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章 九鼎篇(三)
一步一步踏在激荡的湖面之上,如履平地。君无白与风笙并肩而行,两人的背影落在苏越和怀光眼里,格外和谐相衬。
“你说我家主人有什么不好的,风笙那家伙总是惦记着一个已经不在的人。”
望着般配无比的一对人,怀光不由发出了老人家般的感叹,摸了摸下巴,往苏越身上一倚。
“你是没有骨头吗?”苏越横了怀光一眼,但没有像君无白一样移开。
“你知道,我懒嘛,站着都嫌累。”
这些日子以来,怀光为苏越疗伤,两人朝夕相处。怀光已经将苏越的性子摸得很透了,苏越就是个点滴恩情都会铭记在心的人,并且外冷内热,对自己人脾气好到不行。也难怪,面对万晓晓那么古灵刁钻的女子,苏越一直像个软柿子,任由捏揉,绝不反抗。
苏越叹了口气,没多做计较:“阿笙有她自己的想法,我们不能勉强。对了,今日还要去泡温泉吗?”
“哦,你不说我都忘了,去吧去吧,时辰差不多了。”
苏越见怀光这几天疗伤手段越发随意,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怀光,有句话我问问你,你实话跟我说。”
怀光有不祥的预感,立时站直了身子,装模作样走开,不敢看苏越的眼睛:“啊,我想起来我还有事……”
苏越揪住了怀光的后领:“我的伤势确实是好得差不多了,可总是在这个阶段逗留……是不是……只能至此,难以痊愈了。你这几日似乎对我伤势也没有进一步措施,很是随便。”
“喂喂喂,我是那么没有良心的?我一直都在很努力地想办法好不好?”
“所以我的伤目前确实没有办法痊愈?”
“……你们天宫的人都这么精明的吗?”
苏越目光黯淡:“果然。”
眼看苏越失落,怀光着实于心不忍。苏越是个一门心思为别人好的老实人,他有多想伤势痊愈去救万晓晓,现在就有多心如刀绞。
“啊,你别灰心嘛。”怀光不知道怎么安慰苏越,挠挠头道,“我跟风笙说过你的伤,确实还没有痊愈的方法,你断了的骨头虽然复原,但根基已折损,灵力多少还是有了影响。风笙听了后叫我瞒着你,先让你安心养着,谁知道你这么聪明……”
“那便当我还不知道吧。”苏越见远处君无白和风笙的身影已经慢慢落下水面,松开揪着怀光的手,“风笙的事情太多,不该再为我烦恼。”
见苏越佯装若无其事,怀光想了想,又急急忙忙跟了上去。
“你也别急,有我云川白虎在,什么病治不好?你不会一直这么身患残疾的。”
怀光的一只手搭在苏越的肩上,安慰的语气依旧听起来那么不太正经。苏越侧脸,用胳膊肘捅了怀光一下,面具后的声音带着点笑意:“什么残疾?你安慰起人来都这么欠揍。”
笑了?笑了就没事了。
怀光捂着肚子装作被打得很惨,连连后退,“啊哟哟,你看看,你残疾打我都这么厉害,和之前也没什么区别嘛。”
“真是。”苏越摇摇头,对怀光这种嬉皮笑脸的招数毫无应对之法,只能转过头不理他继续走,“难怪君岛主对你没有好脸色,这般皮厚也是没谁了。”
“嘿嘿嘿,所以我才对你特别好啊。”怀光说得特别正气凛然,“我堂堂望尘右使,不屑和弟子一般见识。可主人一本正经太无聊,风笙又是女主人我不敢惹,左使绝影不在,这个望尘岛也只有你能让我欺负欺负了。”
“再说,你不是被欺负惯了的,我看你经常被万晓晓吃得死死的。”
苏越听见怀光快步跟上的脚步声,头也没回道:“那你就趁现在逞能吧,等晓晓回来,你就扑腾不起来了。”
“切,等万晓晓回来,事情肯定都解决了,也不需要我坐镇。到时候小爷我要出去找美人,没空搭理你们。”
“哦?是那个绣绣吧。”
怀光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喂喂喂,你可千万别在主人面前这么说,到时候我又要被鄙视了!”
