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零一章 九鼎篇(四)

 重新审视着脚下这片土地,风笙缓缓迈开步子。不同于上一回的惊心动魄,此番走入往生道顺畅了许多,再没有举步维艰,也再没有生死一线。

君无白不紧不慢地跟在风笙后头,在风笙看不见的方位,君无白就这么望着她的背影,目光深邃幽沉。
两人走过一段昏暗的道路,来到了道路的尽头。
这里比起洞口更加潮湿阴冷,敞开的石门厚重,门口两侧的火把在君无白挥袖下倏然亮起,跳跃的火光将眼前的一切照得更加清晰。风笙定睛看去,石门后,一座已经生锈的十字刑架上困着一人——
他衣衫褴褛,披头散发,低垂着头的样子似是沉睡。四肢皆被铁链束缚,铁链的顶端深深嵌入山洞石壁里,难以挣脱。
“他便是……魇师?”风笙没由来的一阵心悸,缓缓朝前走去,却被一道无形的墙弹了回去。
“小心。”君无白从身后接住风笙,“魇师末日十一,乃魇术创立者,不容小觑。这道屏障乃天帝与我共同设立,不能撤走。有什么话,便隔着屏障说。”
风笙站稳了脚跟,视线里的那道身影瘦削,透着莫名的熟悉感。她按下心头疑惑,轻道:“上次见面,你便苦苦逼我相见,甚至以饕餮攻击,心魔相逼。如今我来了,你没有话说吗?”
眼前的人缓缓闻言,缓缓抬起了头。
如遭雷击,风笙呆立在原地……
即使隔着一道屏障,即使已经过了千年,即使那段记忆已经模糊不清,即使所有爱恨都变得犹如前世,风笙也不会认错眼前这张脸。
“……零?!”风笙唤出了这个心心念念了许久的名字,顾不得君无白拦阻,扑在了屏障前。她的手贴在屏障上,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零,是你吗?是你吗?”
十字刑架上的人有着和零如出一辙的面孔,咒纹遍布在脸上,森然可怖,只是眼神不复冷漠疏离,而是带着柔媚的阴狠,就连声音也染着一层蛊惑:“亲爱的风笙,让你失望了,零已经死了。”
“那你是谁?”风笙绝不相信世上有如此相像,甚至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两个人。
末日十一看了沉默不语的君无白一眼,缓缓笑道:“我?我乃我的主人袁小亮所创,非人非仙,非妖非魔,不受六界管辖,虚虚实实,不死不灭。”
“袁小亮?”风笙念出这个名字,“是他?”
那个当初将自己骗入试金楼的俊朗男子,那个后来成为试金楼管事的袁大冲得意手下。
“不错,我乃他所创,凝结了你对零的思念,故而于零一模一样。而你复杂又痛苦的情绪,加诸我身。”
风笙困惑:“为什么小亮要创造你,为什么我的思念会诞生出你?你又为何会参与四海之战?”
“亲爱的风笙,你的问题太多了,我无法一一回答你,只能告诉你,这一切都是我主人的意志。”
得知眼前的人不是零,风笙略感失望地垂下手:“那……你能帮我恢复失落的记忆吗?”
