷刑,脑海中如电光石火般闪现过什么,倒吸了一口了冷气。

“唉,叫你转身不转,吓到你了。”末日十一倒是很无谓的口气,似乎疼痛已经麻木。

风笙呆立原地片刻,“我刚刚看见……看见……”

末日十一看着风笙青白交错的面色,挑了挑眉:“看见什么?”

风笙捂着眼,静默片刻后放下捂眼的手:“我看见我……”

斟酌了半天,风笙才在末日十一不解的眼神中开口:“我刚才眼前一闪而过的景象……你跪在我眼前……”

——两千多年前的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袁小亮带着未着寸缕,宛若心智初开的一名男子跪倒在血衣翩翩的风笙面前。

“他果然和零长得一模一样。”画面里的风笙笑得近乎癫狂,“从今起,你便叫末日十一,我要你发誓,永生永世追随我,不得离开。”

“是,末日十一遵命。”

“你可以叫我的名字,我现在的名字,拾。”

风笙懒懒挑起末日十一的下巴,像是透过眼前之人,看见另一个人:“你由我的思念诞生,从此以后,只要我还爱着他,你就永远不死不灭。我要让天地时间见证,我对他的爱,永不消弭。”

……

风笙缓缓说出了自己看到的一切,那个两千多年前的夜晚,自己如妖如魔。几乎是不可置信,风笙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好像有一瞬的错觉,自己双手染血。

蓦然,风笙对记忆残破的自己生出一股痛恨,这种情绪激荡,身体内的火毒有开始作祟不已。全身筋脉如焚烧疼痛,风笙从腰带上解下系着的小瓶子,倒出几颗药丸吞了下去。

“你还是像以前一样,那么怕疼,忍不了。”末日十一满意地看着风笙因为记忆困扰,“别急,你以后还会想起更多更多的。”

“等我想起所有的那天,只怕也火毒攻心而死了。”

“不会的,你不会死的,在那一批试金人里,你是唯一一个激发体内种子力量之人。你的火毒并不意味着死亡,时机到了,你便会明白一切。”

吞下药丸后,风笙勉强压住了火毒。她理了理思绪,冷静了许多:“你说,是袁小亮创造了你。”

“是。”

“当时袁小亮为什么要创造你?我又为什么会是那副模样?零呢?那个时候零去了哪里?”

“风笙,我说了,我不能告诉你。”末日十一躲开的风笙的目光,“不过,关于我的一些事,我倒是可以考虑告诉你。”

风笙上前:“可以吗?我想知道。”

“那这是另一笔交易了。”末日十一嘴角勾起,“就亲我一下,作为交换吧。”

这一次,风笙没有了厌恶的神色,反而轻轻地问出口:“你变成这样,是不是因为我……”

是一个试探,却是心底里隐约的感觉。风笙的手缓缓握成拳,过去的自己到底做过什么……

末日十一见她这样,幽幽叹了口气:“你变得这么麻烦了吗?你以前可是很爽快的。”

话音刚落,风笙已经踮起了脚,闭上眼在末日十一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

这一吻,似乎有温暖人心的力量,末日十一怔忪的神色渐渐变成了温柔。

“你知道吗风笙,两千多年前,你也曾这么吻过我一次,只是那个时候,你嘴里喊着的,是另一个人的名字。”

“可我依然觉得,你的吻,是一种很温暖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