苏越摆摆手:“行了,阿笙他们一时半会上不来,我们先去准备今天的晚饭。”
“我都快忘了这件事了。”怀光垂头丧气,“自你来了望尘岛做饭,主人都吃不惯弟子做的了,到时候等你走了,我去哪给他找你这么好的厨子……愁啊……”
苏越和怀光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说笑笑,渐渐走远。水榭下的湖面要从方才的激荡回归平静。水牢入口处,已经全然不见风笙和君无白并肩而行的身影。
两人在水流的推波助澜下进入了关押妖兽之地,而镇压魇师的往生道,就在毗邻之处。
昔日水牢试炼历历在目,风笙缓缓落在水牢的地面上,激起尘土弥漫。她再度看着四周围聚而上的妖兽,多了一份沉稳,少了一丝紧张。
“君……无白。是君无白!”
“放我们出去!放我们出去!”
“吃了他们!”
君无白站在风笙的身侧,并没有出手要护的意思,但见风笙上前一步,灵匕在手,做好了准备:“诸位老朋友,别来无恙。”
妖兽们走近风笙,忽然觉得这名女子有些眼熟,仔细一回想,几个月前水牢妖兽被横扫重伤,就是这名女子所为。
当即,妖兽们认出了风笙,停住了脚步:“是她!”
君无白在风笙背后,看着风笙已经逐渐坚强的背影,气势逼人,含笑道:“就是她,你们身上的伤疤还在,想必并未忘了那份痛吧。”
“……岛主,你是在帮我拉仇恨吗?”风笙无奈回头,“不如你来对付它们?”
“嗯?有特使在,何须我动手?也让本座享受一下,被保护的滋味。”
风笙叹了口气,灵匕化作三尺青锋,旋身而上,乍看便是要祭出剑诀,来个快准狠的大招肃清眼前障碍。可还没等她放出剑招,片刻前还气势汹汹的妖兽们皆四散退去,躲藏得不见身影。
“快走快走,没看见饕餮都躲着不出来吗,咱们别惹这祖宗了,保命要紧。”
已经运了一半的力只能强行撤回,风笙有些摸不着头脑:“它们居然不战而退了?”
“当初你血洗水牢的壮举它们可都记着呢,连本座当年都没有对它们下如此狠手。”
风笙收起灵匕:“怎会?那岛主是如何制服它们的?”
君无白笑道:“将它们一掌轰进了这里,省力省心。”
“……确实符合岛主的作风。”
风笙汗颜:人家可是君无白!身不染俗,手不沾血,哪像当初自己伤痕累累,才杀出生天。
妖兽退散,前去往生道的路便没了阻碍,畅通无阻,风笙和君无白朝着关押魇师的地点而去,周遭的温度也渐渐变得寒冷,如同置身冰窖。
进了洞,风笙觉得冷风刺骨,扑面而来:“怎么回事?上次来还没这么冷。”
风笙话落,往生道的尽头,传来魅惑的笑声,震耳欲聋:“哈哈哈哈哈哈——风笙,你来了吗,来了吗,我就知道你会回来。”
“他又在耍把戏罢了。”君无白宽袖一挥,霎时扑面寒风被一道宏力挡了回去,“你的见面礼还是这么没有新意。”
“呵呵呵,贵客到临,我没法出来相迎,便遣寒风聊表心意。”
风笙低头,瞧了瞧洞中的地面。此处名唤往生道,是因为身怀心魔之人踏上这片土地便会陷入其中,不得动弹,严重的话,灵力会逐渐流失,生死一遭。
上次被引入此洞,风笙便因心魔而差点沦陷,只因她一段不完整的过去。而带着杀伐恨意的不明魇师,对他的过去似乎颇有了解。
如今,她虽然记起了梦魇中的人是谁,却始终不明白最痛苦的恨和分别究竟从何而来。这样的她,踏上往生道,依然是死路一条。
见风笙犹豫着不动,君无白已经料到了一切,他朝着道路深处:“收起往生道的梦魇之力,今日前来,是与你做交易。”
“交易?”往生道尽头传出邪魅的笑声,“堂堂君无白要和我做交易?那我的条件只有一个,将风笙交给我,我要见她,我要见她!”
“今日,我就是带她来见你的。”
道路尽头沉默了一瞬,笑声倏然止住,对方似乎没想到君无白这么干脆。他露出了沙哑又紧张的声音:“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君无白侧脸,微微低头看向风笙,“你还有最后反悔的机会,你当真要这么做?”
风笙点头,“唯有如此,我才能混入幽都洞,救出晓晓,取得九鼎。”
君无白颔首,朝往生道尽头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第一次唤出四海之战枭雄的名字:“魇师末日十一,本座允你,见她。”
伴随着一声承诺,往生道尽头,有石门缓缓开启的声音,沉重有力,整座洞立时震荡不安。锁链咣当作响,如同叩击心门之声,而这一切,似在召唤着来人速速前去。