“失落的记忆吗?”末日十一冷笑一声,又看了君无白一眼,“恕我无能为力,我因为输了一场赌约,不能说出我身怀的一切记忆和秘密。况且……别人说的,都不如自己感知,来得强烈真实。”
风笙抬起手,缓缓按住心口,那里仿佛有什么跳动得厉害。
末日十一长着一张和零一模一样的脸,可是说话的语气却完全不同,阴阳怪气:“不过,我总有别的办法让你记起一切。风笙,你该是这六界最大的变数,最……”
“你的废话太多了。”君无白淡淡打断了末日十一的话。
末日十一冷笑一声,语气略带遗憾:“风笙,你可要快点想起一切,只有你的恨意觉醒,只有你不再爱着零,我才能摆脱不死不灭,从你折磨人的情感中解脱。”
“你说清楚,我……”
风笙还欲再追问下去,君无白却上前提醒道:“风笙,正事要紧。”
宛若被一盆冷水浇灌,风笙从自我的执迷中清醒了过来。她望着眼前的这张脸,强行压住心头的悸动,“是,抱歉,我失态了。”
“数日前,我还用心魔逼你记起,不过看你如今情景,记忆已经慢慢恢复,也用不着我操心了。”末日十七得意地笑着,“我很期待有些人遭到报应的那一天,哈哈哈哈哈。”
笑得太张扬肆意,十字刑架都在微微震动。
风笙凝视着眼前似邪似狂的面容,脑海中,似有久远前的话语敲打心头——
“我不爱你,所以,你去死吧。”
“去死吧。”
风笙闭了闭眼,身体内如火焚烧的焦灼感刹那间涌遍奇经八脉。
“末日十一。”风笙忍住痛楚,努力忽略回响在耳畔的声音,“今日前来,我想与你做个交易。”
“哦?”末日十一忽地邪笑,“什么交易?”
“将你的魇术之力渡一点给我。”
末日十一万万没想到是这个请求。要知道,将这股力量渡给不懂魇术的人,很有可能会加重梦魇,最终沉迷其中,不可自拔,甚至是,魂飞魄散。
就算他要风笙尽快想起过去一切,也万没有让她送死的道理。
“你要魇术之力做什么?”末日十一收起笑,神色莫测,“若你为了过去的记忆,大可不必如此。”
“并非为了记忆,而是为了更重要的人和事。”
“哦?居然在你心中,还有人比零更重要?”
风笙不愿和他多做辩驳,撂下交换的条件:“你渡一点魇术之力给我,我帮你做一件事。”
“呵呵。”末日十一轻蔑笑着,“你能帮我做什么,我想杀了君无白,你能替我杀了君无白吗?”
风笙回头看了神色平静的君无白一眼:“我不会伤害君岛主,可否换一件正常些的事情。”
君无白在听到这句话后,目光中有情绪波澜,但转瞬即逝,收藏得很好。
“有求于人还诸多要求,这是该有的态度吗?”
风笙咬着唇:“杀害无辜之人的事情,你明知我做不到。末日十一,你在外可有牵挂的人和事,只要无害,我赴汤蹈火也会完成。”
“牵挂的人和事……”风笙的一句话像是触动了末日十一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他看向风笙的目光柔和了些许,“那你便留在这里,陪我一天吧。”
“末日十一。”君无白微微蹙眉,让风笙与他相见已经是最大限度的容忍,他居然还欲得寸进尺。
不想风笙闻言,很是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好,一言为定。”
君无白眉头皱得更紧:“风笙。”
“怎么,怕我抢了她不成?”末日十一阴邪地笑着,“你们若左一个条件不肯,右一个条件不愿,这交易也就别做了。”
话甫落,只见风笙祭出天帝当初赐下的特使令,在凛然光芒映照下已经跨出一步。这一步,穿过了天帝与君无白共设的屏障,走到了十字刑架的面前。
特使令乃天帝所赐,代表着至高的权力,可以穿越六界畅通无阻,也可穿越天帝所设的任何屏障。
刑架上的末日十一看得一怔。
“风笙。”君无白未曾想风笙的动作这么快。
“君岛主,不必担心我,我心里有数。”
隔着一道屏障,风笙注视着另一头的君无白,“岛主,我已不是生活在母亲庇佑下的一个小小仙婢了,有些事情,我应该也可以自己面对,就请你尊重我的选择吧。”
风笙的话语字字恳切,在这样坚定的目光下,君无白劝阻的话再难说出口。他默了一瞬,道:“白梅花印记仍在,有事你知道该怎么办。”
“我知道。”
君无白微微颔首,又不太放心地叮嘱道:“抑制你火毒的药……”
“怀光备了许多让我带在身上,不必担心。”
君无白看着风笙坚毅的目光,又扫了一眼刑架上的末日十一,忽地露出淡笑:“末日十一,你若是敢伤害望尘岛的女主人,纵你不死不灭,本座亦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女主人……”刑架上的末日十一缓缓抬头望向风笙,“真是没有想到,你跟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